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酆都御史:我的灵异笔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夜探太平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节一个碎片

    那天夜里,雨下的很大,我穿着拖鞋从屋内走出来,地上的雨水已经漫到脚裸,趟着水,雨水啪啪的打在身上,不到片刻全身被打湿了,压抑了一个多月的好奇,我推开了那个被铁链锁着的屋子,不知道为什么,铁链竟然会被我稍用力一推就断掉,那个屋子很暗,比阴雨天的夜里还要暗的多,天上一直在打雷,却照不亮屋子的一点,我走进去摸索着开灯,灯亮之后大失所望,悄悄转身关上门观察,只是一间普通的宿舍而已,摆放的是普通的上下床铺,有些破旧,但时间也不是太长,床上有些杂志,另一边有一双老旧黄色破皮鞋,我无聊蹲在那里看杂志,看完后站起来,与我视线平行的地方有一本黑色日记本,旁边有一面红色镜子,我看向镜子的自己,在雨里淋过,脸变成银灰色的白。

    我伸手去拿那本日记,小心翼翼拿到手里转身的时候。身体忽然快速左右摇晃来,笔直的倒在地上,好像被人推到一样,眼前变得有些模糊,那个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想张开嘴大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前越来越模糊,当时我就蒙逼了。不会就这样死了吧

    而那股力量还在拼命的把我往下推,我拼命的挣扎的坐起来,潜意识我感觉躺在地上后我就会死。在几乎完全无知觉的时候,我感到什么猛地从脑门冲出来,随即意识清醒了起来,我飞快的起身,仓促而狼狈开门逃走,逃跑时发现手里多了一个晶体的碎片。。。。

    “这件事带来的改变之一就是,我能看见你”我指着空空的桌子,继续说道“就是她,小风,从那件事起就一直在我身边的女鬼”旁边两个人顺着我指的方向惊得目瞪口呆,呆了一会旁边的年轻人小声对另个人说道,“此人多半智障,我看还是连夜去峨眉山一趟请点高人比较好”

    那人慎重的点点头,起身招呼也不打就走了,随口说道,“这一趟真是浪费时间”。

    我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随手拨了个棒棒糖放在桌上,窗帘动了一下,小风不知从哪里走过来,手里多了个棒棒糖,她是一个鬼,穿着民国的服装,有一种淡雅素普的美,初见时她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惊呼一个女鬼竟能美成这样,其次才是感到害怕。

    “你刚刚为啥不好好坐在这,这样我指着空气告诉人家有鬼人家能信吗”小风白了我一眼,这种白眼杀伤力很大,就是只有眼白的那种,我苦笑的倒了杯水,心里刚才来的是董氏房地产老板,这次遇了霉头了要去请高人,年轻人是他的助理。

    “公子,这次你不要管,也不能管,也管不起”小风说道,她偶尔会叫我公子。

    “为什么”我有些疑惑。

    小风打开窗户,指着那块董氏房地产的那块地“你看,这个地位叫做簸箕笼,这是前代钟是伏魔人封锁鬼怪之地,只要挖开了一个小口,就会形成猛鬼出笼之势”

    我愁眉紧锁“那会怎么样”胸口的口袋忽然发热,从里面拿出一块碎片,这是一块晶体状的东西,它在发光,每次感应到小风时都会这样。

    我心里最奇怪的还是这个,我其实很坚信这个碎片救了我一命,但是从经过那件事之后,我就总是有时会头昏没有意识,但是只是暂时的,只要稍微歇下就会好了。小风看着闪光的碎片,不自觉摇摇头。

    “假如那个簸箕笼打开了,大量的灵体涌动会引来一些人,这比猛鬼出笼要可怕的多,你懂吗”。

    我把晶体碎片握在手里,故意扯开这个话题

    “我总觉得这种晶体很神奇,我从未见过,它应该是古书上所写的”

    小风看着我,“什么?”

    “值钱的东西”我认真的说。“找个老司机看看这个碎片能卖多少钱嘿嘿”拿起沙发上的蓝色风衣,穿好准备出门。忽然感觉到有很多头发缠绕到我身上。

    我不敢回头看,这个时候的小风一点也不美好,她威胁我说如果那个碎片没了,你也就可以死了。我感到后脊发凉,连忙解释。

    “不不,我只是去办那件事,只是玩笑”身上的发丝渐渐退去,我长呼了口气,夺门而逃。走到街边,我打了电话给林飞。林飞是一个高高瘦瘦的警察,小小年纪就已经是重案组的局长了,已接通电话他就慌忙说到,“郭云你快来,竟然跟你说的一样,又有一个人死了,地方有点偏僻”

    “你杀人还选个人多的地方啊”我嘲讽道。

    “你憋bb了,快来”随后给了我一个地址,我急忙打车过去。到了这里并不是很偏僻,只是周围都是注满人的高楼,这是一条小道,一个人在这杀人都没人发现,城市的高楼让人与人变得微妙。我走到那个地点,看了一眼后连忙遮住眼睛,“啊,我真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林云骂骂咧咧的走过来。“妈的,这个案件真让我蒙逼了,无动机无规律,上面要写进神秘档案属于不公开型,郭云,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尸体非常的恐怖,而且被专业设备抽干了血,因此死状极其恐怖,而且现场冲击力更强。“我怀疑有人在养尸”我认真的说道。

    “你越来越不靠谱了,谁告诉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小风,,”

    “你那个美艳女鬼?”

