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章 门中变化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山中寒气尚未散尽,一弯斜月半悬天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太乙山脉西侧,有一个小山谷,叫做忘忧谷,谷底一汪寒冽的清泉顺山势流淌,犹如长剑一般,将山谷一分为二,山谷两侧的草木在泉水的润泽下,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从谷口进山,沿着山泉逆流而上,约三四里远,有一片十丈方圆的练武场,场边搭了一间松木屋,最近七八年,白城大多数时候都住在这里。

    推开房门,白城吸了两口屋外的冷空气,提了提精神,沿着一条小道,往山谷中走去。

    差不多走了一刻钟,白城来到山谷深处的一座坟墓前面,这座坟墓通体由紫雾青冈石砌成,坚固异常,千年不朽,坟前立着一块玄武岩的墓碑,上面刻着一行大字“白公铁寒之墓”,墓碑两侧立着两个风磨铜的烛台,正前方放着一个紫铜鎏金的香炉。

    站在坟前,白城从袖子里抽出一炷香,点燃了插在紫铜香炉里,又清理了一遍坟旁的杂草,方才转身回去。

    十五年前,白城在一个大雪天,向白铁寒表明自己要学武的意愿之后,又用了整整用了三天时间,终于成功的让白铁寒相信,自己是确实是天界星君转世。

    往后的几年,白铁寒教白城修行武道,白城跟白铁寒聊“天界”见闻,也就是上一世在地球上的事情,俩人对外称师徒,对内则亦师亦友,过了几年快活日子。

    然而好景不长,十年前,江华府来了一名邪道高手,“烈手人屠”烈北山,此人不但武艺奇诡,而且生性残忍,在江华府中一夜之间劫掠了十八家豪商,并将江华府守将张一辰与一门老小尽数以“黑水毒烟”毒杀,方才心满意足,扬长而去。

    江华府是飞星门的势力范围,白铁寒身为掌门,守护一方平安责无旁贷,得知此事之后,便洒下人手,寻到烈北山,后来,终于江华城外十里的柳林中找到,便亲身前往,与其大战一场。

    激战之中,白铁寒以“长空指力”穿透了烈北山的头颅,但也中了烈北山一口毒烟,连夜赶回飞星门时,已毒气攻心,无药可治,匆匆交代了几句遗言后,便过世了。

    白铁寒过世后,白城将他按照生前意愿,葬在“忘忧谷”,自己在门中又住了几年,等到年纪稍大一点,便从飞星门里搬了出来,在“忘忧谷”结庐而居,这一住便是七八年。

    从坟前归来,白城看看天色还早,进屋换了一身青色劲装,来到来到练武场当中,开始每日的功课。

    气沉丹田,虚领顶颈,白城站好桩法,运转气血,猛然一声清啸,双掌齐挥,脚踏七星,如鹤舞鹰翔,龙腾虎跃,练起苦修多年的“破玉十三式”来。

    这套武功并不是白铁寒所传,也不是飞星门的功法,而是白城第一次入定的时候,脑海之中自然浮现的功法,包括一套内功心法“破玉归元诀”和配套的外家功夫“破玉十三式”。

    这套武功白城练习多年,发现其中博大精深之处,远远超过飞星门所传的功法,于是将这套武功作为主修功法,把飞星门的功夫配套使用,十年苦功下来,他武功已有小成,这会练起来只见场中青影闪动,拳脚纷飞,高起低落之间,有如行云流水,时而身形如电,疾走无声,时而一步一印,震如雷霆,若是有武林高手在当场,便会知道白城这一身武功已经易筋小成,在如此年纪的少年身上,简直不可思议。

    白城正练的高兴,忽然听到有马蹄声从谷口处传来,于是收住架势,向谷外瞧去。

    抬头望去,只见远处一人双马,从谷外疾驰而来,前面是一匹红马,上面坐着一位身着宝蓝色长衫的俊俏青年公子,后面一匹白马紧紧随,寸步不离。

    来到白城面前,蓝衫公子纵身下马,长揖到地,说道“大师兄一向安好,小弟奉掌门之命,特来迎接白师兄回归门派。”

    白城笑笑说“李师弟一路辛苦,不知掌门有何要事,要我回去?”

