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章 黄天道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日一早,白城早早收拾好行李,吃过早膳,又牵了匹好马,便下山往青羊府方向行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青羊府与江华府同在苍州,距飞星门驻地三百余里,路途虽不算长,路上却有许多山林沟壑,骑马也走不快,一天下来也就是五六十里。

    青羊府虽地处偏僻,却是一处通衢之地,往南不足百里便是十万大山,南诏异族所居,陈国的药材商人要去山中收购药材,少不得要在青羊府盘桓,往西两百余里乃是虹霓关,与宋国分界之处,许多与宋国的贸易商人也常从青羊府经过,故此虽地处偏僻,却十分繁华。

    在山林中穿行四五日后,白城见沿途山势渐缓,道路两旁多有人烟,便知已近青羊府。

    转过一个山坳,白城见前面有一户人家,便要讨口水喝。

    白城跨马来到门前,稍一打量,只见这户人家,砌石为墙,搭木为屋,院子两扇柴门大开,院内立着几个木桩子,桩子上钉着几个铁钉,挂着些许毛皮、干肉,墙边靠着几柄钢叉、铁枪之类。

    白城还没来得及及叫门,就见院里房门大开,里面出来一位身材雄壮的老者,这位老者年纪六十岁上下,身高九尺有余,满面虬髯,白眉倒竖,眼如铜铃,声如洪钟,一身皮毛做的袍子,看到白城过来,喊道“小兄弟,哪里来?”

    白城下马走到近前,笑着说道“在下从江华府来,往青羊府去,途径贵处,特来讨碗水喝。”

    老者哈哈一笑,上前拉住白城,说道“江华府可是好地方,老夫年轻时常去,什么翠烟楼、红袖馆,那姑娘嫩的能捏出水来,来来来,你陪老夫喝几杯,讲讲江华府现在的繁华所在。”

    白城推辞不过,只得与老者饮了几杯,说了些江华城近年的逸闻,老者倒也听得津津有味。

    说了约莫半个时辰,白城准备起身告辞,便问道“老人家,不知此处距离青羊府还有多远?”

    老者抬头看看天色,说道“这一路过去都是平地,快马过去,天黑之前就能进城。不过小哥,你我相逢也算有缘,老夫多问一句,小哥不要见怪,不知小哥前往青羊府有要办何事?。”

    白城说道“老人家关心,在下岂能见怪。此次来青羊府是因为一位远方叔父在此生意不顺,家里让我过来帮衬帮衬。”

    老者听罢,点点头说道“不是久居还好,听老夫一言,你还是劝你那位亲戚早离此地吧,这两年青羊府风声不对,只怕是要出事。”

    白城一怔,问道“还请老人家指教。”

    老者摆摆手,说道“指教谈不上,不过老头子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大半辈子,对这些地方上的风吹草动还是有些警觉。前几年朝廷与北面打仗钱粮不足,官府对地方上的大户催逼的一日紧过一日,县里几个大户就从宋国请了几个道人过来传道,想要借道门庇护,做驱虎吞狼的买卖,嘿嘿,那些道人岂是好相与的,只怕这几个大户最后连一家老小都要赔进去。”

    白城问道“不知这些道人是什么来路,竟然如此厉害。”

    老者皱皱眉说道“要说这天下道门万千支脉,数不胜数,但我前些年我去宋国做买卖,据当地朋友讲,这些四处传道的道士背后都有一个叫做黄天道的道门在暗中主持。”

    白城将“黄天道”三个字暗暗记住,拱了拱手说道“多谢老人家指点迷津。”

    说完,白城拜别老者,骑马南下。

    行了约一个多时辰,天色渐晚,突然下起雨来,春季雨寒,打在身上冰冷刺骨,白城不由暗暗叫苦,心道天寒雨冷,就算我不要紧,只怕这匹马也要大病一场,这却如何是好。

    白城心里正在着急,忽然看到前面林中隐着一座道观,心下暗喜,纵马来到道观门前,只见这座道观兰瓦白墙,朱漆大门,气势恢宏,非同一般,门上一块黑匾上书“九仙观”三个金字,绕着院墙种了两排松柏,皆是数十年的老树。

    来到门前,白城轻叩大门,不多时,出来一位小道童,长的是唇红齿白,张口问道“不知施主何事叩门?”

    白城微微一笑,说道“在下途径此处,路逢大雨,特来借宿一些,讨些茶饭,还望小师傅行个方便,明日一早必不吝啬钱财。”

    小道童呵呵一笑,说道“施主说的哪里话,我家道长最喜结交八方好友,每有过路客人都要殷勤招待,还请进门避雨,钱财之事,再不要提起。”

    白城跟着道童走进道观,两名火工道人迎上来将马牵去喂养,小道童引着白城往正殿走去。

    沿途之中,白城问道“却不知小师傅法号?”

    小道童说道“小道法号九如,至于家师,往来朋友都称他清机道人。”

    不多时,两人来到正殿,小道童上前轻轻叩门。

    片刻之后,殿门大开,门中走出一位丰神俊秀的年轻道士来,此人年纪三十岁上下,身高八尺有余,生的面如冠玉,目如朗星,身披鹤氅,手持羽扇,隐隐然有神仙出尘之态。

    白城上前拱手行礼,说道“在下白城,见过清机道人。”

    清机道人见白城虽然年少,却英武不凡,拱手回礼说道“施主雨中赶路,一路辛苦了。”

    说罢,冲小道童说道“快去安排些饭食来,送到我房中,我与这位施主在房中用膳。”

    白城连说“岂敢打扰。”

    清机道人摆摆手,说道“晚课已毕,不妨事的。”

    两人来到清机道人房中,不多时道童便已奉上饭食。虽都是些白粥小菜,却做得十分精致。

    两人便边吃边聊,不到几句,便说起一些道家玄虚之论。

    白城自幼修行的“破玉归元诀”属于道家一脉,再加上他两世为人,对玄虚之事也十分好奇,故此下过一番功夫,广览道家典籍。清机道人也是位有才之士,熟通道家各门经典,二人谈了一会,俱都十分佩服对方的学问。

    清机道人愈谈兴致愈高,说到高兴处,从柜中取出去一坛果酒来,说道“此处有一片梅林,贫道无事时采了些许梅子,酿了几坛梅子酒,一直舍不得喝,今日贵客盈门,蓬荜生辉,贫道也不能吝啬,不若你我共饮此酒,以助谈兴。”

    说罢,清机道人打开酒坛,给二人斟下。

    等到二人尽兴,酒罢饭毕,却已是深夜。

    两人聊到天色偏黑,清机道人也有些微醺,白城便起身告辞。清机道人便遣道童前去相送。

    白城随着小道童穿廊越阶,不多时,来到后院客房。

    白城推开房门,只见房中收拾的十分整洁,被褥全新,说道“怎敢烦劳观主如此厚爱。”

    道童说道“不过是举手之劳,施主何必推辞。”说罢,又叫火工道人将应用的茶水、毛巾一一奉上,见一应事务安排妥当,方才转身要走。

    方才走到门前,小道童却似想起什么,突然回头说道“还有一事还需客人谅解,近日有几位道友来此挂单,夜间常有人往来,客人如听到什么响动,还请在屋内休息,不要出门。”

    说完,九如转身离去。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