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四章 洗髓丹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一招毫无征兆,可谓风云突变,犹如晴空霹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白城只觉眼前青光一闪,一股劲风袭来,激的喉头隐隐发麻,但他两世为人,定气凝神的功夫已非同小可,此刻虽惊不乱,身形一晃,脚踩八卦,已不退反进,欺身进步,赶到柳竹云右侧,随即右手由脊椎发力,经肩肘传送,甩手成鞭,搭上柳竹云的右肘,紧接着掌如蛇绞,顺势一抽,便将柳竹云重心带偏,向前跌去。

    眼见柳竹云即将跌倒,只听她口中轻咤一声,腰身一卷,竟然如云朵一般,于不可能间腾空而起,随即腰腹发力,两只秀足一前一后踢向白城的咽喉,使得是小寒山得意功夫“湘君挑帘”,这一招腿法,乃是小寒山前辈高手观前朝国手顾恺之的“湘君踏波图”所悟,出招之际,如人在水雾之中,若有若无,对手往往不及发觉,便已中招。

    白城见她招式厉害,不愿硬接,便双膝微微一曲,身形后撤,闪过这两脚,同时右手猛一发力,将柳竹云向斜上方掷去,随即以流云步法,如静水行舟,滑到柳竹云身后,双掌浅浅发力,将尚在半空中的柳竹云顺势一推,飘出三丈多远。

    柳竹云久在小寒山学艺,最擅轻功,此刻虽被掷于空中,却不惊慌,轻轻折腰,便已飘然落地,随即摆开架势,准备揉身再战。

    白城轻轻一笑,说道“柳二妹妹还要开玩笑么?”

    柳竹云脸色一寒,狠道“谁跟你开玩笑!”

    白城笑了笑,却不说话。

    柳竹云见他笑话自己,脸颊绯红,低低哼了一声,一转身一跺脚,竟然跑开。

    白城眼见柳竹云跑远,也只有原地苦笑。

    柳竹云虽出手凌厉,白城却知她并无杀意,这并不是白城自己猜测,而是他修行心法的特点。

    白城所修行的“破玉归元诀”,主旨“衔烛照远”,取的是上古神龙烛九阴“口衔神烛,照八方幽暗”之意,最擅长感应他人情绪、动作以及气机的变化。

    也许是二世为人,精神比常人旺盛的关系,白城修行这门武学以来,进境极快,功力虽然还比不上当年白铁寒,但招数之精纯,感觉之灵敏,已超过白铁寒当年,不但能对同辈之人的招式、情绪见微知著,就连门中几位练气高手的气机反应也能感知一二。

    见柳竹云走远,白城站在亭中,朗声说道“不知是哪位师弟在此,还请现身一见。”

    白城话音未落,紫竹林中走出一位白衣公子来,此人身着白绸长袍,腰间悬着一柄长剑,背后斜背着一个天青色包袱,手中握着一支潇湘竹笛,含笑说道“小弟江一帆,见过白师兄。”

    白城略一思索,问道“不知师弟与江长老怎么称呼。”

    江一帆笑道“正是小弟叔父。”

    白城问道“却不知何故,劳烦江师弟为何在林中久候?”

    江一帆哈哈一笑说“小弟一大早便奉叔父之命在殿前等候师兄,却见师兄被柳师姐约走,便不得已跟了过来。”

    白城一怔,问道“在下与江师叔一向不曾来往,却不知何事烦劳师弟等候。”

    听到白城问话,江一帆将身后的包袱取下,正色说道“三年前白长老于江华府仗义出手,诛灭邪道高手烈北山,江华府一府百姓至今感恩。只是烈北山还有两个结拜兄弟,乃是同为黑榜高手的‘万里独行’范良钰与‘合欢扇’莫羽,这二人事后大放厥词对白长老英灵不敬,故此门中多次对此二人进行搜捕,不过这二人武功既高,又党羽甚多,多次搜捕竟一无所获。幸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年多前,叔父得知此二人在清风山一带出没,于是前往搜寻,与二人道左相逢,便将二人的兵器取回,让我带给白师兄。”

    说罢,江一帆将手上的包袱递给白城。

    白城伸手接过包袱,冲江一帆拱手说道“江长老高义,白城必不敢忘。”

    江一帆见白城接过包袱,拱拱手说“既然话已说到,小弟这就回去复命了。”

    说完,江一帆也不多言,转身走回林中。

    收好包袱,白城听到有钟声传来,便起身往祖师殿走去。

    走入大殿,只见大殿正中一人正襟危坐,此人生的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颏下五绺长须,更显儒雅,身着青袍,手持折扇,正是飞星门当代掌门柳青山。

    柳青山左手下方坐着一人,此人清秀俊美,缓带轻裘,看年纪四十岁上下。白城心中猜测,此人只怕便是江放鹤。

    柳青山右侧两人,白城却都认识,一人是传功长老程世明,一位是执法长老鲁抱石。

    白城走上前长揖到底,朗声说道“白城拜见掌门,拜见各位长老。”

