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出海(四千字大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碧空之下,万里无云。

    在苍茫无际的大海之上,一名青衣少年脚踏九窍行空舟,独自一人御风而行,向茫茫大海深处飞去。

    九窍行空舟遍体幽兰,凌空飞行之际,从小舟前端放出若有若无的蓝光,形成一个椭圆形的蓝色光罩,将他护在其中,不受海风侵袭。

    这名青衣少年不是旁人,正是从太阴岛离开的白城。

    当日,白城辞别周总管、鲁大师,离开太阴岛之后,并未折返计都岛,而是架起九窍行空舟,直接往南面大海之中行去。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先后错过了灵图道长与帕卡道长的拜访,对他来说,这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一时之间也很难说的清楚。

    九窍行空舟速度极快,乃是太阴岛其中御空法器之中速度第一,每个时辰足可飞行六百余里。

    白城气血既强,修为又高,一口元气充足,从昨日离开太阴岛开始,到现在已飞了足足一日一夜。

    粗粗一算,从他离开太阴岛到现在,已经差不多飞了七八千里。

    连续飞行一日一夜,白城虽然精力充沛,但也感觉有些疲惫。

    白城足尖轻轻一点,九窍行空舟骤然转换方向,前端向上翘起,徐徐向高处攀升,足足攀升到三百丈以上,方才止住不动。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海图,随手抖开,细细查看,片刻之后,他举目远眺,向四下张望,随即调转方向,向东南方向行去。

    不到半个时辰,在他身形下方,已出现了一座小小的岛屿,这座岛屿虽小,只有方圆二三里,却是郁郁葱葱,树木繁茂,显然是有淡水涌出。

    这张海图是风诺道长所藏,将九曜列岛周围,方圆数万里之内的海域全都标画清楚,那些岛屿可以落脚,那些岛屿可以存身,甚至包括那些岛屿有化外之人。

    这座小岛在海图上标做小戟岛,岛上一汪山泉极是甘甜,风诺道长往日曾在暂时落脚。

    白城足尖向下一点,按落九窍行空舟,飘然落在岛屿之上。

    九窍行空舟离地三尺,悬浮不动,收回淡蓝色光罩,逐渐停了下来。

    白城轻轻跃下九窍行空舟,随手拍在舟上,手腕微微一抖,九窍行空舟忽然消失不见,就好似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他对心神世界之中那间玉屋运用的已极为熟悉,意识进出之际,不过短短一瞬。

    寻常人便是守在身旁,也只会看到他手上的东西骤然消失,完全看不出来他在瞬间之内,曾经出入心神世界。

    白城站在海边沙滩上,五指向海中一挥,五道白色劲气****而出,穿入海浪之中,如同绳索一般,绑起几条又肥又大的海鱼来。

    他蹲在海边,并指为刀,划开海鱼腹部,刮掉身上鳞片,将几条鱼洗剥干净,方才勾住鱼鳃,施施然向山上走去。

    在山中捡了几根枯枝,又寻到一处甘甜的山泉,白城在一块圆石上坐下,在石边点燃篝火,将海鱼用树枝穿起,置于篝火之上,慢慢烧烤起来,片刻之间,焦香四溢,一股鱼肉的鲜香扑鼻而来。

    白城狠狠咬了几口,压下腹中饥火,方才低声说道:“清虚前辈,弟子一路前来,不断向海中瞧去,发现这处海域的大鱼已有三四丈长了,难道还是不堪用么?”

