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酆都御史:我的灵异笔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楼前后有个货架,上面放的都是吃的用的,看来上次离开的人很仓促,东西都没有拿走,南北角是个手扶梯,向上看手扶梯挨着上面的落地窗,强光照在脸上,铃慢慢走上去,这个楼梯还很结实,二楼是娱乐的地方,映在眼前就是排电玩机,角落零星的放着几个投币的摩托和汽车的游戏机西边放着两个投篮机,北边的角落有几个黑布遮住的空间,走过去掀开看是大头照机,离天黑还有很长的事件,这些电玩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像个好奇宝宝似的找到这里的电闸,拉开这些机器都通电了,可能是因为在招租所以并没有切掉电源,收费台上还有散落的游戏币,离天黑还早着呢,铃先试了试大头贴,还没有按照片就拍了下来,铃看模糊不清,就扔掉了,开始去旁边的摩托机,她经常玩这个,面对电脑拿到第还是非常轻松的,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连玩了五把都是第二,还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关键的弯道总是会撞到赛道,铃不服输的继续投币,忘记了玩了几把,因为玩的太累了所以就睡着了

    “起来,你心真大啊!自由活动你竟然在这睡着了”铃被月华拍醒,伸了个懒腰,现自己躺在摩托旁边,忽然想起什么

    “天已经黑了吗!”

    铃看看窗外,“还有个小时就点了,我觉得没意思就提前回来看看,没想到你在着睡觉”铃有点迷糊的下了楼,他也跟了下来,在收银柜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这还有这么多东西,铃突奇想“哎~,这里这么多东西,反正我们也无聊,不如卖卖看吧”月哈u好像不感兴趣似的,无所谓的说

    “我不干,你随意”

    说干就干,铃看到旁边有纸,就拿笔在上面写着“全场任何东西全部o块”贴在外面,然后就坐在收银台经理漫长的等待,果然很久都没有人啊,月华干脆就趴在桌子上睡觉了,铃也是迷迷糊糊好像看见个人去了货物栏挑选东西,跑过去从第排的货物栏的缝隙看过去果然有个年轻人在拿着看,铃悄悄的走道他身后,在他耳边说

    “要么”他没有说话,皮肤白的可怕,而是直接从口袋拿出几张黄纸折的钱币,铃友善的笑容渐渐僵硬

    “骗人!骗人!打死!打死”二话不说就把他扯到地上“踩死你!踩死你!”铃把他放到地上猛地踩了几脚,我怎么这么暴力呢心想

    但当铃再看地上的时候人却凭空消失了,虽然铃不怕这些鬼魂,但是突然在面前消失还是有些冷汗直流这时直趴在桌子上的月华忽然醒过来,鼻子嗅了嗅,说道,“有情况!”接着身体像直猫般站立着瞄着门口,以乎寻常的度扑向门口,好像叼到了什么

    另方面,白离他们看到昏迷不醒的临炘,郭益兮看着临炘,忍不住的说道

    “想不到临炘这种人也会被伤这样”

    “他又不是神仙”白离说道

    郭益兮仰仰头,说道,我只是有些想念跟他在块执行任务的时候

    那时候,昏迷的那个人是你,说着郭益兮指着白离讲了起来

    临忻看了看病床上的白离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啊”他说

    “至少比我想的复杂的多,我现在还蒙在鼓里,必须加快调查的进度,你有什么现没”

    “没有,你呢?”我想起白天的遭遇

    “也没有“我们失望的低下了头“”我们今天再去次“

    ”现在开始准备吧“

    我们出去买了矿灯,准备今天通宵查看昨晚的那座山,我们看了下病床上白离,有些不放心,于是把她送到z区的引魂人那里比较安全,送回后我们就开始去到那座山,走到昨天我烧火的地方天色也是很晚,这是我昨天听见声音的地方,和临忻放弃了小路,开始走林间,凭借着昨晚的印象,我开始回想声音的方向,今晚的月光很亮,周围很静,远处只有两个光圈,是我们的灯走在树叶堆积的地方出嚓擦的声音,我们这时候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走着

    忽然远方有喃喃轻语,我又看到了那个着轻微的光的远方

    ”那里“我指着说,我们两个突然有了目标,开始朝那个地方飞奔,树叶挂到也顾不得了,是个洞口,好像很深,我和临忻面面相觑,还是犹豫的走了进去,临忻往更深的地方走了进去,我在外层搜寻,有些烧火的痕迹,还有个破锅,我灯照到些血迹,我看到锅内,有些残留的骨头,看样子曾经有人在这里煮饭,这是什么?我看到锅底烧火的痕迹下有块黑色的物体,拿起来软软的,拍掉灰尘后令人作呕,这竟然是只人手!

