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酆都御史:我的灵异笔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怨魂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从前特别特别的怕鬼,没想到今天见到了鬼,反而觉得也没有什么了”铃看着眼前白衣披的怨魂说道。 1z

    “因为鬼只是种未知的东西,当你知道了他是什么之后,也就没什么可怕了,就像是你知道只老虎会吃人,但是你看到老虎在动物圆的时候却不会怕它,甚至还会觉得他可爱”月华说道。

    “你这么说,我倒是真的觉得这个怨魂有点可爱了,脸白白的,头黑黑的,如果他半夜里面趴在床头的话,反而像是个布娃娃了”

    “”

    6佰躺在旁边的草地上面无趣的打了个哈欠,他不明白为什么现代的男女见面竟然可以说这么多话,在他还活着的那个年代,男女就算单独的坐上个时辰,也不见得会说上句话,因为有句古语说,男女授受不亲说这句话的人真是该死。

    “看到你们真是想起了我年轻的时候,花前月下,啧啧啧啧啧”6佰不正经的说道,当然这句话只能够铃听到,铃听到这句话捡起石头往后面丢去,可惜6佰只是个灵魂罢了。

    怨魂慢慢的从水走出来,走到月华和铃的面前,歪着头看着他们,湿漉漉的头还在往下面滴水,忽然她伸出惨白的手,拉住月华的手臂,不由分说就要把他拉入池塘淹死,力量出奇的大,但是月华是个有经验的灵幻先生,对付这种刚刚成型的阴灵还是有许多的经验,他稳住了自己,自己腰上挂着的等变成了红色,随后他的身上也笼罩了层红红的烟雾。

    弑神附体。

    月华在心里默念,然后他的两只眼睛变得通红,空凭空浮现只红色的大手抓住了阴灵,塞进了自己的引魂灯。

    “好帅啊”铃被这场景惊讶到了。

    “我不帅,谁帅?”

    郭云这边刚刚完成了次枪战。

    “哇,对面的枪支是不是有点响啊”郭云躲在个墙壁的左侧说道,小美女跟在他的后面。

    “可能可能是boss吧”胖大叔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冷汗。

    “boss不是僵尸,是唐僧师徒”郭云看到刚才了拿枪打他们的是带着唐僧,孙悟空,猪戒面具的人,不过更令人吃惊的是,对面的枪支响的像是真的样,并且还有火光,但是不排除是信号弹类的东西,毕竟信号弹也是很响的,而且也样有火光,不过还好,他们三个不但没有被打,还把对方打得屁滚尿流。

    唐神看着自己满身的油漆,呆呆的站在和郭云对立的那个墙角,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本来看到了人质,拿着枪想让对面站住,但是对面非但毫不领情,还毅然决然的拿出手里的看上去很大的枪打了过来,那刻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但是在十又三分之秒之后,他又活了过来,并且现身上的只是要油漆,啊,上帝给你自己开了个玩笑吗,唐僧冥想着,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吃鸡了。

    不过吃机柜吃鸡,还是要想想该怎么跑出去啊,唐僧理了理自己浓密茂盛的长,忽然想到了点什么,他想到今早起床的时候,自己的煤气好像没有关啊,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难道自己今天没有吃早餐不是更重要的事情吗?!

    此刻商场外的刑警正吃着盒饭加鸡腿,认真的的看着商场里面的举动,他们十分确定,自己这样完全可以i耗死歹徒,而且他们也完全有理由相信。

    月华的手机忽然微微震动,个带着笑脸的app跳了出来,月华有些惊奇,去污粉站来了个新的订单,而且价格不菲,他慌张的点开来看,这么多天没有开业的他,早就有些入不敷出,,只见app上面写着几个字。

    “是个凶宅啊”月华看着念了出来。

    铃听到了奇怪的问道“什么?”