    柳青山笑道“回来就好,正好今天门中有事要宣布,你也听听。”

    说完,柳青山指向左侧那人,说道“这位是江长老,你们初次见面,江长老学贯古今,武艺精奇,你今后要多多请教才是。”

    白城点头称是,转身又向江放鹤行礼。

    江放鹤看着白城,微微欠了欠身,说道“你便是白城,咱们飞星门掌门大弟子?今日一见果然不错。”

    江放鹤说话语音清越,有如击玉一般,白城心中猜测,江长老语带金玉之声,若非武功奇异,便是练气功夫精纯至极,举手投足间引起气息激荡,这份内功修为就不在当年白铁寒之下。

    寒暄了几句,柳青山挥手示意,让白城先退在殿旁等候。

    又过了片刻,见众位入室弟子都已来到殿中,柳青山说道“今天召你们来,是想把今年大比的规矩跟大家说一说。”

    说到此处,柳青山顿了顿,从身上取出一个羊脂玉匣,放到桌上,接着打开玉匣,只见匣中盛着三粒赤红色的丹药。

    柳青山指着这三个丹药,说道“前些日子,咱们飞星门有幸得了三粒洗髓丹,因此我跟三位长老商量了一下,打算把这几粒丹药当做今年大比的奖品。”

    听到柳青山说起大比的事情,白城不由一怔,他是飞星门大师兄,日后要接管掌门之位,身份特殊,故此通常不参加大比,此次柳青山竟然要他参加。

    柳青山说完,程长老接着说道“洗髓丹江湖少有,有易筋洗髓之效,易筋境的武者若能吃上一粒,足抵一年的苦修功夫,绝非寻常丹药可比,当今天下只有北周的回春谷与陈国的东林寺能够炼制,而且炼药所需材料十分稀有,这两处每年产量也是极少,多是自用,很少流出,故此在江湖上十分罕见,纵然有人愿千金相求,也是有价无市。这三枚丹药,柳师兄得来不易,你们定要十分用功,不要辜负柳师兄一番美意。”

    柳青山微微一笑,说道“程师弟言重了,前些日子咱们陈国十八家门派在拦江会盟,我见东林寺来的是主管药房的了空长老,便厚着脸皮向他讨了几粒,也算不得什么。”

    柳青山接着说道“咱们今年有洗髓丹做彩头,便不能同往年大比那样,只在门中比武,否则咱们几位修为较浅的弟子没有一丝机会。我跟几位长老商量了一下,给每人安排下一项任务,你们各自放手去做,以半年为期,前往完成,咱们便以完成情况作为大比结果,将这洗髓丹与前三名每人一粒,下面就让江长老来分配任务。”

    一旁江放鹤拿起一摞册子来,说道“近些年时局不靖,咱们苍州也不安稳,有盗匪占山为王,有妖道兴风作浪,你们久在门中,缺少历练,就去这几处历练一下。”

    说罢,江放鹤便一一叫名,分配任务。

    第一个便叫到白城,江放鹤抽出一本小册子,说道“江华府西南三百里处,有个青羊府,前两年来了一伙妖道收罗教众,兴风作浪,青羊府守将屡次驱逐,都未见成效,反而被邪法伤了几人,那守将姓周,原先也是咱们飞星门的人,见收拾不下,便遣人向门中求救,你去看看那伙道人是什么来路。”

    白城接过册子,站在一旁,独自翻看起来。

    不多时,江长老在殿上分配任务,白城在一旁观瞧,只见其他六人多是驱逐盗匪的任务,只有江一帆与自己任务相仿。

    不多时,江放鹤分配完毕,便让诸位弟子便逐一散去,

    白城正要离开,忽然听柳青山说道“白城,你先等一等。”

    说着,柳青山从身后拿出一个鹅黄色的包袱,递给白城,说道“这是你柳师姐从翠环门托人捎回来的,说是你平时最喜欢读一些奇闻异事,这是她特意搜集带给你的。”

    白城接过包袱说“倒是劳烦柳师姐费心了。”

    这位柳师姐是掌门的大女儿柳竹烟,比白城还大一岁,也是从小与白城一起长大,后来年岁渐长,被掌门送去西面宋国的翠环门修行。

    离开大殿,白城又与几位门中相熟的师弟喝了一顿酒,方才回到房中,推开房门,房间布置却一如数年之前,不但物品不差分毫,打扫的也一尘不染,只是物是人非,心中不禁感慨万分。

    坐下之后,白城打开包袱,只见包袱里包着《南华遇仙记》、《山海奇闻录》等几本游记,正要翻看,忽然看到在几本书下,还压着一个小小的扁木匣子,打开一看,里面夹着一封书信、一本图册一个油纸包,书信封面上写着“白城亲启”四个字,却并非柳竹烟所写,而是柳青山的笔迹。

    白城心中一动,将信封打开细细读了一遍,读着读着不由面色微变,将信纸放下,打开油纸包,只见纸包里三粒赤红色的丹药,犹如火焰一般,喃喃自语到“洗髓丹?柳青山这是要做什么?”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