    “此处还是离海岸太近,真正的海中巨兽绝不会在此处盘踞,这样大小的海鱼也没什么用,你再往前行个两三万里应该就差不多了。”

    白城点点头,说道:“弟子明白了。”

    说完,他闭上嘴不再说话,专心致志烤起手中海鱼,脑海里不由得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当日,计都岛上,竹楼之中。

    清虚道人在玉屋之中,以玉鼎中升起的一道白烟,向他演示了三千六百种周天符文。

    白城知道这是旷世难逢的大机缘,当下放下手头所有事情不管,一心一意守在心神世界之中,跟着清虚道长领悟起三千六百种符文来。

    与藏经阁或太阴岛中残缺的符文记录不同,清虚道人深不可测,对符文的感悟已到极限。

    他演示出的每一种符文,都能显化出符文本身的真意来,并无任何残缺之处。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白城拼命的关系符文,一旦观想成功,便会在琉璃世界之中,显化出对应的金色符文,与他原先通过地火八荒柱观想出的八枚金色符文在一起,漂浮在紫色龙鱼身旁,灼灼放光,永不消失。

    清虚道人境界高深,演示极妙,白城心神强大,观想极快。

    不过十余日的功夫,他便将三千六百种符文周天尽数观想成功,尽皆凝练成金色符文。

    一时之间,三千六百枚米粒大小的符文聚在心神世界之中,随着紫色龙鱼的游动,如同夜空之中的点点萤火虫一般,一眼望去,煞是好看。

    将所有符文凝练成功之后,白城一时之间竟感觉有些茫然,他来九曜列岛本是要研习符文之术,原本以为要耗时数年,乃是更久方能达成心愿,没想到如今这么简单便达成心愿,一时之间,竟不知下一步要做什么。

    不过他只在这种迷茫的感觉中沉迷片刻,便又清醒过来。

    三千六百种周天符文虽是旷世难逢的机缘,但对他当下来说,却无什么用处,并不能有效提高他的战力。

    符文之道用途在两个方面,一者在于修行,却要攀上炼神阶之后,方才显化符文之力,他如今还差了一筹。二者在于炼器,但也要炼神宗师,方才能着手炼器。

    白城一时间竟有了一种,空守宝山而不自取的感觉。

    要想打破这个尴尬局面,他只有迅速攀上炼神阶,方才能运用符文之力。不过要想攀上炼神阶,他却面临两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一来他心神世界曾经受创,虽然历经数次弥合修补,却仍留有暗伤未愈,平时修炼倒也不妨,但想要攀上炼神境界,那是难于登天。

    二来他突破练气境界不久,虽然屡经奇遇,但终究欠缺打磨功夫,五脏六腑之中还有诸多隐穴未曾打通,想要攀上炼神阶,还不知要多少时日。

    这些问题他本可向风诺道长求教,但是风诺道长把他带到九曜列岛之后,便匆匆离去,消失不见,再也没在岛上出现过。

    他一时之间也无人可以请教,不得已只得返回心神世界,将面临的种种问题,向清虚道人诉说一遍,请清虚道人指点一二。

    清虚道人听过白城面临的种种难题之后,稍微沉吟片刻,便给他出了两个主意。

    一是针对心神世界的伤势。清虚道人言道,他既已学成三千六百种周天符文,不妨运用这份符文学问,接下功勋坊中发放的任务,再以功勋点数从功勋坊中购买北方佛门舍利,以此疗养心神世界所受的伤势。

    据清虚道人所言,想要解决白城心神世界所受的创伤,并非只有北方佛门这一条路子,只是其他几种方法需要的材料更加珍惜,相较而言,北方佛门的舍利已算是最容易获取的材料。

    二是针对五脏六腑之中的隐穴。据清机道人所说,五脏六腑之中的隐穴之所以难以打通,除了隐穴位置难以测度之外,还有相对经脉而言,内脏相对脆弱,稍不留神便会被内气所伤的缘故。

    自从接受过北冥剑中传来的神秘暖流,白城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气血旺盛,筋骨强悍,算得上天下一流。

    但在清虚道长看来,白城的肉身远算不上强悍,以他的标准来说,甚至只能算得是中等偏下。

    清虚道人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以北冥剑斩杀生灵,吸取生灵身上的精元,补益体内气血,强化五脏六腑。

    如此一来,一举两得,他不但可以强化筋脉,而且可以加快打通隐穴的速度。

    白城闻言,提出心中疑虑,北冥剑虽能吸取他人体内精元,短时间看来极为有利,但却会将异种精元,混在自身精元之中,时日一久,岂不是玩火**?

