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异度荒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6章 心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说到这里,师远突然停住了。他愣了两秒,慌乱地拿出手机,翻出了那条任务短信。

    “帮助凶手完成心愿……”师远盯着那几个字,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上心头。

    难道,完成任务的条件是要让凶手杀死他们四人吗?帮助凶手……杀死他们?也就是说,如果仅仅是因为“没有办法”而导致四人死亡,并不算是完成任务,必须有“帮助凶手”的行为才算数。这样与杀人何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宁肯选择将凶手交给警方。凶手必然是鬼,但既然这是任务完成条件之一,就有其可行性,绝对不可能出现无法完成的任务。就算凶手是鬼,它也会有变成人形的时候,将变成人形的鬼交给警方,任务应该就算是完成了,之后至于他们怎么处理,与我们并无关系!不,冷静,这些还只是猜测,凶手的心愿,也不见得就一定是杀死所有人吧?

    师远想。

    海源市公an局刑侦大队,连环死亡案专案组所有成员仍在加班。

    闻裕哲揉着太阳穴,他感到心神不宁,烦躁不安。

    “我先说吧,”副队长廖鹰见没人发言,首先开口道,“目前十一名死者的身份都已确定,大家手里的资料里写得很清楚,我就不重复了。我们应首先从这十一人的关联入手,看看他们是否有什么共同点。我对比了一下,这些人的家庭住址、工作地点都没什么联系,年龄、身高、体重、性别等方面也都没什么规律可循。如果非要说他们之间的共同点的话,也就是都在海源市生活或工作,但户口未必都是海源的。”

    “死者都是成年人,最小的二十岁,最大的七十二岁。”一人说。

    “死者似乎都不是什么富人。”另一人说。

    “这个也很好理解吧?穷人和富人本来就属于两个世界,互相没什么交集。如果凶手是穷人,那他接触的人,应该主要也是穷人。”

    “你是说凶手的经济状况一般?”

    “死亡多人,男女老少都有,排除情杀;现场财物没有丢失现象,排除财杀;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仇杀了。”

    “这么多人,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啊?”

    “这么多没什么关联的人得罪了人,最起码也要聚在一起吧?他们是因为什么聚在一起的呢?就是为了得罪凶手?”

    “不见得是故意要得罪谁吧?说不定是无意中招惹到了,结果惹了不该惹的人。”

    “谁说一定是聚在一起得罪人了呢?说不定是不同的时间得罪了凶手,然后凶手得了绝症,所以打算在临死前将得罪过自己的人都杀掉。”

    “就算得了绝症,这么做也太丧心病狂了吧?难道得的是精神病?”

    “但其实有的人杀人也是可以理解的啊,比如至亲之人被人害死,长期家暴无法忍受等等。”

    “你这话说的太不专业了。”

    “我是说可以理解,又没说可以原谅!”

    “你的话让我受到了启发,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那群人害死了凶手的孩子,导致他愤而杀人?丧子之痛嘛,人世间最大的痛苦,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连环杀人的动机就成立了。”

    廖鹰的话似乎打开了一道闸门,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会议室里多少显得有些混乱。

    “安静!”闻裕哲大声道。

    会议室立刻安静了下来。

    “留大家加班,不是为了让你们胡乱猜测,这样下去永远也破不了案。希望大家多加思考,找出死者之间的关系,推测凶手信息。廖鹰!”

    “在。”

    “死者的行动轨迹比对了吗?”

    “全都比对过了。”

    “有发现吗?”

    “即使我们动用全部的信息资源,也只能获得大体的轨迹,有些行动我们也无从查证,比如多年前乘坐私家车外出等。从目前获得的情报来看,十一名死者大部分时间都在海源市内活动,如果在此期间他们秘密策划了什么活动,我们是无从得知的。不过,我们发现,这些死者虽然来自不同省市,但最近四年,他们都在海源市生活。”

    “最近四年都在海源市?也就是说,四年之前,这些人中有的在外地生活?”

    “是的。十一人中,有六人是海源本市人,五人来自外地,包括学生和打工者。但是,无论何种原因到达我市,在此生活时间最短也不会低于四年。”

    “四年?也就是说,有可能2012年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导致了今天的连环案件?”

    “准确地说,是2012年夏天,七月下旬。这是我们能查到的最精确的时间节点。”

    “查清所有死者2012年七月下旬的行动轨迹!越准确越好!”闻裕哲下令。

    “是!”

    暗鸦岭村,罗亚森家。

    师远和刘潋将新闻的内容告诉了蔡姣彗,她面露惊慌,但很快又恢复了一副悲苦之相。

    “冤枉就冤枉吧,我也不在乎了。老黄是我在这世上唯一在乎的人。他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师远没法理解这个人,也不想去理解她。

    诚然,她和丈夫之间的感情令人动容,但她因此就舍弃了自己生的希望,未免太过草率。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是任务的执行者,应当尽量融入这个任务中,尽可能地提供信息。可是现在,她就是摆出这么一副“我不想活了,别人的生死我更不在乎”的模样,这让师远有种百爪挠心的感觉,恨不得把心脏抠出来捏一捏再放回去。

    真的有人不在乎自己的命吗?还是说,她只是“懒得”去在乎?

    “我们走吧。”师远对刘潋说。

    随后,两人走出房间,将蔡姣彗一个人留在里面。

    过了一会儿,罗亚森和刘潋做好了晚餐,大家心事重重地坐在餐桌旁,沉默地吃了起来。

    那双眼睛不停地在常俊宇的脑海中浮现,而且越来越清晰。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悬了起来,脊背一阵阵地发凉。他小心地观察着旁边的人,生怕自己的异常被人发现。

    罗亚森走到楼上蔡姣彗所在的房间,看了看她,说:“晚饭做好了,想吃就下来吃,不想吃也不会有人强迫你。”说完,罗亚森没有半点犹豫地关门离开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