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天帝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01章 莲花龙卷风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为了赢取让女朋友两眼冒小星星的豪华游,成飞参加了宣传莲乡特产的比赛。

    前几关是莲子为主题的大吃比赛,接下来要从莲子堆里捧起莲子,跑到指定位置放下,看谁来来回回捧的多。

    成飞哀叹不是正宗吃货果然没经验。被莲子豆冰粥什么的灌个水饱也就算了,被莲子蟹米糕噎着时,竟然用一整瓶矿泉水往下冲!现在弯腰都费劲!

    他按了按肚子,“咣当咣当”的莲子水浪打浪,前浪拍到后背上,后浪还在乱咣当!

    女朋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个大笨瓜!怎么傻站着不动?吃错药了?”

    成飞幽怨地看着她,为什么别人的女朋友都喊亲爱的看好你哟、老公加油?飞吻、秋波连番轰炸,你却总用这种方式“激励”我?真当我是男朋友吗?

    “噗通”,一位刚开跑的老兄踩到莲子没稳住,摔了个四脚朝天,可他万分惊恐地瞪着天空!

    大家都有阴了天的感觉,不约而同地仰起头。

    一大片莲花状的诡异白云遮天蔽日,弥漫着炫目的光华。

    白云莲花的中心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略显沧桑却精光四射!

    眼睛突然消失了,白云莲花旋转起来,越转越快越转越快,中心形成了漏斗状,朝着比赛现场延伸下来。

    有人惊呼“龙卷风!”

    场面立刻大乱,哭喊着尖叫着,忙不迭地和亲友呼应着逃离赛场。

    成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那位亲爱的连蹦带跳,比兔子出溜得还快,根本没打算招呼自己。

    四脚朝天的老兄来个懒驴打滚想爬起来,却把愣在那里的成飞撞倒在莲子堆上。

    龙卷风带着成飞和莲子堆缩回了高空,好像把蓝天撕开个口子,嗖的一下穿过去消失不见了……

    成飞庆幸只经历了一下坐过山车的感觉就安然落地,奇怪的是趴在莲子堆上的造型一点没变。

    他慢慢站起来,面对着的是紧闭的大门,怎么像掉在了屋子里?抬头往上看,屋顶竟然有四层楼高!

    贴近屋顶扭来拧去的的巨型雕饰吸引了他,那是七八个人手拉手才抱得过来的黑色大圆柱,越靠门越细。

    他不由自主地盯着那雕饰转身看向另一头,原来是怒目血口的巨大蟒蛇。

    扯直了足有四五百米的巨蟒雕饰,像气球一样毫无违和感地悬浮着,更像是腾空搏击时被定在了那里。黑黝黝的鳞甲戾气逼人,山洞似的大口阴雾不散,比人还长的獠牙寒芒隐现,猩红妖异的巨眼泛着荧光,说不出的诡异和森冷。如果不是连长长的红信子都一动不动,越看越觉得是活的。

    成飞刚把视线放低就吓了一大跳!

    屋子正中盘坐着一位长发长须身穿长袍的老者,虽然离着七八十米,但两只眼睛异常清晰,略显沧桑却精光四射,和白云莲花中的眼睛一模一样!

    成飞想起了西游记乌云里的红灯笼,是以人为食的蟒蛇妖的眼睛。

    他猛地一激灵!伴随着孙悟空的招牌式动作脱口而出“妖怪!”

    老者凌空而起,宽大的袍袖像鸟儿的翅膀,一下子掠到成飞前面三四米的地方,“妖怪个头!居然做出猴儿吧唧的样子装傻充愣!你是冥华宗的小人还是巫族的鼠辈?竟敢在老夫面前昂首挺胸!”

    会飞!

    被网络小说熏陶多年的成飞又是一激灵!

    这间大屋子长两百多米宽三十多米,包括屋顶和地面在内,都用比床垫子还大的汉白玉砌成……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屋顶、四壁、花窗、地面都完好无损!

    他再看看紧闭的大门,不会是传说中的穿越了吧?

    尽管他听着“小人”“鼠辈”挺刺耳,却不敢拿这会飞的“鸟人”不当回事,更何况还有刀光剑影的感觉,连忙解释“我不是昂首挺胸藐视你老人家,实在是吃的太撑了,小人、鼠辈什么的和我没关系,如果我说是被风刮来的,你……信吗?”

