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末日乐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末日乐园》正文 1582 工蚁屋一柳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搞什么鬼啊啊啊——”

    在急速奔跑的过程中,的银光抖成了不断摇晃的一团,反倒叫人看不清周围了——但即便是只靠刚才那一眼,林三酒也知道自己现在该做的是赶快跑。

    当黑影初初笼罩上她的时候,她的危机感竟然一点儿都没冒起来。

    因为这影子太大了,甚至超过了打磨剂能照亮的范围,远远地融进了黑暗里,叫人一时意识不到这居然是一个生物——

    直到林三酒下意识地一转身,与身后的东西四目相对时,这才傻了。

    人的一生中,能够见到几次足有四五层楼高的……螳螂?

    林三酒将手里的亮光抬高了一些,正巧照亮了它两只灰白得如同死泥球似的眼睛——显然是因为生活在黑暗之中,眼睛已经退化了——螳螂似乎有所感应,光芒才刚照上来,一道长长弯弯的黑影就从半空中凌厉地破空而下。

    傻子也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以这只螳螂的体积来看,要是被它的两只镰刀击中,恐怕登时就会变成稀烂的一团。

    林三酒连多一眼都没敢看,转身就跑。昏暗中,也不知道四周的黑暗里是不是还潜伏着别的危险,她只好憋着一口气朝前方巨大苹果的所在之处逃——至少刚才她看了半天,也没发现苹果有什么异样的,总比其他地方来得安全些!

    身后立时传来“隆隆”的沉重响声,听起来就像是一栋楼拔地而出、追逐着她一样。这螳螂明明连眼睛都退化了,但镰刀的攻势却一下比一下精准——比林三酒整个人还大的前爪好几次险险擦着她的身体过去,风势将她掀倒在地,她就手忙脚乱地打个滚,翻起身继续跑。

    至于战斗,林三酒是连想也没想过。

    先不说光线暗得完全占不到便宜,就算只是拆一座同样大小、不会反击的楼房,都足够她费劲了!

    苹果比她想象得更远——这一段路,以林三酒的速度竟也足足跑了十多分钟。勉强又躲过了脑后几次尖啸的风声以后,在水波一样剧烈晃动的银光里,她终于渐渐地靠近了苹果。

    林三酒顿时觉得自己方才吃惊得太早了。

    如果不是刚才从远处看清楚了一个大概,恐怕她现在根本连这是什么东西都认不全——在苹果的底部抬头朝上看,只有一片朦胧、庞大的黑影,在昏暗中划出了一条隐隐约约的曲线。

    这得有多大啊……?

    心里一边惊叹,林三酒脚下也一直没停。她拿出了最大速度,几乎是转瞬之间,已经扑到了苹果的脚下。

    ……诶?

    脚步顿了顿,她这才觉出了一点异样。

    刚才隆隆的声音消失了,时不时便会尖啸着袭来的风势也不见了——她转过身一看,不远处那个模糊的巨大黑影停在了原地,代表螳螂头的影子左右转了转,竟然没有追上来。

    因为奔跑时拎着不方便,林三酒便把它攥紧在手里,此时的银光从她的指缝间泄出了零零散散的一点,就被黑暗遮掩住了,以至于一切都看不大清楚。

    不远处,螳螂的影子动了动,似乎在犹豫什么,随即竟然慢慢地开始后退——没过一会儿,它便彻底消融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林三酒全身“唰”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有点不敢回头看了。

    后面不是只有苹果吗?

    ……到底是什么,让那只螳螂感到了危险?

    从林三酒后脖颈上立起的每一根寒毛,都恨不得像天线似的,心惊胆战地探听着空气里的动静。

    侧耳听了听,身后一片安静。

    林三酒生怕惊动到什么,极缓慢地一点儿一点儿转过了身。面对那一片模糊的黑暗,她慢而无声地抬起手,打开手指——银光登时重得自由,瞬间染亮了眼前的一小片。

    ……第一眼看起来,她只觉得这个苹果的表皮有些古怪。

    既不红也不绿,皮一看就非常厚,透着一种不知怎么叫人觉得有点恶心的肉粉色。它大概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不短了,在林三酒的脚边,她还能看见一片一片不新鲜了以后泛起来的黑色,像大片霉斑似的。

    虽然这苹果看起来很诡异,但似乎并不危险……啊——?

    心里的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苹果忽然左右摇摆了一下,林三酒以为它要发生什么异变,刚要一蹬脚跳出去,却见它并没有朝自己而来,反而直直地拔空而起,竟然像飞升一般离开了地面。

    “这……”林三酒稳住身子,楞楞地吐出了一个字。

    苹果怎么会突然飞起来?

