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心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节 林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汤指挥使大人,不知道你约我出来,究竟有何用意呢?”

    秋风荡荡,眼下已经快要进入深秋的时节,遍地都是枯黄了的树叶。ん1z

    金黄色的树林之,燕先生推着轮椅,拒绝了侍卫的陪同,独自人来到了密林深处。

    “啪!啪!啪!”

    拍手之声,清脆嘹亮,连响了三下,随后道深紫色的影子自课硕大的樟树背后走出。这个人应,赫然就是楚王麾下大红人,紫衣卫指挥使汤臣。

    “不愧是能够被王爷推崇备至的燕先生,本官仅仅只是个眼神,你就把所有的意思都理解了,佩服,佩服。”

    面对这个深不可测的燕先生,汤臣虽然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却也没有摆起什么高高在上的架子来。很显然,对于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即便是指挥使大人也有些忌惮。

    身为楚王身边几乎红得紫的人选之,汤臣在那次会议之前,都不知晓有燕先生这号人物。而以他紫衣卫广布天下的人脉和眼线,都没有觉察到燕先生的来历。这件事,出奇了的诡异,而偏偏楚王对于燕先生还信赖有加,这点,就很值得怀疑了。

    “哪里哪里,在下介山野村夫而已,又是残废之身,不过蒙得王爷看,方才能够在军营里面表下愚见而已。如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指挥使大人不要见怪。”

    燕先生坐在轮椅之上,轻轻摇动着手的纸扇,那种优雅自如、镇定自若的心态,真是看得汤臣有些恨得牙痒痒。

    “愚见可不敢当,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个胆子挖个坑,还推着王爷跳下去的。”汤臣轻轻抚摸着别在腰间紫衣卫的制式长刀,眼角之的神色不言而喻。

    两道凌厉的寒芒,自燕先生的双目之射出,握着纸扇的手也在这个时刻突然停住不动,青筋更是隐隐凸起,模样甚是吓人。

    这样的表情,只不过个弹指就消失了,继而燕先生又恢复了先前那般风度翩翩的模样,“汤指挥使大人在说什么?在下可不清楚呢。”

    “不清楚?”汤臣眉毛挑,呵呵笑,双目紧紧盯着眼前的人,厉声道“给王爷推荐了两条路,将其最为稳妥的条说成是必死之路,而又将极为凶险的条说成是必胜之道。”

    “敢在北元异族入侵之前强行攻打京师,从表面上看的确可行。但却忽略了其的关键点,那就是另个主角北元异族。”

    “如果北元异族真的如你所说的,会被拖累段时间才杀入天海关,那么或许还真的有可能做到你说的模样。但是,异族族长紫河车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轻易拖住?以你的阅历,想必也听闻过当年鹰仇峡的惨案吧……”

    “到时候王爷正在与朝廷死磕,天海关又因为缺乏驻守而被异族攻破,恐怕到时候,真正腹背受敌的就会使王爷,而王爷也会成为被千古所唾骂的引狼入室的罪人。怎么样,燕先生,不知道本官所说的对不对?”

    “啪!啪!啪!”

    这次的拍手,是轮到燕先生在鼓掌。起初的时候,他听得还是微微有些皱眉,可到了后来,不知为何,他的脸色却突然舒缓了下来,眼下已经是完全放松,压根就没有对于汤臣丝毫的畏惧之感。

    “汤指挥使大人说的这个故事真的很精彩,不过在下可从来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这切,也只是汤指挥使大人自己的猜想而已。”

    说着,燕先生丝毫无畏惧汤臣身上,正隐隐散出来的凌厉杀气,推着自己的轮椅靠近汤臣。

    从表面上看,燕先生就好像个最最普通的残废了的人而已,可这样的个废人,竟然对于汤臣从血海之爬出来的杀气没有点的影响。

    “何况,在下也知道,汤指挥使大人不会杀了我,对吧?”

    燕先生笑眯眯地张开了扇子,拦在了两人面前,轻声说道“如果唐指挥使大人想要向王爷告密,恐怕早就做了,用不着约在下出来吧。”

    这下,轮到汤臣面色大变,整个人不由自主向后退却了步,冷冷望着正在朝他微笑的燕先生,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在下的意思,想必也就是汤指挥使大人的意思。既然如此,我们之间有何必多问呢?”

    燕先生用纸扇敲了敲轮椅的把手,向着后方指,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回营为妙。王爷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说罢,也不待汤臣有任何的回营,自己个人就推着轮椅向着军营驻扎的方向而去。眼下楚王大军距离落元城只剩下不到三十里的距离,若是大军激进,恐怕都用不了两天的时间。这个时候,楚王定然会召燕先生商讨攻城计策,如果燕先生离开的太久,恐怕楚王那边未必能够交代的过去。

    燕先生走,只留下汤臣个人立在原地。他的手还拂在自己的刀柄之上,却始终没有任何的举动。

    “难道,他真的知道?”汤臣用力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双目从迷惘转为坚定。

    “不会的,定然只是猜测而已。可是燕先生究竟是谁?江湖上,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个这样打扮的人。他的双腿残疾不似作假,而是真的失去了生机,药石难医。他的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内家真气,可能够无视我的杀意,绝对非同小可。这样的人,不可能默默无闻,连听都没有听过……”

    纵然左思右想,依然不得其解,汤臣索性将这切抛之脑后。从燕先生眼下的表现看来,暂时应该不会与自己为敌,在这样的乱世之,只要保住自己的这条性命,就足够了。

    天色已晚,就连气候都开始微微有些转凉,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锦衣,汤臣化作道深紫色的光芒,急向着军营的方向掠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