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八章 黄脸道士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在此刻,只听黄连道人一声轻笑,说道“既然娘子如此急切,你我这便快去快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罢,黄脸道士左手揽住那妇人,右手轻轻往床上一拍,两人便连人带被,从床上飘起,落到桌前。

    白城在屋顶瞧的仔细,不由深吸一口气,心中暗道,这道士人品虽是低劣至极,这一手功夫却十分精妙,当真对上自己虽不惧他,但此刻自己客居此处,不知他是否还有同党,若是有人接应,难免被他逃走。

    想到这里,白城忽然灵机一动,便先行从屋顶飘落,仍由原路返回,来到后院当中,见驾车的老家人还在熟睡,身形一转,便如游鱼般,贴地滑入车下,单掌轻轻拍地,身子一提,随即手脚一撑,便如壁虎般贴在车底。

    不多时,白城听远处脚步声传来,有人将那老家人摇醒说道“你家夫人适才听经时忽然晕倒,我师父给她开了副药,只是其中几味药材观中无有,你赶快驾车随他二人驶回家抓药。”

    驾车老人一听,慌忙起身打开车门,将那黄脸道士与红裙夫人让上车,待二人坐好,便催动马车,往青羊府行去。

    行了七八里路,白城估摸这道士,此时动起手来,纵那道士有同党也赶不及,便从车下滑出,攀在侧壁之上,轻身窜到驾车的老家人车后,食指微微一弹,正叩在驾车的老车夫玉枕穴上,老车夫闷哼一声,顿时晕去,往一旁斜倒。

    白城见他斜到,伸手将他拦住,放倒在一旁,又将老车夫的粗布棉袍脱下,裹在自己身上,方才将马匹拉住,驻足不进。

    黄脸道士与妇人正在车中卿卿我我,却忽觉马车停住不动,心下见疑,便喊道“老王,怎么不走了?”

    车外却无人作答,只是隐约传来不住的咳嗽声,黄脸道士心中不爽,暗道一声晦气,打开车门,往车前走来,只见老车夫正趴在车前,咳嗽不停。

    黄脸道士伸手将他拉起,说道“可是着了风了?让贫道我给你瞧瞧。”

    话音未落,黄脸道士只觉劲风扑面,一双铁掌直击胸前。

    黄脸道士习武多年,一觉不对,登时往胸前运气,抵住掌力,同脚踏七星,倒纵出两丈开外,怒吼一声“哪路毛贼,竟敢暗算你家道爷!”

    白城也不答话,轻啸一声,足下发力,飞身纵到黄脸道士身前,由半空之中,居高临下,双掌连环,直攻黄脸道士中路。

    黄脸道士适才胸前中了两掌,此时呼吸不畅,身法施展不便,只得双臂外推,左上右下,运足气力,摆出个“铁门栓”的架势,想要将封在门户之外。

    白城见他封住中门,依然招式不变,借纵跃之势直压中宫。就在两人拳脚相交之际,白城左手突然向前一探,向黄脸道士左臂斩去,这一掌由小臂发力,直透掌根,快如闪电,强如劲弩,就好似灵蛇出洞,倦鸟投林一般,是正宗的“小星天掌力”,只此一击便将黄脸道士左臂磕开。

    见黄脸道士中宫门户一开,白城右手骈指为剑,疾点黄脸道士喉头。

    黄脸道士未料到白城出手如此迅疾,右臂慌忙上举,用了个“童子拜观音”的架势,单掌直立守在喉咙前方,要以掌力硬受白城这一指。

    眼见指掌即将相交,白城突然变换手法,右手中指、食指、拇指三指并拢,化为鸟形,一招“凤点头”,正啄在黄脸道士手腕上,只听“咔嚓”一声,将那黄脸道士腕骨点折。

    两人这一交手如电光火石,白城只因占了先手,瞬息之间,便废去黄脸道士一臂。

    黄脸道士大骇之下,一张黄脸也吓的黄中泛青,犹如鬼魅,眼见白城还要近身,便大吼一声,左臂袖袍飞卷,施展道家水袖功夫,横扫过来,意图逼退白城。

    眼见袖袍横扫,白城左掌便要迎上,便在掌袖相交之际,突然心头一动,变掌为爪,抓住袖袍一角,只听“嘶啦”一声,将黄脸道士的袖袍撕的粉碎,露出赤条条一条手臂来,手中持一把乌金匕首,寒光四射。