    “对”

    “有病”

    “这个实在是太恐怖了,看这一眼我要回去看一晚上小风养眼才行呀”,嘴里虽然这样说着,我看这那具尸体不由的皱起眉头,“你不觉得很怪?”我问道,“我特么一直都觉得非常怪,凶手就是个变态”我心里泛起一丝舒服的感觉,看时间死者死亡时间不超过18个小时,也就是夜里左右。我转头对他说。“既然你查不出,就按我的方法查查如何”“卧槽,要不是没有一点头绪我作死也不会信你个sb”

    “其他人不会去信的,就你自己跟我来吧”我眼神很坚定,“走吧”

    “搞什么鬼”他一脸疑惑的跟着我。我和他慢慢走进了附近一家网吧。

    我倚在网吧的门口,说,“如果没有线索,就该从这些地方先查起”,林飞恍然大悟,“对呀,我去问问”“不用“我拉住他说

    “我是说进来买瓶水先”

    “尸体的血被抽干了,看样子很熟悉这个流程,有专业的设备,这样可疑的人就可以缩小成医院人员,甚至可以缩小到抽血部的人”林飞目瞪口呆我继续说道。

    ”当然这样推理太梦幻了,我们可能去查一无所获,但是假如凶手的目的是养尸的话,就一定要有尸体,所以我们去查下哪家殡仪馆丢失了尸体“。

    “殡仪馆丢了尸体傻瓜才会告诉你吧”林飞说。“

    没有错,所以我们要夜里进去,自己查看,只要穿一样的工作服套看尸人的话”

    林飞对着我笑笑,说“明明有更简便的方法查好吧,但是夜里混进去好刺激,不愧是你的作风。

    走在路上,林飞忽然拍下脑袋,“你说有殡仪馆丢了尸体,是说有人偷了死体吗,卧槽,太重口味了”,

    我回头看看,“你不会才想到吧”

    林飞说“我刚才一直在想巨人观,恶心到自己了,等下可千万别看尸体了”

    “得了吧,你好歹也是个重案组刑警啊”

    我一听到他一提这么恶心的东西,也没有说话的**了,我们来到了这规模比较大的医院,第一家选择在这是因为之前就听过不少这里的传闻,比如这家几乎每天在做人流手术,因为这家医院和本市的几家卫校,高校不远,我们一直耗到天黑,偷偷的溜到更衣间拿了套衣服。

    “妈蛋,忘了这还有夜班”林飞骂道。没错,这里夜里还是在开着灯,我一开始忘了,不过好在没有人,夜里的医院走廊阴森恐怖,安静的除了我们轻手轻脚的声音没有一丝声响,我和林飞小心的走着,两边有时会有镜子,让走廊之旅更加恐怖,我们主要还是害怕被人看到,而镜子里的反射总是产生被人看着的幻觉,终于到头了,摸索着到了地下室,那是一个门上有两块透明玻璃的推门,里面并没有开灯,我推开,摸索着往前走。

    “你是谁”我的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一瞬间吓得我的心空了几秒,脸上直冒冷汗,灯亮了,我扭头看去,一个穿医生服的人,戴着口罩,看不出年纪,看样子应该是早就在这了。

    “我是这的新加的看守”我急忙说。

    他的眼光很锐利,说,“别再说谎了,再不走我就报警”被识破了,我急忙看看四周,希望能有什么线索,那人一把把我推到门上,喊道,“滚”

    我不甘的回头看,门正在被缓缓关上。

    “啊,那是!??”

    “快走吧,人家要报警了”林飞催促着,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如果在里面多待一会肯定就发现了,那个人不是看尸人,他急着让我们走,他想杀人吗?在那一瞬间我看到里那个人最近的一个床上,白布的下面,一个眼发着光在死死的盯着我,那绝不是死人的眼神,但那一瞬间太短了,短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我们灰溜溜的被赶出去,走在马路上,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小美女打来的。

    “你在干嘛呀”电话里甜甜的说。我现在心情很烦躁,胡乱望望周围,昏黄的灯光照出昏黄的柏油路,已经很少人,这种时候大多人都已经在温暖而且舒适的被窝了吧,为什么我却在荒凉的大街没目的的走,刚才还在停尸间被人赶了出来。嗨,小美人,有事吗“我强装兴奋的说。

    “有,我可能要发现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了,我去你家了哈哈”她兴奋的说。

    “去我家哈”等等,我一愣,小风!!!我想到那个鬼。

    “不,不行!!你听我说很危险!你千万别别进去”我非常紧张的说。

    她听出了我语气非常紧张,语气变低的说“怎么,你的房子,会吃人?”

