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主播的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好好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之夏进入直播间的时候,龙香还没缓过来神儿,有点不在状态。“你怎么了姐?”。

    今晚所有认识的人都不在,龙香想了想就把事情讲给了之夏听。他听完了很震惊:“你是说这个女孩儿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钱?”。

    龙香想了想,他们算认识么?严格来讲不算。龙香就点头肯定:“是的,我也没想到”。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的事很荒唐?”龙香问道。她把所有他们认识的过程都讲个了之夏听。然后问道。当然故事里曾凯文的身份是男朋友。

    “据我所知,在平台奔现的不超过五个手指”之夏说道。

    “你玩多久了?”龙香问道。

    “两年多了”知秋说道。

    “那你比我玩儿的还久哦,我如果不直播的话就从来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所以我不太懂这里的玩法,就是不会圈货,不忍圈货”龙香说道。

    “像你这样的用深情的人秀色不是没有,只是留下来的十不足一”。之夏说道。

    “好吧,我也不知道我能播多久,可是我在试图改变我自己”。龙香说道。今晚林洋没来。陌也没来。懿轩每次都是快十二点才会过来。龙香和之夏聊天的空隙里打开微信看到曾凯文发了一条:“吃完饭了”。

    龙香想这是告诉自己他有时间了啊。就说“房间里没有人,你来看看我吧,想你了”。

    抬头龙香看到之夏说:“姐,我先离开一下”。

    “好啊,你去忙”。龙香说道。

    低头看到曾凯文说:“我今天心情很不好”。

    “看看我也不能让你心情好么?”龙香难过的问道。

    “刚给好朋友打电话,让我心情很不好;

    明早上昆明”。曾凯文说道。

    “嗯,知道了”虽然曾凯文没有说为什么心情不好,但龙香知道是钱没筹到的原因,想到他明早要出门,就说“早点睡吧”。

    “睡不着”曾凯文说道。

    “睡不着我陪你好不好?你的小尾巴呢?”。龙香小心翼翼的问道。现在他心情不好,不能让他心烦。

    “你还得直播呢”曾凯文说道。

    “不了,凌晨下的晚加上上午麦时够了”。龙香说道。

    “好吧”。

    龙香看到曾凯文答应了,就关了电脑,出去洗了脸,也没心情做脸了,回来先给之夏发了一个消息“弟儿,姐先下了,他心情不好,我要陪陪他”。

    之夏说:“好的,姐”。

    龙香点开和曾凯文的对话框,明明有很多话想说,担心,思念,愧疚,很多很多,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想了想,发信息总是滞后的,不如语音就问他:“方便语音么?”。等了十几分钟没看到他回,以为他心情很糟,就说:“我知道你看见了,如果心情不好不想理我,那我不烦你了,你好好的吧”。龙香觉得喜欢一个人,应该包容他,包括他的偶尔坏心情,尊重他的思想。

    “调静音,刚才看到”曾凯文回复。

    “一直在等[哭泣][哭泣][哭泣]”龙香说道。

    “傻瓜”曾凯文说。

    “我现在不跟你闹”龙香委屈的说。

    “刚在谈一些事情”。曾凯文就是解释也话不多。从来都是这样,要多精简有多精简。

    “知道的,这个时候你会忙着处理事情”龙香懂事的说道,又问“小尾巴有没有不安?”。

    “小尾巴不知道”

    “哦哦”。

    “安排好了,明早出发”。

    “谁陪你,爸爸?”龙香担心的问道。

    “我自己”。

    “又是自己”。龙香难以置信,这么大的事,居然都没有人陪伴。

    “没事的”。

    “什么事情都是你自己,我都觉得你累”。

    “习惯了就好也不觉得有啥”。曾凯文疲惫的说道。

    龙香很心疼他,才不会像他说的那么轻松,不然为什么有时候会说“我好累”啊,这样的话呢?可龙香这个时候不能揭开他的伤疤。没有意义:“方便语音吗,即便什么都不说,也想感受到你”。

    “已经躺床上了,小尾巴刚睡着,明天可以么?”曾凯文说。

    “我什么时候都可以”。龙香说道。

    “我也不敢打扰,怕万一”。曾凯文说这句话的意思龙香懂。

    “我现在就想抱着你,安慰你说别怕你还有我,可是多么苍白”。龙香心里想,虽然我老公走了,但是也不能直接说,那不就给人“我老公不在家,你尽管来勾搭我”的感觉嘛。所以龙香只能说“没有万一”。