    “我接到个凶宅的订单现在要过去”刚说完,月华的电话就响了,是下订单的人打来的,月华接过之后告诉了他们地址之后,不过会,辆黑色的车就开了进来。

    可真有效率,月华心想,不过往往这么有效率的订单,都不好做,月华准备走的时候,铃死活缠着要去,于是他们就起坐上了车。

    车子走了很久,最后停在个古镇的古宅,周围都是卖各种古玩的,不够应该是仿制品,只是这个巨大的古宅竟然紧闭与繁荣的周围十分不搭,而且院内有颗非常大的槐树,古语有云,门前有槐树,鬼来你家住,也许是凌晨的原因,走到门口感觉非常冰凉,车子把我们送到这里之后就迅开走了,月华走道门前疑惑的推开们,年代特有的沉重感,光线比他们更先进入古宅,这里比月华想想的大,特别是这个院子,进去就阴沉沉的,可能是因为央这个茂密的槐树的关系,顺着院子走了遍,整个院子显得灰蒙蒙的,墙上还有许多青苔,转身的时候被脸色惨白的王朝吓了跳。

    “这里看上去也并没有什么奇怪啊”月华说道疑惑的说

    院子有许多的房间,上面有铁链,铃走到门口撤掉铁链,瞬间感觉阵风吹过,月华跟着走过去,客厅里面已经布满灰尘,偶尔传来轻微的唱戏的声音,非常的微弱,被月华选择性的忽略了。

    月华好奇的大量着这个凶宅,他知道般这种老屋子很容易有古怪,得快点现古怪在哪,他才能保证安全。

    进门前月华抬头看二楼的窗户,好像有什么闪而过,但是并没有在意,走进去地上有很多灰尘,并没有什么装饰,铃好奇的间屋子间屋子的走,走到更深的房间就月华开始感觉背脊凉,但是不能漏怯,就硬着头品跟进去了,两个人几乎没什么交流,现在外面应该已经道午了,可是这里面黑的像深夜样,月华只好打开了手电筒,只照着前方,走着走着忽然感觉什么碰到了头,拿着手电筒上照,子牛子牛的晃动的影子在墙壁上,个人的舌头伸的老长,眼睛似乎要蹦出来了,铃惊吓过度下扔掉了手电筒,月华淡定的捡起来,照着看惊吓过度下扔掉了手电筒,铃又捡起手电筒坚决不再向上看了。

    “我听说那些人很喜欢来这里上吊,很久都不会被人现”月华和我铃在地上小声的讨论着,月华擦了擦鼻子紧张的说“因为正常人不会来这里吧,这个看就死了很久了,尸体已经干了没什么好怕”

    刚才他们看到的确实是个真正的干枯的尸体

    “没什么好怕的!”铃握起了拳头打气的说。

    “对!没什么好怕,女人才怕呢”月华握起拳头说道,两人不约而同的同时站起了!头也不会的跑了出去。他们在门口大声的喘着气,铃觉得好笑的问,“你说雇主看到我们这样,会不会后悔啊”雨花摆摆手,“我只是出来平复下心,没什么是我摆不平的,我们再进去”说完又转身钻了进去,铃无奈的摇摇头。“我只是不怕在眼前的东西,突然出现的尸体很可怕的好吗”也拿着手电跟了进去过了有尸体的那层楼,就是个圆的大厅,上下两层楼,我们在下面层,向上看去,好像有很多房间,每个房间都是房门紧闭,有的窗户纸被风刮破,间的采光很好,在间最心有块自然光照亮的区域,在它的旁边有面人高的镜子,镜子放在这里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月华顺着楼梯道二楼开门,铃在下面呆呆的看着镜子,有瞬间的恍惚,好像镜子里的人不是铃,看得越久,眼前竟然浮现出张凶狠的年人的脸,铃努力的将自己抽离那面镜子,再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周围只有王朝的脚步声,个人在楼下忽然感觉背脊凉。

