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酆都御史:我的灵异笔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鬼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铃醒来的时候是个阳光刺眼的下午,躺在鸭绒床上,“少爷!少爷!你买的东西到了”铃穿的衣服很复古走出门看几个工人抬着面木质镶边的镜子,个穿着旗袍的美艳女人抱住铃“晓峰,你真好,这块最好的西洋镜我真的好喜欢”,铃看着那块镜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块普通的镜子,可是仔细看看,铃的长相。Ω ┡ 1   1z。。这面镜子。。。不就是古宅把我拉进来的那个人,生了什么。铃跑出去看,这座房子非常漂亮,但是依旧可以看出是破旧后就会是以后的古宅啊。

    “爸爸”熟悉的童声,铃看过去,是那个小萝莉,铃抱在肩上,正在疑惑生了什么。

    铃走到院子,三两个下人正在打扫花园,真想不到这里曾经这么繁华,就这样在这里居住了几天,铃竟然慢慢接受了这个角色,特别是对那个女儿喜欢的不得了,也渐渐了解到了自己在战争时候是个连长,现在和平了积攒了许多家产,这天家里来了个小混混,仔细看,竟然是月华,铃赶紧把他拉进来,可是说话并不像月华,他说话有种年人特有的恶心的圆滑,铃还是好酒好菜招待了他,月华好像不认识铃样,只说我是他的好兄弟,我只有他个好兄弟。

    妻子好像不喜欢这个人,总是说“这种货色的人,走了****运才交到你这样的朋友”

    月华总是来,可铃总感觉他并不是月华,也总是好好招待他,他总是羡慕我的好福气,妻儿美满,总是讲述他的不幸,说他不喜欢富人,所有人起穷才好呢?我忽然现我极其不喜欢这个人,直到有次我以忙的借口拒绝了他蹭饭,以至于之后又拒绝了很多次。

    某个晚上,铃感到阵火热,打开门冲出去,院子起了大火,月华站在门外对铃笑,随后锁住了大门

    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火下子消失了,铃回到了本体里,月华就在我的旁边,看样子间歇性小儿麻痹已经过去了。

    “什么感觉?被兄弟杀死的感觉”那个穿军装的年男人在我们面前平静的说,“刚才的母子是你的。。。。”铃尴尬的问。

    “你已经死了,就不应该再存在这里”月华坚定的说。军装男哈哈大笑,从腰上拔出把军刀,嚣张的说,“我不只是要在这里,你们也要留在这里!”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挥刀乱舞,月华他们左右闪躲,忽然眼前的军装男变成了十几个,月华大吃惊,十几个人起挥刀砍过了,月华用引魂灯,打在其个身上竟然如同打在空气里,眼前这个人打在铃身上也没事,月华也遇见同样的困境,十几个影子起挥舞直教人眼花缭乱,这样纠缠了不知道多久,我们上密密麻麻多个几个伤口流血不止。

    “可能只有个是真的啊”铃躲过砍过来的军刺对月华说,“早就看出了了,怎么才能对付这个人”军装男这次脚踢过来,把铃踢后面几步,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这个是真的,我眼前的这个”,“哪个”铃慌乱的指着眼前的几个,“哎·算了”实在是无法分辨,就像是镜子里的倒影样,正不知所错的时候我摸到后面好像是个墙壁,铃站起来狠狠的用脚踢了脚,竟然有了裂痕,紧接着又踢了几脚,碎掉了,月华他们忽然又被股巨大的吸力吸了出去。

    铃回到了本体,看了看王朝,竟然又小儿麻痹了,关键时候点用都没有,铃走到碎掉的镜子面前又补了几脚,忽然伸出了只灰色的手,持续的从镜子爬出了个人。

    他低着的头慢慢抬起,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轻蔑的语气,“没有用的,即使你打碎了镜子,也逃不过被腰斩的命运!”铃惊慌失措的向后退,月华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惊慌失措的铃,嘲笑道,“太丢人了,小子”铃愤怒的大叫,“关键时刻小儿麻痹的你也好不到哪去吧”军装男踩在镜子上,看不清楚他的眼睛,铃才现他的身高很高,至少有9o,而他手的那把军刀,竟然是和他的身体样长的,铃悄悄的躲后几部,“小心点啊”铃对月华说,万他打不赢我们两个都要交待这,月华直盯盯的看着眼前的人,像是盘问的说道“你好像只能在这个镜子里活动,这里还有更厉害的东西吗?把你压迫的这么憋屈”军装男迟钝了下,月华继续说道“其实不用问我也知道会有的,不然这次来就太无趣了”

    军装男把军刀=举到头顶,用尽全身力气看下来,但是被月华很轻松的挡了下来,我在旁边惊呆了,军刀男脸吃惊的样子,也u话笑着说

    “只有这些么”月华说着剑飞快的舞动,铃只看到片片剑光,留下军装男快要登出来的眼睛,剑光过后,军装男像是豆腐块般碎在地上,想不到月华这么厉害,铃从后面走出来砸碎了那面镜子,

    前面就是最后间房间,而这个房间是从二楼直接通往地下室的,不知道这个设计有什么作用,地下室从入口看进去没有任何光线,完全看不清里面有什么,被块石板压着,月华掀开了石板,脚踏进去只听啊的声就不见了,铃拿手电照了下,对着里面说“你太着急了,那面高直接就跳下去了,这有下去的梯子。”月华哎呦着说高手都是这么下的,不是很了解这些高手,铃从梯子上爬下去,看了下周围并没有任何灯的开关,只有个手电筒可见度非常的低,而且前面只有个往前走的小道,两边都是坚硬的石壁,他们们摸索着前进可视度非常非常的低,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肚子饿的咕咕叫,从进来这个古宅开始就怪事不断,可是铃又觉得非常的从刺激,竟然有些好奇后面会遇见什么,走到前面听到滴滴答答的水声,月华停了下来,像是顾忌什么似的对我说。