    李师弟笑道“门中的大事,我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怎么能够知道,还是请师兄回去问吧。”

    李师弟口中这位掌门,白城的师叔柳青山,当年白铁寒过世后,白城年纪还小,前任掌门张乘云又联系不上,所以门中推举二师兄柳青山暂任掌门之位。

    “忘忧谷”与飞星门驻地同在太乙山,相距不远,骑马一个时辰就能赶回去。

    多年未曾归来,纵马来到山门前,白城抬头望去,只见山中新建了许多阁楼,上面雕龙刻凤,做的十分繁复,伸手指着这些亭台楼阁问道“李师弟,当年我离开门中时,还没建这些亭台楼阁,看来这些年里咱们飞星门宽裕不少。”

    李师弟说道“师兄有所不知,前两年盗匪横行,州牧陈大人请咱们门中几位长老出手,逐走了苍州几伙盗匪,后来朝廷赐下来几座山场。前年江长老巡视山场时,在其中一座山里发现了上好精铁矿,从此门中财源广进,日进斗金,柳掌门也是见门中宽裕,才这些台阁。”

    白城一怔,问道“师弟所说的江长老,是三年前从青州来,加入门中的江放鹤江长老么?”

    李修元说道“正是这位一剑压服青苍寨,单掌击退九龙门的江长老。”

    白城点点头,不再说话。

    走了小半个时辰,白城来到祖师殿前,门前几个弟子正在殿外练武,见白城过来,连忙过来纷纷向白城行礼。

    白城一一还礼,说道“掌门急召,我先进去拜过掌门,再出来与各位师弟叙旧。”

    诸位师弟连忙闪开一条道,让白城进去。

    白城正准备进入祖师殿,忽然听到背后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白师哥!”

    白城心中一动,转过身来,只见一位身着粉色长裙,头戴青玉发簪的小姑娘向自己跑来,笑着说“我当是谁,原来是柳二妹妹。”

    这位柳二妹妹是现任掌门柳青山的二女儿柳竹云,从小与白城一同长大,当年还在门中时,整天追着白城屁股后面跑,后来因她是女儿家,在门中学艺不便,七八岁时,被掌门送到泽州小寒山,拜在“三尺飞虹”丘女侠门下修行,不想今日却在此处见到。

    柳竹云跑到近前,望着白城,两眼微微泛红,说道“白师哥,这些年不见,我可想死你了,屡次要下山来看你,都因技艺未成,师父禁令不许下山,我在山上还大哭了几场。”

    白城见她说的伤心,心里也有些伤感,说道“柳二妹妹,这几年我也时常想到你的。”

    柳竹云听他这么一说,双颊微微泛红,低头拉起白城的手问长问短。

    说了几句,白城说道“时候不早,柳掌门让我回来见他,我再不去,他老人家该等急了。”

    柳竹云轻轻一笑说道“白师哥不用着急,爹爹一早便让我在这里等你,传话说,今天他要同其他三位长老,一同召见诸位入室弟子,让你来了不要先去见他,现在这里等上片刻,等到祖师殿钟响,再行入内。”

    见白城答应,柳竹云眼珠一转,拉着白城的手说道“白师哥,在这等好无聊,那边竹亭边上养了各色罕见的奇花,你陪我去瞧瞧。”

    白城正好也要瞧瞧门中变化,便跟她一起走了过去。

    两人沿着一条小径前行,绕过一片紫竹林,不多时便来到一座青竹亭前,只见竹亭四周种植了许多奇花异草,这些花草皆是陈国各处州府的罕见品种,能够一一采集到此,也是费了一番功夫。

    两人看着各色奇花异草,聊些过往事情。

    说着说着,柳竹云突然闭口不言,白城转头去看她,只见她轻轻转身,眼光避过白城,随即微一低头,将头上玉簪拔下,一头乌发顿时垂落肩头,细声说道“白师哥,这支玉簪是我娘临终前留下来的,我和姐姐各有一支,师哥你瞧瞧这玉簪,雕工可好。”

    说罢,将手上玉簪缓缓递向白城。

    白城抬头一看,只见面前的柳竹云,清丽脱俗,宛若出水芙蓉,不由一呆,却不知是接好,还是不接好。

    正在犹疑之间,忽然眼前青芒一闪,柳竹云右手疾挥,竟以簪为剑,直刺白城咽喉。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