    “哥哥”耳边忽然传来阵清脆的童声,铃转头看过去,个穿着旗袍的红衣小女孩在对着她笑,她刚想说应该叫姐姐,在她的旁边还有个美丽的女人,画着浓妆,脸色和月华的差不多,好像是她的妈妈,铃对着她们笑了笑,可爱的小女孩向铃跑过来,坐到她腿上,铃拿手电筒给她玩,再抬头看时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小女孩玩了会会拉着铃的小拇指,楚楚可怜的说,“我妈妈不见了,你能带我去找她吗?”你应该如何拒绝个萝莉呢?铃缓缓起身,顺着小女孩的牵引慢慢的走去。

    “哥哥小心台阶啊,抬脚”铃感觉这个台阶有点好高的样子,但是还是跨上去了。

    “喂!你在搞什么!!”耳边传来月华大叫的声音,猛地清醒过来,现自己竟然站在二楼的窗台边缘,身体前倾,差点就要掉下去了,猛地往后顿,掉进房内,再看那个小萝莉,眼镜黑,竟然消失不见了,铃连忙从窗台上跳下来,惊魂未定的说“这里真的不干净”月华认真的说,“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信任,懂了吗”

    “我清楚了”经过刚才诡异的经历铃明白了这次来到这里不是玩笑,月华好像经验老道的样子,

    铃紧跟着月华,这个环形的房间每打开个都会现些尸骨,月华告诉铃这里从前在这里住的人经常失踪但是两年后又会莫名奇妙的多些尸骨,是至邪之地。

    忽然月华停住了脚步,我正准备看生了什么忽然愣住了,前方是刚才的母女,她们站在那里死死的盯住我们,小女孩依然诡笑的说“哥哥”

    “停下来”红衣女人开始说话了,她的眼睛血红,墙壁上布满红黑相间的如丝的魂体,往月华的的方向蔓延开来,突然魂体从墙体刺出来直奔月华,铃向后退了几步,只见月华拿出把软剑斩断了魂体,并且向女人冲过去,魂体被切断后迅复原从后面攻向月华,月华看侧身躲开撞到栏杆上,又迅爬上栏杆纵身跃跳到女人的身上,二话不说就撕她的头,这场面凄惨,亦艳艳,月华像个变态样折磨着这个女鬼,小萝莉被吓哭了,女人也是嗷嚎大哭,虽然鬼在那哭很没有尊严,小萝莉不断的在旁边不断的不痛不痒的拍打这与月华,月华终于受不了了,“你快把这小孩弄走”

    铃赶紧跑过去抱走小萝莉,捂住她的眼睛,并且告诫她这种场面不要看、

    月华把女鬼撕成了碎片,铃方才放开小萝莉的眼睛,月华正在往小萝莉这边走,铃看不下去了,“鬼都要这么处置吗,就没有种让我舒心的方式吗”铃有些心软,毕竟小萝莉真的很可爱呀

    月华冷冷的说,没有。虽然知道眼前的是鬼,但是看着她还是个小孩子被这么撕碎我的心里还是过意不去,小萝莉躲在铃的身后,我左右为难,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这时候小萝莉竟然伸手在我的口袋里,掏出了老和尚送我的珠子,然后钻了进去,月华跑过来捡起掉在地上的珠子,“这是什么鬼东西”虽然不知道生看什么但是=小萝莉不用被撕碎铃暗自窃喜,还是如实回答“这是碎片”王朝还给了铃,“好像鬼魂可以躲进去,不要拿出来了,这次有什么计划外的事情生,后果自负”月华有点莫名其妙的说,铃收回珠子仔细看看里面有没有人,又放回口袋,继续往里面走转角处又是面镜子,铃和月华看向镜子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铃下意识的跑到栏杆上看楼下的那面镜子,好像模样,等铃再回去的时候,月华动也不动,铃退了他下就倒了,留下铃目瞪口呆,“不要在这种时候小儿麻痹啊混蛋!!”铃在他身边扇风,“快醒醒快醒醒”无意间转头看了下镜子,里面除了倒下的月华和铃之外,还多了个穿着军装的年男子,他正抓住镜子的月华们拉进个漩涡慢慢消失,铃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流失,说不出话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