    见白城识破手段,黄脸道士一声怒吼,一招“白猿献寿”拼命刺向白城胸口,便要与白城搏命。

    见匕首刺来,白城右手疾伸,就要叼他手腕,手到半途,忽然感到一阵寒气随匕首划来,浑身不由激灵灵打个冷战,便知这是一把利器,不可冒险硬夺。

    白城撤回手腕,闪身躲过这一击。黄脸道士得势不饶人,疾步紧追,欲将白城刺死。

    白城且战且退,退守之间,微微打量黄脸道士招法,只见这道士攻守之间,自有章法,一把匕首舞的如疾风骤雨,丝毫不露半分破绽,唯有身体右侧,在疾攻之时,偶尔有护持不到的地方,却是因为适才右腕被自己点折之故。

    黄脸道士此时凭借手中利器,数招之内,已将白城逼退马车之前。眼见身后退无可退,白城脸上露出慌乱神色,脚下一个趔趄,竟似要摔倒。

    黄脸道士见此不由心中大喜,一招“飞燕啄食”,匕首斜斜一挑,这一招若是击在实处,便可削断白城的琵琶骨。

    黄脸道士只道白城败相已露,这一招十拿九稳,故此以攻代守,全然不顾自身破绽。

    却不知白城这一招名为“醉酒抛杯踢连环”,乃是败中取胜的绝招,此时见黄脸道士上当,腰间猛一运力,于将倒未倒之际,反身弹起,于电光火石之间,飞起一脚,这一脚如蟒出林,如虎摆尾,正踢在黄脸道士胯骨右侧,一脚将黄脸道士架势蹬散,胸前露出破绽。

    白城趁势而起,怪蟒翻身,一招“孔雀开屏”,连环三脚蹬在黄脸道士胸口,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已将其胸骨踢折。

    饶是如此,白城担心他不死,运腿为鞭,将其抽出三丈多远,落在在地,生死不知,一把匕首也脱手飞出。

    经历一番苦战,白城只觉得身心俱疲,缓缓坐下暗自调息,这黄脸道士人品虽然低劣,但武艺极精,适才搏杀,兔起鹘落之间,可谓凶险万分,稍有不慎,现在躺在那里的只怕是自己。

    白城正在闭目调息,马车门忽然打开,适才与那黄脸道士同床共枕的红裙妇人从车门走出。

    她见白城坐在远处,连忙紧走几步,趴在地上哭道“多谢少侠救命之恩,妾身本是青羊府张家的主妇,只因被的妖道所逼,才不得不屈身侍从,此次幸蒙少侠相救,妾身感激之至,如有所命,无所不从。”

    红裙妇人说完,见白城坐在那里,并不答话,便接着又说道“我家老爷乃是城中一等一的大户,平生做喜欢结交江湖侠客,少侠若能将妾身送回,我家老爷必有厚报。”

    白城此时已调息完毕,便睁眼笑道“把你送回去,可是给你家老爷送终么?”

    红裙妇人一愣说道“少侠这说的哪里话,我家老爷春秋正盛,如何说得上送终?”

    白城一声冷笑“便是春秋正盛,符水一涂岂不也要送终?”

    红裙妇人闻听此言,便如拨开两片顶阳骨,泼下一碰冰雪水,从头凉到脚,不由浑身发抖,口中喃喃,却是说不出话来。

    红裙妇人浑身瘫软在地,远处那黄脸道士却睁开眼睛,猛然翻身坐起,从怀中取出一道符纸来,咬破一点舌尖血喷在符上。

    符纸见血,无火自燃。

    黄脸道士见纸符点燃,脸上露出狠绝之色,张口将纸符吞下。

    咽下纸符,黄脸道士竟无视胸口伤势,缓缓站起,双眼如刀,盯着白城,一字一顿的说道“好贼子,道爷我今天拼着道基全毁,也要将你毙于掌下。”

    白城见他适才明明已筋断骨折,此刻却恍若无事,不禁心中起疑,暗自提高警惕,口中却不露分毫,只是用言语激他,说道“你如今身负重伤,胸骨尽折,一点装神弄鬼的小把戏,难道还想吓倒我不成?”

    黄脸道士“呵呵”冷笑一声,说道“你说道爷我装神弄鬼?倒教你看看道爷的本事!”,随即猛一吸气,仰天长啸。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