    “你不要再往前走了”我感觉应该是前面比较危险,经历了刚才的事情我立刻停了下来。

    “好,我在这里等你”正当说这话时黑暗好像什么在缓缓冲过来,铃举起电灯朝向那个方向,个黑影冲过过来,来不及反应就被股强大的力量撞到墙上又掉了下来,喉头甜,血从嘴里喷涌出来,前方的月华纹丝未动。

    “你没事吧”月华转过身看到地上的我问道,铃擦了擦嘴上的血站起来看看周围,黑暗包围着手电之外的所有,而那个黑影已经不见了

    “还好没死”铃站起身来认真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敌暗我明,不能像之前南无大意了,这刻出奇的静寂,铃沿着墙壁慢慢向月华靠拢,月华从口袋拿出只荧光笔,摇晃之后折断洒在这里的,喷洒了荧光剂的墙壁着浅蓝色的光,可视度多了许多,铃看到月华眼前就是这个隧道的入口,这应该就是穿过这个圆形的地下室应该就是最后地地方了,地下室周围都是巨大的石块做成的墙壁,只是岁月久远已经开始黑了,这种陈旧感让人感觉在岁月面前人类的浅薄,其实已经非常的荒废了,间堆满破旧的木头踩上去就是个深深的脚印。铃忽然注意到那个黑影,就在地下室的屋顶,比其他地方更加的黑,铃看了看月华,月华冲示意铃不要说话,黑影好像在寻找机会,铃假装看不到的样子,铃的手心蓄势待,屋顶的黑影并没有什么动作,铃飞快的跳到地上的桌子上把手抓过去,黑影像是烟雾样迅消失,又从铃旁边出现,股巨大的力道把铃推了下去,铃惊慌失措的看着前面,那团黑影正在我的正前方冲向铃,正面被打的话不死也半残了,铃双手护住头部,月华的剑挡在铃前面,黑影迅转向攻击月华,黑影与剑光几十个来回,黑影用乎肉眼的度前后左右的冲向月华,月华在经过长时间的战斗慢慢有些吃力。

    “这是什么鬼啊“铃崩溃的说,月华边对抗黑影边仓储的说,“他的度非常快,我们不可能打它的,你先把它引开,我有办法”铃听后跑到黑影旁边扑过去,月华向后了几步,黑影果然冲我来了,可是它的度太快了,我根本躲不开,被帅到空次次的击打。

    “快点啊,再不要死人”铃在空痛苦的催促着,黑影拉扯着四肢,好像要被生生的撕碎了,月华从口袋翻找出颗红色的球扔到天上,瞬间爆炸液体似的喷雾,落在脸上黏糊糊的,落在黑影上竟然吱吱的冒着白色的烟我感觉身上的力道轻了,挣扎着从空掉了下来,好奇的问月华“这是什么?”月华得意的笑着说,

    “粘雾,是我明出来专门对付这种度非常快的灵体的,它现在身体非常的沉重,已经飞不快了,趁现在解决它,等下会失效的。”铃看着空的黑影落在地上又挣扎的飞起来,不过再也飞不高,铃飞快的跑过去集它的腹部,黑影忽然变得非常狰狞,出分贝高的噪音,噪音过后如烟版消散了,铃不顾地上的脏乱坐在地上喘着气,经历过大战之后好像每个毛孔都盛开了,擦着脸上的汗,月华也坐在地上歇息,“原来这就是凶宅里的东西,真是要命”铃牢骚道,不过她却对后面会遇见什么更好奇了,正歇息时,个撑着红伞的红衣女子从前面走了进来。

    “两位,老爷有请”

    老爷?这个地方有个女人突然出现叫你老爷?

    铃睁大了双眼,月华也感觉到不可思议,“不好,这次可能危险了”月华喃喃自语道

    他们都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嘴唇烈焰般的红,脸色不是活人那种白色,这是再请我们吗,月华好像也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撑伞的女子说完就直接转身走了,示意我们跟着,月华双手做无奈状,只有跟着了,他们跟着那个女子左拐右拐,以为这个地下室从刚才那个屋子后就是最后了,没想到这么曲折,而到了目的地,这里的光线也不是很好,女子推开房门,里面有白雾漫出来,月华他们前脚踏进去门就关上了,这是个大厅,往前看去,个清朝官服留着胡子和小辫子的年人坐在正上面,不怒自危,女子走到他的身后老实的站着。

    “请坐,我乃是这里的主人,晋王侯”那个男人自称晋王侯,月华的的历史不好,并不知道有这号人物,也许是太不出名了吧,出奇的是这个屋子的东西都很干净,铃和月华各自选了离自己比较近的地方坐了,晋王侯慢悠悠的品着手里的茶,又把茶放在桌子上上,缓缓说道。

    “我知道你们的来意,也看到了你们的本事,从前几百年间这里有许多和你们样来意的人,他们个个本领卓绝”晋王侯说道这里忽然笑了下,时候很得意。继续说道“可是如今都已经变成累累白骨”铃心想这是恐吓吗?看着月华的反应,他竟然在认真听,不会是小二麻痹又犯了吧,这个阵势看来定是boss了,铃不解的问,“可是你已经不是人了,为什么要占了这里”晋王侯被这句话激怒了。

    “但这是本王的地方!”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拍桌子,看到此情此景铃怂了,因为眼前这个人的周围仿佛i有股看不花瓣的气压,,,,,,,不敢再说话了。

    晋王从腰间拿出已知烟枪,身后的女子缓缓的为其点烟,他缓缓的吸了口又缓缓的吐出来,烟雾顺眼蔓延了他的脸庞。诚恳的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