返回

血心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节 元初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元,从一,从兀,万物之始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元域,又称中央元域,天元之域,是所有人公认世界的中央区域。

    一元为始,传闻,人类在这片土地的起源,便是这中央元域。而这一片在传闻中供养了人类生灵的土地,便是一个又一个传说与神话的发源之地。

    青元城,中央元域一处不大不小的城市。在元域之中,能被称得上“元城”,则说明其在元域无数城镇之中已经算得上是排名靠前的一处地方。虽然距离元域之元,中央“天元城”尚且不知有多远,但一派繁华的景象,确是跑不了的。

    青元城之“青”字,得益于城外约莫五十里的青峰山,而青峰山最出名的,自然是享誉方圆数千里的“青天门”。

    “话说这青天门,可是当代一等一的大门派,只要能够拜入其中,哪怕只是做一个外门弟子,也是受用无穷。想那青山镇最出名的金刀捕快,据说就是青天门的外门弟子出身,虽然不过捕快头衔,却得了我们元城城主亲自接见封赏,足以平步青云,一辈子衣食无忧啊。”老人家手上提这个大烟袋子,不住的咳嗽,而在他的身前,端坐着约莫二三十个十一二岁的少年。

    每一个城池,都有数之不尽的流动人口和常住人口。

    人多了,孤儿自然也就多了。

    这位拿着烟袋的老人家,就是青元城孤儿院的主事人,也就是所谓的院长。

    “院长爷爷,青天门到底有多厉害呢?和天元城的皇上比起来怎么样?传闻皇上是那个什么九五之尊呢!”说话的孩子名叫齐郁,年龄不过十二,却有一对剑眉,生的也是清秀中略带许些刚毅,美中不足的是眼角之处有一道小小的伤痕,不过不是细看,便觉察不出什么来,倒也无妨。

    “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千万不要和黄口小儿一般见识。”老头子哪知道眼前小鬼头竟然问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问题,大烟杆子就差要砸到齐郁的脑袋上了,最终还是停下了手。

    一些细心的小孩子们都发现了,这个院长老爷爷此时的手中,明显有些发抖。

    “小兔崽子们,给院长爷爷记住了,皇上是九五之尊,是朝廷之帝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城,我们这青元城,也是皇上的地盘,明白了没有?!不过皇上掌管的是朝廷,而青天门则在江湖中,通常情况下,两者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吧。”院长爷爷叹了一口气,慢悠悠的说道。

    “如此说来,青天门在这个叫‘江湖’中的地位,应该是不如皇上在‘朝廷’中的地位,不然,院长爷爷你也不会讳莫如深吧”又一个小孩子发言了,不过看得出,这个孩子的思想有他独到的地方。单凭几句话,就已经分析出了一些东西。

    “洛河你说的没错,不过你们可不要因此而小看青天门,这青天门呐,可是……”说到这儿,院长爷爷突然打住了,拖了个长音,明显是要吊足胃口。

    “院长爷爷快说快说,这青天门究竟怎么了?”一众小孩子,包括最开头提问的齐郁,刚刚有独到见解的洛河,都被吊起了胃口,叽叽喳喳的询问起来。

    “好了好了!”见得自己一下子又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院长爷爷将大烟袋子放下,伸出手来捋了捋自己灰中掺白的胡子,神秘的说道,“传说中,青天门,可是有上品一流高手坐镇的哦!不许问什么是一流高手,总之,很厉害就是了!”

    见得一众小孩子都有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心态,院长爷爷甚至都有点后悔自己开了这个头,生怕这些小孩子等下又闹个不停。

    “你们这些个小兔崽子,给院长爷爷听话一点!还有三天时间,就是青天门每年的开门大典,凡是未满十四周岁的孩子都可以报名参加考核。爷爷知道你们命苦,自幼就在这里长大。但是,这青天门开门大典,就是一个足以让你们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虽然,爷爷也不清楚,你们当中究竟谁有这个福分,不过,倘若你们真的有幸,能够被青天门相中,那么,也别忘了将来照拂一下在这里一起长大的彼此。”

    说着,院长老爷爷长吁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老头子我能够把你们从小拉扯到大,可长大之后的路,老头子我就没办法陪着你们继续走下去了。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和际遇。而能够从小彼此相识,也或多或少算是一种缘分吧。”

    夜,深的很。

    孤儿院的少年不过十一二岁的年龄,绝大部分都已早早休憩。对于他们这个年龄而言,休息的早,对将来的身体发育成长,也有不少的好处。

    不过,例外,不论在哪里,总是有的。

    齐郁手持着一杆木剑,不断的劈砍着院中一棵怕是已有着数十载年龄的老树。总之也不晓得这老树是什么品种,总之孤儿院在这里的时候,它就在了。粗壮的树干上密密麻麻爬满着纹路,不断的对外诉说着苍老而悠久的历史。

    不知是齐郁的年纪实在是太小,本身没什么力道;还是他既不会什么内功心法,亦不会任何外功招数,他的木剑劈砍在老树的树干上,却是连半点痕迹都没能留下。

    大半个时辰,按照算法也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齐郁的额头上早已布满汗珠,他的身体承受仿佛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但是手中的剑,却并没有就此消停。一剑,又一剑,周而复始,循环往复,速度,却在不知不觉中慢了下去。

    老树的后面,一间小屋之中,莹莹烛火还在微微晃动。这里是孤儿院唯一的藏书房,里面绝大部分,都是老院长费劲大半生功夫收集起来的书籍。下到简单的读书识字类启蒙书籍,上到一些中央元域的奇谈怪论,不一而足。

    每当夜里,这里总会有烛光亮起,忽闪忽闪。齐郁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因此也不疑有他,还道所有同伴都已休憩,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苦练。却不知晓,另一个小巧的身影,早就躲在了藏书房内,借着微弱的烛光,一点一点的了解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

    “朝廷是朝廷,江湖是江湖,两者在一起,却又不在一起。”

    “门派和帮派,构成了江湖最为主要的部分。门派传道授业解惑,却不完全参与江湖纷争,而帮派,却可以由各门各派的人共同组成。”

    “有人的地方,就有了江湖。”

    “武学一途,路无止境。上中下三品分成,上品为一流、二流、三流高手,天下之大,大可去得。中品为四流、五流、六流高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算生于乱世,亦足以安居一方。下品为七流、八流、九流高手,不过稍胜常人,从军可为马前卒。”

    “如此说来,这青天门中,有上品一流的高手,难怪可以称雄一方。”洛河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心下有些激动,又有些向往。

    “也不知道一流高手,究竟是什么样的,若是有一天,能够见识到,更甚者,能够成为一流的高手,那也就足够了。”握了握手中那本已经翻了再翻的《元域初解》,洛河的内心,似乎已经中下了一棵小小的苗芽。

    墙角,恐怕一想心思细腻的洛河都没有发现,那个白天慈眉善目的院长爷爷,一对苍老的双目中,竟然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而院落之外,更有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正一动不动的注视着,那个月色下,老树前,不断劈砍着目前的少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