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九章 麻衣相士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黄脸道士这一声长啸,啸声激荡,如深山猛虎,似沧海恶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白城只震得骨节发酥,双耳欲聋,再看周边树木,左摇右摆,拉车的健马,也瘫软在地,口中流出涎水,好似昏厥。

    黄脸道士随着啸声渐远,不但脸上气色也逐渐转好,就连刚才被点折的右手。竟也高高举起,好似恢复原样。

    长啸之后,黄脸道士怒目圆睁,双眼在夜色中竟射出莹莹黄光来。

    此时山风刺骨,夜色深沉,这黄脸道士行为诡异,面色狰狞,就好似恶鬼一般,饶是白城胆大,此刻也觉得浑身发冷。

    黄脸道士双眼紧盯白城,慢慢躬下身子,猛然向前一扑,便如猛虎下山般扑向白城。

    白城只觉得一股强风扑面而来,压的自己几乎不能呼吸,身形滴溜溜一转,让过黄脸道士。

    见白城闪过这一扑,黄脸道士一声冷笑,身如陀螺,随着白城一转,右手也不变招,依旧朝白城前心抓来。

    白城有心试试黄脸道士右手是否恢复如初,便将右掌撑做龙形,以爪对爪,要硬吃了黄脸道士这一抓。

    双爪未接,白城便已心头剧震,只因黄脸道士这一爪,竟然力分阴阳,隔空击物,双爪将接未接之际,已有一股暗力隐隐缠上右臂,几乎坳断手腕,饶白城见机不对,抽身急退,也被撕去一片衣袖。

    连退数丈,白城方才止住身形,又惊又怒说道“真气离体,隔空伤人,这是练气阶的本事!”

    黄脸道士狞笑一声“不错,正是练气的本事,你小子将道爷逼到如此境地,就等着碎尸万段吧。”

    白城心神大震,要知道武学之路,一步一坎,便是有灵丹妙药相助,也要自身分解吸收,万万没有一颗灵丹服下,便能突飞猛进的道理,眼前这黄脸道士,竟似打破了白城这个认知,刚才与自己搏杀,不过是易筋境的本事,吞下一张符纸便能一举跨越易筋、念动、入微三大难关,直入练气阶,这在白城看来简直如神话一般。

    白城心神微乱,黄脸道士已挥爪攻来,白城心知此时不是揣测这些事情的时候,连忙收束心神,沉心应战。

    白城当日曾与白铮试手,知道练气阶的高手,已可调用自身元气,隔空伤人,出手如电,防不胜防,万万不是自己能正面相抗的,便施展身法拉开距离,与黄脸道士游斗起来。

    好在这黄脸道士虽能隔空伤人,有练气高手的特征,身法、速度却与刚才无异,仍是易筋境的本事,故此白城仍能支撑一二。

    此番一交手,黄脸道士占尽优势,数次只差毫厘,便能将白城毙于掌下,眼见白城几成掌底游魂,黄脸道士脸上狞笑越发明显。

    不过“破玉归元诀”有“衔烛照远”之能,最能感应他人气机,配套的“破玉十三式”则是以弱胜强,越挫越勇的功法,此刻两相配合,在黄脸道士的攻势之下,白城竟还能苦苦支撑。

    一转眼,二十多个回合过去,白城身法已见迟缓,出手也无初时凌厉,那黄脸道士却似毫无消耗,一招一式仍是迅捷至极。

    眼见白城颓势已现,黄脸道士突然猛一提身,身形蹿起一丈多高,随即一个盘旋,向下扑击而来,双爪一分,方圆一丈范围,竟都已在其爪风笼罩之内。

    白城暗道一声不好,使了个“铁板桥”的功夫,仰身向后倒去,却慢了半分,左肩被爪风擦过,抓出三道血痕。

    黄脸道士见一招得手,马不停蹄,另外一爪接踵而至。白城见势不好,立刻放松腰力,身形下坠,平平躺下,闪过这一抓。

    这两招虽是险险躲过,白城却已躺在地上,可谓攻无可攻,退无可退。

    黄脸道士此时身形渐落,见此情形,左手变爪为掌,直击白城胸口,一掌便要打断白城心脉。

    眼见这一掌就要得手,黄脸道士心中大为快意,忽见眼前寒光一闪,顿感不妙,连忙腰腹使劲,抽身急退,却也退的迟了,只觉一阵剧痛传来,闭目大呼“啊呀”一声,再睁眼瞧时,只见左臂已齐肘而断,定睛再看,白城手中持着的正是自己的乌金匕首,不由双目怒睁,几乎要瞪出血来。

    原来刚才游斗之时,白城隐约看到此处一点金光闪烁,便知是刚才黄脸道士丢下的匕首,心中暗想,今日若是空手对敌,只怕十死无生,要是能拿到这柄匕首,却还能博出一线生机,便且战且退,向此处退却。

    退到此处时,恰逢黄脸道士飞身扑击,白城便借机躺倒,捡拾匕首,准备暗中一击,只盼这一击之下,能将黄脸道士重创。

    果然黄脸道士扑击之下,被自己重创,只是这一击将黄脸道士左臂削断,白城心中却无半分喜意,只因自己早已身疲力竭,刚才那一击已运足全身力气。

    此刻那黄脸道士只消轻轻一掌,便能取了自家性命。

    白城心道难得穿越一场,却死在这黄脸道士手中,未免有些不值,却也胆气未消,站住架势,双眼紧盯黄脸道士,微微冷笑。

    只见那黄脸道士抱着右臂,神情茫然,脸色刷白,见白城冲他冷笑,忽然一个转身,发足狂奔,竟朝道观方向逃去。

    白城见他远逃,不禁愕然,方知此人竟被自己吓退,顿时长舒一口气,忽然又想到,此人一去,必然要纠集同党再来,自己此时身疲力竭,已无再战之能,若是他同党再来,自己只能等死。

    念及此处,白城就要起身离开此地,只是适才搏杀,几乎已用尽全力,最后那一剑,更是拼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此事便是走动,竟也困难万分,只能看着那黄脸道士沿着山道越跑越远,眼见就要绕过山梁。

    正在此时,白城忽见数十里外一道白光由山梁那边疾飞过来,绕着黄脸道士的脖子,绕了一绕,便又飞了回去。

    白光这一来一回,黄脸道士竟似毫无察觉,又向前狂奔了几步,突然身首分家,脑袋从脖子上掉下来,骨碌碌的滚到一旁,身子又奔走了几步,才摔在地上。

    白城在远处,见一道白光一来一回,便将黄脸道人斩首,不由大吃一惊,几乎怀疑是自己眼花。

    白城揉了揉眼睛,再看时,只见山梁那边走过了一个麻衣相士,身披麻衣,手举卦幡,不紧不慢由远处走来。

    待这人走到近处,白城微一打量,只见此人四十岁上下,头上一根乌木发簪,脚下一双多耳麻鞋,手中一杆卦幡,上面写着“铁口直断”四个大字,就好似集市上走街串巷的相士。

    红裙妇人适才在白城与黄脸道士搏杀之时,躲在一旁发抖,此刻见有人过来,也不顾不得许多,连忙向麻衣相士跑去,张口便要求救。

    麻衣相士见那红裙妇人扑来,微一皱眉,不待她说话,便举手一指,只见一道白光从妇人眉心穿过,那妇人登时气绝身亡。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