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酆都御史:我的灵异笔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旺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老夫向来爱才,不忍你们就死在我手里,你们走吧”这时直不说话的月华张口了

    “要我们走,就该拿出点本事”

    月华再怎么样也是收了钱财来到这里的,再说他个抓鬼的,被鬼吓唬走了,这说出去以后还要不要混了,虽然这个鬼看上去有些念头,而且看上去似乎很镇定,不像是其他d鬼样动不动就要打打杀杀的,

    晋王侯看着月华,笑了笑,周围原本空空的地方突然钻出人山人海的人,或者说是鬼,腾出大片空地,麻木的看着这里,周围的空气变得沉重,铃的肩上忽然感到股压力,月华的表情来看也定感觉到了这种眼里,铃的手紧紧的握住椅子,晋王侯很得意,月华对着晋王侯吃力的喊道

    “那个人很弱,朝我个人来”铃听后非常感动并附和的说朝他来,可是那股压力并没有消散而且在身上的力道又加重了,这次非常重,就好像台铲车直接朝你砸过来样,铃的椅子下被压碎了,铃也在那瞬间失去了知觉,意识里的6佰感应到了铃,强行弄醒铃的意识,啊!铃惨叫着,骨头好像要压碎了!好难过!内脏都要碎了,6佰看着铃痛苦的挣扎,毫不犹豫的占据了铃的身体,铃在意识被挤出本体里什么痛苦都消失,看到自己慢慢站起来,“好强的灵压”6佰附体的铃站在晋王侯面前,我看到我的衣服变成了黑龙王穿的那种特殊黑色材质,黑龙王取笑道“可惜在我面前微不足道”而在边的月华身子着金色的光芒站在原地,似乎是又召唤出来了什么了不去的弑神,晋王侯对于这样的异变显得非常震惊,烟斗都掉在地上,所有的鬼魂都开始逃窜,过了会

    晋王侯施展在身上的灵压没有了,6佰好像很嫌弃铃的身体似的,马上就把意识还给铃了,铃痛苦的摸摸头,切都变成原来的模样,雨花身上的金光也消失了,晋王侯看到刚才的异变侯改变了态度,这时候变得非常的客气想不到这时候雨花竟然先示弱了

    “你刚才展示的力量完全可以劝退我们,我们这就走,并且会对外面的人说,这里的恶鬼灵幻先生没有能力对付,这样以后就不再会有人来了”晋王侯听后兴奋不已,忙说,“多谢小哥明理”并深深的作了个礼,月华示意我正要离开,晋王侯喊住我们,刚才的那个女子缓缓端来块东西,定睛看原来是两块块钱币状的古玉,晋王侯走过来拿起古玉块放在王朝的手里,块放在铃的手里,十分有诚意的说

    “两位前途不可限量,有这块玉在生死时刻可以随时请老夫来帮忙”铃拿着这块玉仔细端详晶莹剔透看就是块好玉,只是为什么晋王侯忽然这么客气,跟刚才完全不同,依然是那个红衣女子送我们离开

    “我们展示的力量足够灭了这里,可是我们没有,所以他就送了这块玉给我们?可是我们为什要离开呢,这样来任务不就失败了?”铃带着满肚子的疑惑问月华,任务失败就代表没有了佣金,很难想象月华这个财迷会主动放弃佣金,

    月华面无表情的说,“那些只是表面,我们并没有那种能力,那股灵压除是我们体内的弑神抵御的,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月华面无表情的说道,看来这座凶宅的时间久远,就是因为里面盘踞着晋王侯这么强大的灵魂

    “不过让你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这是我们的主要目的”月华继续说道

    “什么目的?”我不解的问,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从地下室出来了,从二楼的楼梯离开了院子,月华漫不经心的的推开宅的大门,那辆黑色的车子还在门口等候