    小风是当然会杀人的,我心情几乎是崩溃的,因为担心所以语气异常认真,以至于语气听起来有些刻意压低喉咙。

    我的房间,有鬼!!“气氛沉默了大概有10秒。

    “呵呵呵,我已经进去了

    ”哎?!

    “林飞拍拍我的肩膀说,”饿,你不该说有鬼“。

    我连忙拿出手机打车,对林飞说”快走,小美女现在很危险“。

    林飞看看我,”你干嘛小美女小美女叫的那么亲热,小美女是我的“。

    ”你别自作多情了,都跟你说过几次了,小美女是喜欢我的懂“

    ”臭sb,我是不会相信的“很快,出租车就停在了我们面前,我看了下手机,没有显示接单呀,虽然很奇怪,但是想到小美女还是坐了上去,她应该还没有到我那里,只是想等我过去而已,因为她不被经允许不会碰别人东西,这是她的习惯。坐上车几分钟,又想去了刚才的事,我轻敲着腿,不对劲,不对劲,很可疑,停尸间怎么会关着灯,我刚才也可能没有看错,那个看尸人那么年轻,哪有年轻人愿意做这个,轻易离开实在太草率了。

    林飞你我转头看林飞,他一手轻轻敲着头,好像很不精神的样子,竟然对我说的没多大兴趣。而且小声说了句妈的

    我看了看,关切的说”怎么,是因为小美女喜欢我而垂头丧气吗,振作。。。我突然不说话了。反光镜看过去,四目相接,没有错,虽然戴上了口罩,我还是认出了这个眼神,这个司机是刚才停尸间的那个人,我顿了顿,他是司机他瞪着我,瞪得很夸张,眼睛都快翻出来了,依旧戴着口罩,我们无语的坐在后面,额,感觉他挺中二的,脸上一副我想偷偷杀掉你们的表情,知道他目的的我们坐在后面真的很尴尬。你好,请问你是想杀我们吗我脑抽的问了一句,他显然很惊恐。

    林飞从怀里掏出枪指着他,我吃惊的看着。

    你想干什么“林飞问,他显然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我担心小美女,决定把这个先放一边。

    “喂,先把我们送到地方,以后我们会去找你“。于是两边都和谐的没有说话。到地方我们下车。

    我连忙往我屋里跑。楼梯转角处,夜里只有那一个地方有光亮,映着一道阴沉的门。我站在门前。手触到门把的时候,有些不对劲,我不相信自己的感觉,眼角有些湿了,心里空空的,千万不要有事,我心想。

    门把上有血。。。我从口袋拿出手机照亮门,几乎昏厥,很多血迹,我手握拳撑住鼻子,倒在地上。林飞把我扶起,”快点开门啊!!“我连忙挣扎起来打开门,大步冲进去。

    ”小美女“她躺在沙发上,手臂被划开了5个口子,不知道是被什么划伤的,流了太多血的缘故,脸色非常苍白。”小风小风!!你出来,!1“我失控的对着空旷大地屋子失控的大喊。

    ”你现在脑子抽了吧,先送去医院啊“林飞打了我一下我才刚反应过来。起身抱起小美女,她个子不高。躺在我怀中很虚弱的样子,我时刻担心她就这样一闭眼就死去。

    没事的,没事的,,你要振作,要是能醒来,我愿意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我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同时心里产生一种恨意,是对小风。到了医院,把护士吓了一跳,毕竟现代,除了打架外,很难看到这样的伤口,。包扎好后,医生说伤口长的很快,小美女躺在病床上没有醒来,我坐在旁边,她没醒来,我不打算离开。

    小美女脸色很苍白,我伸手把她脸上的头发理好,过了很久,她才醒来。小美女醒来就哭了起来。

    我紧紧的抱着她,连忙说“太好了,你总算是醒来了,担心死我了”说完抱的更紧了。

    小美女看我这样反而不哭了。“你再不松手,我就快被你勒死了”我连忙放开,直勾勾的看着她。

    “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明明我很快就赶过来的”

    小美女脸上写满了惊恐怪物,吃人的怪物!!说着又哭了起来,我连忙抱住她。

    好了,好了,不要再想了,你先休息吧“

    ”你要走吗?她瞪着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我对她笑笑“有人动你,我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之后小美女睡着后我回到我的屋子。拉开了窗帘,已经是早上了,阳光洒在脸上,我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已经一夜没睡略显憔悴。随后走到屋里在沙发上坐了许久。外面轰隆隆的声音,又有一座新的高楼将建起,据说建成后是本市最高的一座,建筑周期4年。

    “小风,给我一个解释!”我对着窗帘质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