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心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八节 坐忘阁毁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央元域的隐世大势力佛宗之三宗之的乘佛寺,或许最近真的是倒了大霉。┡ΩΩ1┡ 1z

    先是被个他们眼寻常江湖势力的头目拆了佛寺象征现世佛殿,而后又被隐世大势力的巨头血域的领打上门,就连方丈大师都被打成了重伤。至于现在,连佛寺禁地的现世佛殿都没有能够保住。

    漆黑的刀芒,金黄的剑气,几乎是撑爆了这间经历了数百年日晒雨淋、风吹雨打的禁地宝阁。坐忘阁从上到下,完完全全变成了残砖碎瓦,轰然坍塌。

    在最后的那刹那,天玄帝君似乎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连忙施展他的灵魂之力,把将呆立当场的老人卷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冲出了坐忘阁的大门。也正是因为如此,老人才得以避过劫。

    “惠安师伯,究竟生了什么事情?”方丈大师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复原,但日常行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方才听得声震天巨响,他连忙闯入了禁地范畴,恰好就看到两人逃命出来的这幕。

    “原来天玄老前辈也在,得罪得罪,善哉善哉。”方丈大师才刚刚来得及对两人行了个礼,就亲眼见到了这让他毕生难忘的幕。

    整座坐忘阁,在他这个乘佛寺方丈的面前,灰飞烟灭,烟消云散,从此被从央元域的历史上抹去。

    惠安,也就是老人木讷地跪在了坐忘阁的正前方,脑袋低垂,口直念叨着“冤孽,真是冤孽啊,难道,我真的错了么?”

    大老远,就听到声雷霆般的怒吼,随后个身材略微臃肿的老和尚满面凶相从天而降,见得眼前的景象,不由得大喝道“岂有此理,何方妖孽,竟敢来我乘佛寺闹事!”

    虎圣僧才刚刚落地,那头高高瘦瘦的龙圣僧也风风火火赶了过来。龙圣僧的脾性与虎圣僧截然不同,他也是愣了下,随即双掌合十道“惠安师兄,不知道坐忘阁究竟生了什么事情,您竟然破关而出了?”

    惠安没有理会两人的问话,而是依然傻呆呆的望着前方,个劲不住摇头“我错了?我错了么?不,没道理,没理由啊!”

    天玄帝君却不管这些个人的家长里短,伸手就是拍了拍龙虎圣僧两人的肩膀,喝到“龙小子,虎小子,你们寺庙还有哪里佛性充足的地方,坐忘阁没了,我也不适合在大太阳底下带着……”

    龙圣僧虽然相对脾气好些,可虎圣僧却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面对天玄帝君这样的喝话,他们却好像小辈样,恭敬回答道“天玄前辈,后山还有座玲珑塔,是我等师兄弟几人的潜修禁地,您可以往那处行。”

    “既然如此,这里的祸患可是你们自己闯出来的,与我没什么关联,我就先行步。你们切记,凡事无需太尽,万物有阴必有阳。”

    说罢,天玄帝君化作道蓝色的光芒,径直向着现世佛山后山掠去。

    龙虎两位德高望重的圣僧,加上方丈大师三人严阵以待。在他们的身后,还有正在赶来的五老僧以及若干执法武僧,至于老人惠安,则是依旧跪在原地,动不动。

    烟雾,逐渐消散,个人影,逐渐从烟雾走了出来。

    时而黑色,黑的暗无天日,不见五指;时而金色,亮的瞎人眼目,光耀众生。

    从这个人影身上,龙虎圣僧与方丈大师甚至嗅到了种极为危险的气息,种既让他们感到舒服,却又极度不自在的感觉。

    这些人,或许也只有方丈大师与五老僧最为清楚,这个人影会是谁,恐怕他们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金色的光芒,是他们最为熟悉的佛性,佛光,却深深包围在那个人影的半边身躯之,凝而不。

    漆黑的暗影,是他们最为厌恶的杀气,杀意,也同样包裹着那个人影的半边身躯之,挥之不去。

    且不说杀气与佛性的冲突,两者之间的冲突可以说比阴阳、水火之间的冲突还要更加猛烈,几乎就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地步。而杀气,在他们的印象与记忆之,原本应该是血红、猩红之色,怎么会是这样的色泽?

    黑色,反而更偏向于,传说之魔气的颜色。

    隐约之,只见那道人影轻轻挥了挥他的左手,道弯之又弯的漆黑刀气急放大,夹带着呼啸的空气撕裂声音,几乎就是拦腰斩来。

    “喝!”两位圣僧见势不对,连忙上前步,冲到了老人跪着的位置前方。降龙掌、伏虎拳在同时间被两位圣僧施展而出,龙虎两道巨大的气形虚影凭空出现,拦在漆黑刀气的正前方。

    刀气与拳风、掌风相互碰撞,两位圣僧仓促之下,聚劲不足,竟然齐齐出声闷哼。两人口逆血上涌,已经冲到了嘴边,几乎要喷了出来。他们人各自退了步,连忙将身功力运转到成之多,方才能够勉强将这道刀气拦下,但刀气却依旧在慢慢前行着,只不过度比先前慢了很多而已。

    这,可只是那人影的随意刀而已,竟然就已经逼得两位德高望重的圣僧显出了窘态,真是难以想象,那人影的修为,究竟已经达到了什么地步。

    见势不妙,方丈大师飞身上前,天佛掌应声而出,同拍打在了硕大的刀气之上。方丈大师的功力虽然已经冠绝整个江湖,但比之两位圣僧还是稍有不如,硬接刀气,只感到双手麻,天佛掌上所蕴藏的佛力竟然完全无法抵消这刀之蕴藏的杀意,反而似乎被逐渐的消化,化解般。

    “三位师伯,这人就是洛河,江湖上血刀山庄的庄主,血刀客的后辈子弟!”方丈大师伤势还没有完全复原,只能拼把,强行施展出十二成的顶峰功力。合三人之力,终于成功将这刀恐怖的刀气彻底拦截下来,使得它再也无法往前移动半分。

    猛然间,老人抬起了他苍老而又凌乱的头,双目散出阵阵金光。

    “错是我铸下的,就要由我自己来承担!万物有阴有阳又如何?只要将不该存在的切扑灭,佛还是佛,我还是我!”

    个硕大的“卐”子真言咒,在老人的面前浮现,伴随着老人坚定的眼神,向着刀气最后处空缺的地方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