    “让你意识到自己的弱小,郭云对我说他早就想看看你的潜力,但是又怕你胡来,什么鬼都敢去招惹”确实是这样,刚才无论是遇见什么铃都是几乎被完虐的状态,直是铃太猛撞了,去刚才在地下室,在晋王侯的灵压快被压碎的铃被6佰附体,展现出压迫性的力量,恍然大悟,“刚才?”月华点点头,“郭云的意思应该就是强制逼出你的碎片里的灵,再慢慢激你的潜力,然后完全掌握它的力量”它指的就是路u呗,对于这些铃还是知半解,但是在刚才月华也展示了压制性的力量

    处理完这件事之后,月华和铃又回到了学校,在经过个房间的时候,铃

    “忽然感觉到口袋热,拿出来看,是那颗珠子,很奇怪从段时间里面,那个碎片开始就直热,简直都可以当暖手宝用了铃跑回个地方,放在桌上

    “姐姐”声熟悉的童声,铃转过头去,是古宅的那个小女孩,她从珠子里跑出来,铃半蹲着问她

    “好可爱呢,你这么不去投胎呢?”小萝莉低着头委屈着说,“我是被烧死的,生前阳寿未尽,还有三年才能转生呢”铃想去在镜子里的幻觉难不成是真的?可是又想起自己差点被这个小萝莉蛊惑跳楼,有点生气的质问,“你这么害人,说不得还要多几年呢知道吗?”小萝莉被铃骂的有些不好意思转过头不理我了,小萝莉的鬼魂听到有人吓得慌慌张张的躲进珠子里,月华走了过来,“刚才你在跟谁说话呢”铃神经兮兮的说,“个小萝莉的鬼魂”说着指着桌子上的碎片,“就在那里面”得意的笑着并走到珠子面前小声的喊道,出来呀小萝莉~叫了几声没什么动静

    月华呆呆的看着我,珠子里传来小萝莉恐惧的两个字

    “燃魂灯!”

    声音很小,铃以为自己听错了,我拍拍桌子上的珠子,质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其实我听到了,但是觉得这个小萝莉好像知道什么似的,她躲着亓妍不出来,她刚才说了鬼后,下次出来定要抓着问问,我无奈的把珠子放进口袋,

    “铃,你在这里干嘛,这是你男朋友吗?”这时候远方走来个穿着汉服的女人,好像是铃的同学,铃连忙捂住了自己的碎片,不自然的放回口袋不好意思的对亓妍笑笑

    “你在干嘛呀?”亓yan问

    “你就当我日常犯傻吧”亓妍哈哈的笑了

    “你今天去了哪里?”亓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好奇的问,铃把今天的经历绘声绘色的跟她讲了编,反正她是不会相信的

    “最后那个叫晋王侯的灵压强大无比,可以把人直接压碎,后来月华和晋王侯各自退了步,我们就安全回来了”讲到最后段的时候铃还心有不安,那股叫做灵压的压力太惊人了,亓妍目瞪口呆

    “就像是恐怖故事样”

    “你还看恐怖故事呢?我对你的第印象就像是古代的人样,拿手机都会很奇怪”因为铃第次看到亓妍时她是穿的古装,这么久了第印象还是很少深刻,

    “我是现代人好吗!”

    “还有个问题就是我太弱了”我想到在古宅的表现,这是个很深刻的问题

    “可是你很勇敢啊”亓妍在委婉的默认的我很弱的事实试图安慰铃

    “没有实力的勇敢就是蠢不是吗?铃又多少次害自己险些丧命,这样的我,如何保护你呢?”铃深情苦笑着继续说道

    “死相”

    “百合打法好”月华在旁边默默的说

    “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又有单,而且是指定找我”月华看着手机对着铃说道

    铃从座位上站起来,考虑都没考虑的说,“走”好像他不但不怕这些,还很感兴趣的样子

    在月华接受了这个订单不久了,辆黑色的皮卡就停在了校外,铃跟她的同学告别之后就上来车

    “老司机,飚起来!”月华说完然后转向铃,“跟你来的女孩子联系方式是什么,你放心,这次我罩着你,到时候你在旁边看着就好了,说起来今天早上吃的饭有点咸了,跟我混准没错,你怎么不说话,你内向是吗?男人不要这么内向好吗”铃冷漠脸看着他嘴不停的说支支吾吾的问