    ”临忻!快走“我悄声的说,平时倔强的临忻这时无比同意我的意见爱你,仓促的走出洞口,连夜下了山,在公路上,我和临忻脸的不可置信

    ”只人手“我对临忻说

    ”我看到了这生最令人作呕的场景“临忻故作平静的说,我脸疑惑,临忻继续说道

    ”在里面,有个房间,个秃头的年人在看电视,他满口油腻,正大口撕咬着桌子上的颗人头,那个人头好像死死的盯着我“

    我相信他的话,听完他说的不约而同的在路灯下面呕吐起来,那是个变态杀人魔,这次我现了这几个魂魄的消失跟是怎么死的是无关的,怎么死的和怎么消失的根本就是两件事,深思熟虑后我们决定先报警

    我和临忻在路上走着,忽然都停下,虽然报警了,但是我们都觉得这样不好,对视眼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临忻说

    “虽然这并不是我们的目的,但是既然看到了不能不管啊”

    “恩”

    以前的默契在此时显现出来,我们要把山洞里的人抓出来,现在还是晚上,而且刚才我们进洞口的人都没有被现,如果偷袭的话还是很容易得手的,这种人还不如死了

    我们又原路返回,现在回想起来,上次隐隐约约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那个人在看电视,竟然被这个吓的抱头鼠窜实在是太丢人了

    “等下我们就忽然进去,然后人拿块砖头把他做了”

    “好!”我们知道地方后就直接从林间抄近路了,走到洞口时已经没有点光,临忻打开矿灯照着里面,黑呼呼的,看不到什么东西,临忻探头看进去只脚已经踏进洞口

    “小心!”我把临忻往后拉

    我看到旁侧有个黑色的人影,拿着什么挥下来,林忻慌张的拿起灯照过去,是个秃头大啤酒肚男,满脸油腻,香肠嘴,手里拿着把斧头

    “就是他!”临忻大声的喊道

    “这么晚在山上干什么,很危险的”秃头男似笑非笑的说着“我还以为是野猴子呢”

    我看向临忻,使了个眼神,他在骗我们,我顺着他说的话接下去寻找机会

    “我们是白天来的,不小心迷了路”

    “这么小的山迷路?”秃头男脸疑惑的样子

    “路痴嘛“我装作无奈的说道

    ”对!他就是路痴,在商场都会迷路“临忻紧接着说,两边都紧紧的盯着对方,秃头男进洞会,随后又出来,笑着说”进来住晚吧,明天好下山哈哈哈“我们感到不对劲,但还是走了进去

    这个洞口很深,在里面是个卧室,似乎里面还有房间,因为那里有个门,这个房间不大,有个双人沙,对面是台很笨拙的电视,而桌子时个小木桌,临忻悄声的对我说,没有了,我知道他说的是人头被收起来了

    ”睡这里吧”秃头男指着地上的块空位

    “额,我们现在睡不着”我坐在沙上时刻盯着秃头男,眼前这个看似废材的人,实际上是个杀人不眨眼还吃人的魔王,实在是让人不敢不警惕,临忻则是在到处看看,秃头男的眼神忽闪,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机会,但是对两个年轻人没有胜算,我懂这种变态的心理

    这场博弈持续了半个小时,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很容易就会松懈的,在卧室里面果然是个门,因为秃头男走进去了,临忻赶忙聚过来

    “你说他去干嘛”临忻问

    “不知道”

    “想象下如果是你现在会去干嘛”

    我恍然大悟“很可能是拿武器啊!这种变态极有可能是拿土喷子”

    “我们躲在门口,等他出来就直接下手,照头打“说话间我们已经人拿着块石头在门口潜伏着,只等门开了,无奈门是往外开的,秃头男猛的开门就撞到了临忻的鼻子,临忻捂着鼻子,噢的声,我也愣了下,手迅放在后面,扔掉石头傻笑着,错过了下手机会、

    “你们在门口干嘛”

    “好奇好奇嘿嘿”我尴尬的说道,随即注意到了他手上拿着个盘子,里面是肉

    “大半夜的定很饿吧,来吃点羊肉”我和临忻面面相赫,我深知这绝对不是羊肉,至于是什么,已经很明显了,我们呆在边上不知所措

    “我点都不饿~!”