    清虚道人却道无妨,他已探查过白城的肉身,发觉白城所修的“破玉归元诀”算是不错,最擅长纯化精元,纵然吸取的精元有稍许驳杂,也能迅速同化,不至于留下后患。

    再者来说,要想避免精元驳杂,也不是没有办法。清虚道人言道,白城以往斩杀的敌手,不是武林高手,便是山中妖物,总之都是后天修炼过的生灵,一身精元经过功法运转,属性有所变化,这才化作异种精元。

    若要避免这个隐患,白城只需寻找气血庞大,精元旺盛,偏偏又没有经过修炼的生灵,将其斩杀之后,再吸取其本命精元即可,算来算去,距离白城最近的只有海中生灵。

    清虚道人便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去深海之中,寻找海洋巨兽,多多斩杀几只,积蓄体内精元。正是因为如此,白城才换取这件九窍行空舟这,一路往深海赶路。

    他本以为九曜列岛身为陈国机密重地,想要离开此地,还要经过重重关卡。

    谁知,他身为风诺道长的亲传弟子,谢道人一脉的徒子徒孙,只要谢道人与风诺道长不管,其他人并无权约束。元龙宫以往也只靠管控舟楫、补给的方法,来限制谢道人一脉的弟子出行。

    如今谢道人深居简出,向来不在人前出现,风诺道长则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前往何处。

    他要出海又无需舟楫、补给,仗着御空法器随意行走,所需补给也可放在玉屋之中,一时之间,竟来去自如,无人约束。

    这一日一夜,他在海上御空飞行之时,随口与清虚道人攀谈,讨论自身功法与未来道路之时,竟发现了两个意外之喜。

    头一样惊喜是关于他自幼修行的《破玉归元诀》。白城隐去破玉归元诀的来历不提,只说是奇遇所得,共有淬体、练气、炼神三篇,将其中功法与清虚道人细说一遍,请求清虚道人评点一番。

    清虚道人听过之后,对这门功法评价极高,甚至还在《雷声普化万物生灭经》之上,说其能纯化精元,打牢基础,为日后修行打下极厚根基,乃是一等一的入门法诀,在炼神阶之前,不必兼修其他法门。

    不过,清虚道人也说,这门功法既非根本大道,也非杀伐之法,只能是修行入门所用,待日后突破炼神阶,还需重新选定根本功法才成。

    但是,以清虚道人估计,这门功法所修炼出来的破玉归元气,可以随心所欲,与其他种种真气相融,倒是无需担心后继功法相生相克的问题。

    第二样便是他从玉田府得来的《死亡光线》。这本秘笈是他在玉田府斩杀化形妖物常飞龙所得,其中充满了扭曲怪异的文字,只是看上一眼,就感觉恶心想吐。

    因为这本秘笈极为诡异,他一直都没把这本书带在身边,上次清虚道人才没能看到。他这次离开计都岛,自然要将这本秘笈带走,以防他人寻到。

    将这本秘笈存入玉屋之后,清虚道人竟然一反常态,微微有些诧异,问他从何处得来这本秘笈。白城当下一五一十,将秘笈的来历讲述一遍。

    清虚道人沉吟许久之后,方才说出这本秘籍的根脚,原来这门功法既非佛道两门的法诀,也非妖族嫡传的功法,而是太古魔道留下来的法门。

    只是太古魔道破灭已久,修行界中已极难遇到,不知常化龙是从何处得来的这部功法。

    清虚道人言道,太古魔道的功法最重杀伐,乃是一等一的杀伐利器,这部功法虽然诡异邪恶,不适合人族修行,但就此放弃实在太过可惜。

    不过,他可以将这门功法修改一番,改成适合人族修行的法门,再传授给白城,白城自然大喜。

    清虚道人又说,他虽然暂居在白城的心神世界,但也传授给白城三千六百种周天符文,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作为修改这门功法的代价,他却要白城答应他一件事情,需要白城在晋升炼神阶之后,为他搜集一种叫做虚空铜的材料。

    白城略作思索,便一口答应下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