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章 灵酒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城刚才在远处瞧见,白光一绕,便能杀人,心中暗暗猜测是某种奇门兵器,能够来去自如,夺人性命,因为他深知练气高手虽然能隔空伤人,但是武功再高也只能在二三十丈外伤人性命,哪里能像麻衣相士那样相距数里之遥,就能出手杀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相士此番再度出手,距白城不过咫尺之遥,却仍只是一道白光,并无实体。

    见此情景,白城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扑腾”一声坐倒在地!

    白城穿越之初,以为这里是古代世界,后来见了白铮的本领,知道这世界有武学传承,此时见这相士出手,竟有如前世小说中所描写的剑仙,心中大喊一声,原来这是仙侠世界!

    白城坐倒在地,见麻衣相士走来,知道遇到异人,便挣扎着起身行礼。

    麻衣相士见白城要起身,反手微微向下一按,白城便觉得一股潜力将自己遥遥按下,这股力量柔若春风,却沛然不可挡。

    麻衣相士按下白城,冷声说道“你一番苦战,早已耗尽气血,此处地冷风寒,还不赶快调息,真不要命了么?”

    白城心知他说的不假,再不多想,稳住心神,调和内息,运转气血,只是刚才与黄脸道士这一战,乃是白城平生第一遭苦战,已竭尽全力,熬干气血,此刻虽勉力收束心神,搬运气血,却感觉周身气血运行不畅。

    麻衣相士见白城脸色铁青,显然是运功困难,皱了皱眉,从袖中掏出一个酒囊抛给白城,说道“这酒内蕴火气,有助气血运行,你喝上一口再行调息。”

    白城伸手接过,拧开酒囊,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入喉头,自生暖意,细一品尝,只觉得酒味之醇厚,竟是生平仅见。

    当年白铮在时,别无所好,唯好世上美酒,偶得美酒便与白城共饮,久而久之,白城也爱上这杯中之物,只是自白铮过世后,白城已数年不曾饮酒,此刻天寒地冻,偶遇美酒,不禁腹中酒虫大动,竟一仰头将整囊美酒喝干。

    麻衣相士见状,伸手便要阻止,只是白城喝酒太快,不及张口便已喝干,眉毛一挑,怒骂一声“竟也是个酒鬼!”

    白城此时已无暇听他说话,觉得酒入肠中,初时还罢了,只是有些暖意,刺激气血运行,有说不出的舒服。

    不料,一盏茶的功夫之后,白城便觉得腹中一把烈火燃起,越烧越旺,刺激的全身气血如山洪爆发,肆意涌动,头上汗水蒸腾,有如白雾一般,周身皮肤红烫,似要渗出血来。

    又过片刻,白城只觉得口舌皆干,心跳骤升,太阳穴高高鼓起,脑中嗡嗡作响,心知不好,再这样下去,只怕要不了一时半刻,就要急火攻心,走火入魔。

    但事已至此,白城只得强运心法,勉强收束收束气血,只是气血爆发愈来愈猛,不到一刻钟,已收束不住,只觉得心脉压力越来越大,眼看就要咳血而亡。

    正在此时,白城脑海中突然出现一篇口诀“金乌落玉枕,曲水入黄庭”

    白城此时心神已乱,便不由自主,按这口诀搬运气血,不料这篇口诀神妙异常,只是稍稍运转,便觉得刚才无法收束的气血竟有归流之意,顿时心中大喜,拼命运转口诀,约莫一个时辰,只觉得腹中火焰渐熄,周身气血归脉,如长江大河一般势不可挡,又可随心运转,再无走火入魔之虞。

    又调息了片刻,白城突然纵身跃起,一声轻啸,当场演练拳法,这一出手,只觉得周身上下气血流畅,往上一纵,疾如劲弩,向下一落,轻如鸿毛,不但伤势尽复,而且更有进境。

    白城一套拳法练完,只觉得周身内外,有说不出的畅快,调匀呼吸,转身来到麻衣相士近前,长揖到底朗声说道“前辈厚赐,白城大恩不敢言谢。”

    麻衣相士上下打量了白城一番,目中微露奇异之色,略一沉吟说道“我那药酒乃是南海火浆果酿成,性烈无比,便是武功胜你十倍之人,整囊喝下也要肠穿肚烂,你一口喝干,竟没被烧死,也是福大命大。”

    白城答道“这酒味道醇厚之极,晚辈一时贪杯,几乎误了性命,若非前辈指点功法,只怕十死无生。”

    麻衣相士哼了一声,说道“你一时贪杯,便喝去我十年苦功。”

    白城只当他是开玩笑,但此事显然是自己理亏,当下拱手致歉,说道“晚辈一时有失,不知可还有补救方法。”

    麻衣相士摆摆手,说道“罢了,也是我没说清楚,怪不得你。”

    说到此处,麻衣相士忽然转身,一指远处黄脸道士的尸首,开口问道“你是何方人氏,为何与那道士半夜三更在此搏杀?”

    白城便将自己来历过往一一告知麻衣相士。

    麻衣相士听罢,微微点头说道“原来是飞星门的弟子。”

    白城见他语气有异,问道“前辈可是与我门中长辈有旧,却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麻衣相士说道“你们门里与我有旧的之人早进棺材了,萍水相逢,你也不必打听我地姓名。”

    白城不由愕然。

    见白城发愣,麻衣相士问道“听你所言,此去是要找黄天道的麻烦吗?”

    白城说道“此乃门中之事,若是真有冲突,只怕不得不有所得罪。”

    麻衣相士冷哼一声说“就凭你这点微末本领,也要得罪黄天道,当真不知天高地厚吗?”

    白城指着刚才黄脸道士的尸首问道“却不知黄天道中似这般身手的还有多少?”

    麻衣相士一声嗤笑,说道“似这等小角色,只怕如过江之鲫。”

    白城先前只当那黄脸道士也算是黄天道中的高手,此时听麻衣相士一讲,不由心中一震,脱口说道“竟然如此!”

    麻衣相士冷冷说道“黄天道岂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就算是他,若非今天凑巧没带法器,要杀你也轻而易举。”

    见白城沉默不语,麻衣相士接着问道“如今你知道黄天道如此厉害,却是如何打算?”

    白城说道“力不足则用智,便是天王老子,也得斗上一斗,方知高下。”

    麻衣相士看了白城一眼,说道“竟也又几分骨气,也罢,黄天道里的高手也不会与你这等小角色为难,只要量力而行,保住性命当非难事,这样罢,看在你师门长辈份上,此行若是有什么为难之处,可去青羊府东门外三十里的土地庙找我。”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