    老者扫了一眼成飞的肚子,吃饱了撑的来捣蛋是不大可能,但被风刮来……吃那么撑还拿自己当树叶?

    老者的怀疑并没消除“若不是早有图谋,怎能在我从异界摄来莲子的时候出现?要逼我强搜你的意念海吗?”

    成飞心里一沉,自己是“被”穿越了!

    但他没时间多想,“强搜意念海”肯定不是好事,赶紧说“我趴在莲子堆上,被你用白云莲花龙卷风一起弄来的。”

    老者稍一回忆,有点印象,“你原在三尺外,何时趴在了上面?莫非见天象异变而心生胆怯,腿脚发软站不住了?”

    成飞刚要说被人撞倒的,老者却把袍袖一甩“罢了,不必解释了,我莲华老祖”

    成飞不干了“别呀!莲花老祖,这关系到名誉问题!咱的胆子可”

    “花什么花!是莲华老祖!”

    “是是是,莲华老祖,你老人家就别计较这些细节了。算了算了我不解释了,你把莲子弄来肯定有事要忙,我不打扰你了,麻烦你先把我送回去吧。”

    成飞觉得他凶巴巴的,留在这里有生命危险,没想到他叹了口气说“把你送回去颇费周折,但此事确属老夫一时大意,你且在这里做个记名弟子,保你衣食无忧。只是不得擅自离开,更不可泄露你的来历。”

    “啊?”

    “东华国九大宗三十六玄门一百零八个教派,御华宗乃宗门教派之首,我这御华阁更是连宗主都不可擅闯,在御华阁做记名弟子,出外行走时知府和节度使也得看你的脸色!若非老夫近来的心情不错,杀了你灭口不是省了许多是非?你就知足吧。”

    成飞的小心肝突地一跳,我的人品这么好!趴在莲子堆上穿越都能横着走!

    他不由得指着莲子堆问“莲华老祖,弄这些莲子干什么?又不是稀罕东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天地玄妙各有不同。莲子乃莲之精华,在这方天地,是成为掌气师和掌气师提升修为的好东西,争抢、破坏司空见惯,一年下来可归我御华宗支配的还不及这五分之一。”

    “掌气师?”

    “气,是万物流转的能量,气,是有质无形的生机。掌气师御使造化玄气,掌控万物气机。从小里说,掌气师是提升修为的坚实后盾、化解意外的有力保障,还可行医济世,炼器、制符、创阵、习练道兵等等也都以掌气师为尊,反过来也能乱气血、废经脉、断筋骨、裂脏腑、毁阵法、消封禁、损丹药、爆符器!往大里说,只要有强大的掌气师坐镇,必为一方霸主,甚至于飞天遁地碎山河、横扫千军灭万象,灭国兴邦不过是一念之间!”

    莲华老祖满脸都是你得好好感激我把你弄过来,“我御华宗,是掌气师的四大源流之一!小子,告诉老夫你的名字。”

    “成飞,马到成功的成,一飞冲天的飞。”

    莲华老祖笑意浮现“我御华宗的掌气师能大大增幅瞬移、御兽、踏浪、凌空的术法神通,你的注解竟然与之暗合。马到成功有迅速之意犹如瞬移,马虽是蓄养之畜也属可御之兽,一飞如踏浪,冲天即凌空,莫非冥冥之中真有天意?”

    趁着他高兴,成飞赶紧谋点福利“弟子一向喜欢轻松快乐和自由自在,初来乍到坏了规矩什么的,你老别太苛责了。”

    “老夫向来洒脱,你不拘于此间定式,正对胃口!”