    “我怕万一语音打扰到你的生活”曾凯文说道。

    “我懂你的意思”。怎么会不懂呢。龙香想。

    “所以我能做到尽量不打扰等你有时间给我发信息我在回复你”曾凯文说道。

    “只知道”。龙香又说:我知道等待更是煎熬”。

    曾凯文现在很想看看龙香,就去了她的直播间。可是龙香休息了,他就问龙香:“你下播了”。

    “你想看我,我这就去播”。龙香看到他那句话就猜到他一定是去了直播间。

    “不用了,已经看过你了”。空间里有龙香发的动态。

    龙香故意逗曾凯文:“难道不是百看不厌?不科学啊”。

    “即使看不见你脑子里也有你的模样”。

    “视频里的样子?[捂嘴]”。

    “是啊,视频里的样子”。

    “那都不是我”[白眼][白眼]。

    “那也无妨”。

    龙香委屈的说:“你比我强多了。还能经常看到我,我都不能看到你”。

    “为何,

    如若你想也可以的”。

    “对啊”龙香说:“我没想到”。可以微信视频嘛。

    “只要你不失望就好”。曾凯文说道。

    “为什么失望,你很丑么?”龙香调皮的说。

    “算是丑吧”。

    “好吧,我们俩谁都不好看”。

    “要那么好看干嘛?”曾凯文说道。

    “最好的爱情是夕阳西下晚餐有鱼有虾你丑没事我瞎[偷笑][偷笑]”。龙香发完这句又说:“你很奇怪哎,谁不喜欢美好的事物”。

    “枯藤老树昏鸦,小乔流水人家,鼓捣西风手麻,夕阳西下,老婆不知谁家。[捂脸][捂脸]”曾凯文也配合龙香调皮

    “服了”。龙香说道。

    曾凯文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还有么?”龙香问。

    “不会了”。曾凯文说道。

    “讨厌”。龙香说道。

    “我挣钱你败家,夕阳西下,无鱼无虾无饭,鸦昏树老藤枯,看你还搞啥[捂脸][捂脸]”。曾凯文看龙香喜欢,又改了一个。

    “你怎么这样有意思了?”龙香问道。

    曾凯文发了一个“好好笑”的表情,还说:“瞎搞”。

    “公子却有大才,小女子甘拜下风”。龙香说道。

    “姑娘才华横溢,公子望尘莫及,唯有拜服”。曾凯文也捧着龙香说。

    龙香想为难一下曾凯文,就把自己前些日子喜欢的一段孙子兵法上面的攻谋篇拿出来让他改“孙子曰“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百战百胜非上善之善,不战而屈人之兵上善之善也。你改啊”。

    “这个我可没那本事”曾凯文说道。

    龙香得意的想“就知道你改不了才让你改的”。她淘气的说:“就是,能亲就亲,能脱就脱,能上就上,最好就是什么都是她来,你等着就好[捂脸][捂脸][捂脸]”说完了自己还觉得不好意思。

    “这个……”曾凯文有点为难。

    “笑死我了”。龙香说道。

    “这个太污,不是对不上”曾凯文说道。

    “来个我看看,就当是你教我了”。龙香很想知道啊。

    “这个我可不敢教”。曾凯文不好意思说啊。

    “我以后能用上就行,教坏了你负责就好”龙香霸道的说。

    “不教”曾凯文坚定的说道。

    “嗯~”龙香决定撒娇。

    “教坏了我还得负责不负责我都不敢教”。曾凯文还是不肯啊。

    “说吧,本宫恕你无罪”。龙香又把自己现在做的事告诉曾凯文“凯文,我现在在吃好吃的酒鬼花生”。

    “那你多吃点”曾凯文说道。

    龙香玩笑的说:“变成肥婆就不能做出墙的红杏了[尴尬][尴尬][尴尬],因为爬不动”。

    “你还要出墙啊?”曾凯文问道。

    龙香不以为意的说:“我现在不就是”。心想不然的话,咱俩现在这样算什么。这句话说完曾凯文半天没说话,龙香觉得他可能内疚多想了,毕竟他们这样的行为在别人眼里是不道德的。所以又说:“不要有负罪感,我从不评价别人的私生活,也从不活在别人的评论中,人嘛,首先得对得起自己;我不想有天我躺在病床上,回想这一辈子,我对得起子女,对得起父母,对得起伴侣朋友,唯独对不起我自己,悲哀”,说完又忐忑的问曾凯文:“你是不是开始觉得我坏?”。

    曾凯文发了一个“好好笑”的表情。

    这回龙香就感觉哪里不对,就问:“哪里好笑?”。

    “好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