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心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七节 震惊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盈盈的黑色光芒从洛河静坐的身躯之上散而出,继而逐渐转变成了深不见底,几乎可以吞噬切的黑洞般。 %ㄟ1z

    均匀散布在坐忘阁数百年之久的佛性,不知道为何突然被尽数牵引,向着洛河的身上涌来。

    “这,究竟生了什么情况?”老人不问世事久亦,更是本身不谙世事,虽然空有身精湛的武艺,可根本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

    天玄帝君自坐忘阁上方缓缓飘落,湛蓝色的光点凝聚起来,化作人形的模样。

    对于老人的手足无措,天玄帝君不由得出了声冷笑,说道“你还记得那个神秘的女子么?她说过,你会为你的自以为是,付出代价。”

    说着,天玄帝君伸手指,指着盘坐在地上,已经完全被漆黑光芒所包围了的洛河道“那你又知不知道,那天,那个女子给他服下的是什么?”

    “什么?”老人的双眼显然还是很迷惘,他苦修了把年纪,却是从来都未曾听说过什么天材地宝,更别说是亲自品尝过了。

    “你!”天玄帝君显然有些气急,面对这样个食古不化,又讲不通道理,偏偏还什么都不懂的老秃驴,他实在是快要无话可说了。

    “天地奇珍之的极品,血心。拥有固化特性的力量,同时还会将真气反复凝结提纯,只要不是至阳、纯阳属性的真气,都会变得极为阴寒。自此,真气穿透力增强,点杀伤力扩大,恢复度提升……”天玄帝君虽然身处东域,但是对于元域之的天地奇珍却是如数家珍。他们天玄、神武、幻魔三宫的先辈曾经试图搜寻天地奇珍,但血心却是从始至终都未被收入囊。

    老人脸不可置信的神色,他望着天玄帝君那根本就没有表情的脸庞,又看了看洛河身上的状况,喃喃到“怎么可能?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神奇的宝物?这样的话,岂不是可以让顶尖高手更进步?”

    “更进步?”天玄帝君闻言,不由得嗤笑,泠然道“你以为天底下有免费的午餐么?天地奇珍虽然人人都想拥有,但是又有几个人能拥有?几个人配拥有?”

    红蓝两个光球漂浮在天玄帝君的手上,个似乎是至阳至刚、极为炎热,而另个则是至阴至寒,冰冷至极。天玄帝君把双手合,两个光球被强行融合在了起,“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响起,场剧烈的爆炸,几乎就要在这坐忘阁诞生。

    “停!”天玄帝君声令下,正在互相交汇、互相排斥的两个光球猛然定格,就好像时间被暂停住样,动不动。

    “正常人的身体和真气,绝大部分都如同这团阳属性的能量球样,倘若突然遇到极阴的能量球,造成的后果,只会是爆炸,彻底的死亡。我们三宫先辈曾经就有记载,历史上有记录的至少有过个人,侥幸找到了天地奇珍之的极品血心,可存活下来的,你知道有几人么?”

    大手挥,两个即将爆炸的能量球就在天玄帝君的指令之下被点点的分解开来,如同魔幻般,寻常的武功根本做不到这样的事情,恐怕也就是东域的修真道法才有能力做到。

    “这样的天地奇珍,虽然会有副作用,但应该不会对人体造成太大的损伤吧,如果我估计的不错,怕是至少有六七人吧……”老人估计听说过的灵丹妙药不外乎就是乘佛寺大还丹、大补丹、金创药之类的东西。这些基本没什么副作用,如果换做天地奇珍的话,恐怕就算副作用大些,也不至于会要人性命吧。

    “六七人?应该说是死了六七人才对!个人,六个承受不住血心极寒的性质,直接爆体而亡,个虽然成功克服了极寒真气的改造,但是却在杀气固化之时,承受不了杀意的冲击,沦为了无是处的白痴!”

    听到这里,老人也觉察到了不对的情况,不由得问道“那么,还有人呢?”

    “还有人?”天玄帝君轻蔑地笑了笑,说道“还有人,却是最近几百年才闻名于江湖的,而且还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他服下了血心,并且成功熬过了最艰难、最痛苦的那段日子,并且成就了央元域的神话之位。代刀神,圆月山庄创始人丁鹏就是这最后个人。”天玄帝君还有意无意地望了洛河眼,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路子,和当年的洛河几乎源出脉,但细微之处又有不同,究竟会不会成为又个成功服用血心的人呢?

    “那……你的意思,是这个年轻人,会成为有史以来已知的第二个成功吞服血心的人?他的结果会是怎么样?”老人的声音显然已经有些颤抖,这样的局面,是他先前未曾考虑到的。

    “不是第二个,而是第三个。第二个,你已经见过了,就是那个神秘女子。至于这个年轻人,如果他能够挺得过这个阶段,或许能够成为真正有资格角逐天下的顶尖人物吧……”

    天玄帝君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异变突然生了。

    洛河的双目,猛然睁开,漆黑到如同星空般深邃的双目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光芒,直挺挺地盯着老人所在的方向。

    周围的佛性,被不断吸纳进入洛河的身上,似乎是佛性主动试图压制洛河身上弥漫而出的杀意,又或者是这些佛性被洛河身上那黑洞般的吸引力强行牵扯进来。

    总之,弥漫在洛河身旁的,除了漆黑到几乎什么都看不到的黑影之外,还有许许多多实质化、泛着金色光芒的佛性。

    “这……怎么可能?”饶是老人活了大把年纪,却是头次从心底里感觉到了畏惧。他连忙双手合十,默念“阿弥陀佛”,从算是稍微好了些。

    “杀气固化,佛性固化,怎么可能个人身上同时具备两种截然不同的特性属性?哪怕是最简单的至阴至阳在起,都会爆体而亡啊!”天玄帝君也不由自主向后推却了两步,他的眼光比老人高到不知哪里去了,却依然不知道洛河究竟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的状况生。

    终于,坐忘阁之,漆黑与亮金色的光芒猛然爆,甚至破窗而出。哪怕是靠的再近的人,都无法看清楚这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