    他突然收了笑容,用手指划拉了一圈“这是返老还童的玄阵,你别说一点感觉没有,不想变成婴孩就赶紧出去。”

    成飞这才注意到,他们笼罩在莲子堆溢出的轻雾里,莲子已现裂纹,莲华老祖年轻了不少。

    成飞也觉得活力更充沛,他踩着地上的图文空隙跳到外面,却在花窗前呆住了。

    窗外就像童话世界,群峰错落,峰顶圆滑,虹晕缭绕,高逾千米的巨大山峰犹如一片片碧绿的莲叶沐浴彩霞。

    其中的一座莲叶山峰上,悬停着一个露珠似的巨大雾球。

    缭绕着那座山峰的虹晕上,显现着水幕电影似的宏大影像。虽然模糊不清,但山脚下有上万人仔细观摩,若有所悟的比划着,还有凝神静思和闭目打坐的。

    莲华老祖说“玄气之叶一年多没出现雾球了,和雾球伴生的镜像会持续的更久,估计来参悟的数以百万计。各人的天赋和机缘不同,眼中的镜像也各不相同,虽然成为掌气师的万中无一,但多观摩没坏处,已经身为掌气师的也有助于提升境界和修为。”

    成飞兴奋起来,正要细问,却身不由己的看向屋里一个青铜灯台。灯台只有三四十厘米,底座像倒扣的铃铛,感觉有东西要冲出底座扑过来似的,他急忙告知莲华老祖。

    莲华老祖马上看过去,心神稍定,再细看成飞时环睁双眼“你吃了多少莲子?体内竟然运化的如火如荼!运化中的大批莲子会和金脉银莲子相呼应,老夫硬吃下两大碗水煮莲子,才能用秘法调度金脉银莲子的威能从异界获取莲子并加成阵法,但金脉银莲子对你的呼应强于我十倍!你”

    莲华老祖突然住了口,有些懊恼地死死盯着成飞。

    成飞轻叹一声,“看来我知道的太多了,师父啊,你不会杀人灭口吧?是你说漏了嘴,不是我的错哎!”

    莲华老祖沉默良久才开了口“万年祖训,非御华阁真传弟子,不能知晓人族核心机密!也罢!你颇对老夫胃口,你若参悟成功,在意念海里凝结出莲池,就踏入了掌气师的门槛,我可勉勉强强收你为第三个真传弟子。”

    忽然从屋顶传来怪异的声音,像长久保持同一姿势后,一活动就出现的筋骨磨合的响动。

    青铜灯台也发出刺耳的金属磨擦声,颤动不已。

    莲华老祖勃然变色,“坏了!我的阵法调度了金脉银莲子的威能,你又和金脉银莲子强烈呼应,这厮便冒险用度念之法断绝封印的力量之源!”

    他手中浮现炫目的白色云气,迅速凝成宝剑的模样,立刻瞬移到青铜灯台的周边刻画图文,汉白玉地面碎屑迸飞!

    图文飘荡出白色灿芒,就要环绕起灯台时,灯台的底座砰然开裂,一蓬绚丽的虹光像脱了缰的野马冲了出来,直向成飞扑去!

    莲华老祖立刻念动玄奥的词句,成飞面前云雾升腾,化作一道道白色屏障。

    虹光击溃了最后一道屏障时,瞬移过来的莲华老祖用左掌抵住云气剑进行阻返。

    一声闷响,云气剑消于无形,他的左掌心被打穿了,但伤口边缘一层近乎透明的玄妙气息扯住了金脉银莲子。

    成飞看清了鸡蛋大的金脉银莲子的真容,毫芒流动的鸟笼似的金色纵脉,包覆着水银似的摇曳着虹光的莲子。

    突然,“噗”的一声!金脉银莲子冲进了成飞口中!

    莲华老祖顾不得玄妙气息崩散后血涌如注的伤口,对着目瞪口呆的成飞大吼“快吐出来!”

    成飞连忙摸摸颈后,谢天谢地没打穿!呲开牙摸摸,一个没掉!嘴里空空的,也没被噎着,真把鸡蛋大的宝物咽下去了?怎么才能吐出来?

    头顶上不断传来筋骨磨合的声响,雕塑似的四五百米长的巨蟒,竟然在舒张扭曲的肢体!散播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压!

    莲华老祖盯着成飞右手一晃,又凝成一把云气剑。

    成飞心知不妙,带着颤音问“你想干什么?”

    “人族将危!如果你没办法吐出来,只有剖开你的肚子取出来了!”

    成飞暗暗叫苦,留在这里果然有生命危险!这师父太不靠谱了!

    “轰隆隆”连声巨响,巨蟒腾空而起,御华阁轰然解体,屋顶和四壁破裂成千千万万的汉白玉块,四射飞溅,群峰震颤,惨呼声、哀叫声此起彼落,林木倒伏声、岩石崩毁声不绝于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