    “我们是要干嘛”为了抢夺话语权铃决定抛些问题给他

    月哈u神秘笑,铃仔细听着

    “我还没看,我看下”,他觉得应该不会太难,说着月华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念了起来,“六角巷旺铺,清理干净,这个干净的意思是处理不干净的东西,还有那里白天没事,我们要等到晚上”铃听后点了点头,又是这类事情,问道

    “我们就只是抓鬼吗”

    “是啊,我们是不用给他们大少卫生的,那是清洁工的活”月华拍打着手机,“奇怪?”

    怎么了?,铃看向手机,月华脸遗憾,摇着头委屈的说道“都这个点了,没有个妹子跟我打招呼”

    “”

    “我想定是我手机坏掉了,接收不到信号”月华继续拍打着手机

    “我想定是没人想跟你打招呼”铃嘲讽道

    车子在个偏僻的城巷左拐右拐,到了结尾个夜市街,西装人跟我们指了目的地之后像上次样开走了,我们远远就看到那个门面店,还可以看出原先是市,里面还有许多商品,上下两层,上面层是玻璃落地窗,下面的铁门张红纸写着大大的旺铺招租,我心想这么好的地势确实是个好地方啊,铁皮门下面条铁链锁着,细心的可以看到这条铁链上刻着许多细小的纹路,黄惊羽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钥匙打开锁链,铁皮门下子卷起来,出咔嚓的声巨响,又耷拉下来,黄惊羽吓的护住头,看没什么事后就强装镇定走了进去,我扶着铁门的边缘也走了进去,可以看出这里被人打扫过,角落还有遗落的两张黄色的符咒,白天这里没有什么异常,我们只是粗略的看了眼,黄惊羽决定现在开始自由行动,晚上9点后在这里汇合,说完之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了,我是第次来这里,看到远方有个广场,就独自到那里散步,广场的石凳上坐着几个大妈,我装作不经意间走过去问

    “哎那边的那个便利商店为什么关门啦”铃指着旺铺招租那里问道,大妈顺着铃指的方向爽朗的说

    “那里啊!死过人!听说没法做生意了,店主正想法设法把这卖给哪个倒霉蛋呢”

    铃十分好奇,继续追问道,“是怎么说”大妈好像对说这种卦十分感兴趣似的,忽然来了精神

    “我跟你讲啊小伙子,这家店本来是好好的,生意特别好,但是自从有天有个孩子来偷了几个面包就跑,然后店长抓孩子的时候孩子过马路跑得被车撞死了,然后他们家里人来闹,但是这不是店家的责任啊,警察不管,那个孩子的妈妈就气不过,然后夜里就吊死在他们二楼,也不知道是怎么上去的,从那以后这家店就莫名奇妙的有顾客被吓得跑出去,后来他们自己的员工都暗自流传说看到个红衣服的女人在店里游走,眼睛瞪得老大,舌头有皮带你那么长”大妈夸张的比划着,继续说道“直到有天个员工莫名奇妙的从二楼的落地窗跳下来摔断了退,还不停的大叫有鬼,这件事就在这里传开了,肯定是那个女人的鬼魂,这个样子就这里的员工就纷纷辞了职,我们就更不敢去那里买东西,这里啊都空了年了,听说几个月前几个年轻人租下来在楼卖东西,没过几天年轻人就疯了”铃听后心有余悸,虽然恐怖,但不排除以讹传讹的夸张

    “大妈告诉你,千万别打那个店铺的主意,别看地势好,邪门的很”

    铃客气的说

    “谢谢了,我只是有点好奇”又在看看那个店铺,这次可要小心点,白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听完大妈的描述铃好奇的回到了那个店铺,独自个人走进去看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