    她心里仍然大惑不解的时候,猛然之间不知从哪儿亮起来的刺眼光芒,一下子将周围映得如同雪地白昼似的,与它相比,简直如同黯淡珠光,不值一提——光亮来得太突然,林三酒忍不住闭了闭眼,过了半秒才终于又强迫自己张开了眼睛,半眯着眼朝身周望去。

    半空里,有一张脸正直直地盯着她。

    林三酒浑身一下子就凉透了。

    那个突然之间飞起来的苹果,原来并不是飞起来了,而是被这个“人”捡了起来,握在手里。

    而螳螂为什么会突然退走,原因也一清二楚了:并不是苹果有什么问题,而是它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发现了这个站在苹果后面的巨型“人”,因此才慌得连眼前的猎物都不要了,掉头就跑。

    ……说是人,也只是因为林三酒一时想不到什么词来形容它了。

    这是一张扁平的脸,硬角质的皮肤在脸部下方裂了开来,才叫人意识到原来是嘴。它的嘴巴很长,边缘深深地开到了耳朵旁边——如果它有耳朵的话。

    不管是皮肤上的纹路也好、那双毫无感情色彩,专属于冷血生物的眼睛也好,都让林三酒恍惚想到了蛇。

    然而这张蛇脸下,却还有一只五趾颀长、正抓着苹果的手。与林三酒视线平齐的地方,她就看不出来那是什么身体部位了:因为实在太大了,前后见不到头,只有一片覆盖着棕黑色花纹的皮肤,浮现出硬角质的纹理,皮肤上每一块自然形成的小圆斑,都跟她的头一样大。

    它很显然是正处于一个弯下腰来的状态,因为林三酒目光一扫,就彻底连最后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在这一只蛇脸人的身后,遥远的高处上还漂浮着许多张相似的脸。至于它们的身体,由于离得太远,只能在雾气一样的空气中,朦胧地看见一个轮廓而已。

    她只觉脚底冰凉,一动也不敢动,不知道这些怪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处置她——在这样的体量差距上,林三酒觉得自己的反抗大概不会有任何成果。

    然而过了好半晌,蛇脸人却直起腰,转过了目光。林三酒一愣,眼前巨大角质皮忽然开始挪动起来,伴随着一节一节的花纹从眼前爬过,脚下也传来了微微的震颤——看来它正在掉头离开。

    来不及想为什么,林三酒慌忙像那只螳螂一样转头就跑,一直跑到了一个差不多安全的距离,一头扎进了几棵植物里,心脏才好像再一次恢复了砰砰的跳动。

    如今有了光亮,她也看清楚了:这几棵比她还高半个头的植物,只不过是普通的小草罢了。

    与其说惊讶,不如说这才是意料之中。

    林三酒苦笑了一下,想了想,也差不多明白了。对于这个蛇脸人来说,林三酒顶多也就一只蚂蚁那么大,虽然蛇脸人的目光正对着这个方向,但如果不是弯下腰仔细找,谁会发现一只躲在草棵里的蚂蚁?

    她觉得连番意外之下,自己脑子都乱成了一团浆糊——她稳了稳呼吸,悄悄地探出头去。

    ……要一直将脖子仰到极限,她的目光才能勉强越过地上的草丛,将远方半空中的情形看清楚。

    正如林三酒所猜测的一样,这里没有天空。

    笼罩在她头顶极高处的,是一片嶙峋的岩石层;在一个蛇脸人手中光球的映照下,块块岩石明暗交接,在线条严峻的阴影中越发清晰了。

    从岩石穹壁直直落下几千米的地方,是几棵高大的苹果树——当然,从林三酒的角度看起来,她只能看见一个局部;还是看见了刚才那个蛇脸人举起手中的苹果,指着几棵树似乎在对同伴说着什么的时候,她才连蒙带猜地想到,苹果大概正是从树上掉下来的。

    不光是苹果,连她也是从这棵离得最近的苹果树上掉下来的——

    看着像悬崖峭壁一样高耸的树干上,刻着长长的一道刀痕,林三酒忍不住浮起了这个念头。

    在雪地白昼似的光芒下,刚才的螳螂早已不见了踪影;四周看看,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林三酒看了一眼远处不知在互相说些什么的蛇脸人,忽然从草棵里钻出来,迅速朝苹果树跑去。

    在极温地狱里,她就爬过几千米的峭壁;此时攀爬这不比峭壁差多少的树干,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了——除了要时刻注意着周围免得被什么巨大生物袭击了之外,林三酒爬到一根树枝上的过程,倒是出乎意料地顺利。

    这根树枝的末梢,正挂着两三只一模一样的肉粉色苹果;没有了不新鲜的灰黑色,它们看起来反倒更加恶心了一些。

    ……树根在星球的另一面上吸收了那么多生物,就是为了结出这些怪果子吗?

    林三酒盯着那几只肉光致致的大苹果,心里充满疑惑。

    以兔子他们被吸进根茎的时间来看,大概此刻仍然在树干中的某个地方……但是怎么找呢?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一只生着长长五趾的手忽然不知从哪儿伸了出来,拽下了一只苹果,顿时带得树枝一阵猛烈摇晃——要不是林三酒此刻相比之下实在太小了,树枝对她来说简直像金门大桥一样,非得给这一下摇晃下去不可。

    扁平的蛇脸从树的另一端露了面,竟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附近的。

    林三酒吓得一缩头,见它没有朝自己的方向看,这才壮着胆子瞧了瞧——这家伙虽然生了一对手臂,但身体看起来却仍然是一条蛇的样子,只是蛇身的上半截肌肉异常发达,倒让人想起了人类的胸肌和腹肌。

    蛇脸人一点也察觉到有个小东西正在观察自己——它此刻眼里只有手里的苹果,似乎很满意的样子。随即它张开了大嘴,整张脸顿时被一分为二,一整只苹果一下就消失了在它的喉咙间。

    当它合上嘴的时候,一阵刺耳之极的尖声哭叫这才隔着皮肤,隐隐传进了林三酒的耳朵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