    “我羊肉******过敏!”我们各自毅然决然的编好各自的理由

    “不饿也可以尝尝嘛,过敏有什么好怕的”

    “过敏会死的”我给变态秃头科普

    “怎么可能?”

    “有很多案例,我拿出手机在那里搜索给他看”

    “我靠,这么严重”变态秃头看着那么多过敏死的案例,情不自禁的说了我靠

    “令人惋惜”我指着上面的新闻

    “太脆弱了”

    “哈哈哈这些人定是做了太多坏事遭到报应”光头变态哈哈说,气氛到这里有些微妙,我冷冷的说

    “但是这世上总是好人活不长,恶人活百年”

    洞顶枯黄的灯光摇曳不定,道黑影在三个人循环的转着,洞口阵风出来,出格尼格尼的声音

    变态秃头止住了笑容,摸了摸嘴

    “那为什么不做个坏人”说这话间,冷不丁的从桌底抽出把刀砍了过来,幸好早有防备,我们飞身躲开,我和临忻站在边,对持着,凶相毕露后气氛缓和了很多,变态没有预料到我们会躲开的样子

    “你终于下手了”临忻笑着说,“现在自在多了”

    对面有两个人有点麻烦,变态秃头盯着我们,不敢往前,这个洞里空间很小,是施展不开的,我们2对简直是天时地利,今天就把他收拾了

    “我问你个问题”我把灵魂消失的名单念给他,“这些人你记得吗?”

    “你们都要死在这了,还关心别人,我杀了这么多要记得吗”

    “如果你老实说了,等下不会被揍的太惨”

    “你们知道人肉的滋味吗,入口即化,肉汁在舌尖滑动,只要有那么次,就会像毒品样上瘾不可自拔,而你们!就是我等下的下酒菜”变态秃头男舔着嘴唇说

    说话间手到刀刺向临忻,临忻向后退了几步,我顺势拿起地上的搬砖扔在他的后脑勺,砸出块窟窿,变态秃头男大喊大叫,我们不由分说夺下他的刀暴走顿,打了半天变态秃头捂着满头是血的头蹲坐在墙角大口喘着气

    “妈的,老子要你们死”他大叫着推开块板子,开始我们都没有注意,许多的骨头从里面涌出,我才现那里有块棺材,骨头漏完之后更令人吃惊

    是巨尸体,身穿席破旧的白衣,黄沙似的皮肤,看样子是年代久远的古尸,身体上缠着鎏金细纹的锁链,上面好像刻着梵

    “你们不讲规矩!那就同归余烬!谁也别想得到这具古尸!”变态秃头男不知怎么扯开了古尸的锁链

    “你在做什么!”我疑惑的质问“全都去死吧!”

    临忻忽然惊呼“是僵尸!这个人用活人养这个僵尸,定是相处了很久吸入了僵尸里的死气,才会吃人的!”我看着漏出棺材的累累白骨,不由的心痛无比“快走”说着向后奔跑,我跟着跑到洞口回头看了眼,看到了我人生最惊悚幕,那具古尸如野兽般撕裂变态秃头啃食,啃食完毕后扬天长啸,黑色的血液从体表里渗透出来,露出如人肌肤,这只古尸进化了,从此再也不需要吸血了,我亲眼看到了阴阳两界都排斥切忌惮的怪物在眼前进化成了魔僵尸,僵尸出现,血流成河,魔尸出现,生灵涂炭

    魔尸回头看到了我,他的度很快,转眼跑到我面前,只手卡住我的脖子,卡在墙上,我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临忻看到我被抓到停了下来

    “快快走!你我都清楚眼前的是什么,现在不是讲情义的时候,快逃啊”脖子上的力道加大了,我感觉到脖子都要断掉了,忽然他口咬过来,我眼前黑,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时现是自己躺在个水塘边,照着水面,脖子上有两个血口,只是我的皮肤如图泡过水的纸般惨白,我没有死,我看看自己的双手,扶着头,想起我被魔尸咬了,我忽然想起件事,被僵尸杀掉的人是没有灵魂的,现在看来阴间消失的灵魂定是这样的,这就可以解释了,可是可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