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一章 收拾残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城知道这麻衣相士面冷心热,连忙点头称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麻衣相士摆摆手,说道“你不必谢我,我看那群道士也早不顺眼了,只是无暇找他们麻烦。”

    白城又问道“前辈,刚才我与那妖道交手之时,他将一纸符文吞下,竟连破三境,晋升练气,此事在下百思不得其解,还请前辈赐教。”

    麻衣相士冷笑道“不过是旁门左道,那一纸符文只是将自身气血逼出体外,故此能隔空伤人罢了,本身境界并无提升,而且此法全靠压榨自身潜力,不耐久战,下次你遇到此法,只需与他游斗,他就要自行毙命。”

    白城至此方知,那黄脸道士受伤之后,为何发足狂奔逃走。

    眼见麻衣相士转身要走,白城忽然心生好奇,说道“前辈且慢,晚辈还有一问。”

    麻衣相士怒道“你这晚辈好不罗嗦,又有何事?”

    白城问道“前辈适才挥手之间,便有一道白光飞出,可是传说中的飞剑之术?”

    麻衣相士闻言,面带诧异之色,问道“你也知道飞剑之术?”

    白城心中暗想莫说飞剑,就是元婴,上辈子在电影里也见的多了,口中却说道“晚辈也是在一本古书中见过描述,只是一向无缘得见,传闻之中,这飞剑之术,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麻衣相士冷笑一声说“飞剑跳丸,瞬息千里那都是传说中的剑仙手段,你我都是**凡胎,还是不要做此空想。”

    说罢,麻衣相士便转身离去。

    眼见麻衣相士走远,白城回头看看四周,天空乌云散去,月光映照下来,黄脸道士与红裙妇人的尸首一远一近,倒在当场,马车前的老家人仍是昏迷不醒,倒是驾车的马匹,已回过神,站起身来。

    白城本来想一走了之,后来又想了一想,心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此时一走了之,再找消息,可就难了,心下一横,已有决断。

    主意已定,白城将那两具尸首托起,远远找了一处偏僻山谷抛下,又将驾车的老家人扶进车厢,收拾妥当,这才驾车往九仙观方向行去。

    不多时,马车来到九仙观后门。

    白城远远瞧去,只见后门大开,外面站了一个道童等候,待马车行到近处一看,正是先前搀着红裙妇人往东面游廊走去的那位道童。

    见马车来到近前,小道童连忙迎上,几步走到车厢外面,笑嘻嘻的说道“弟子估摸着师父也差不多回来了,便早早在此等候,不知此行可否顺利,师娘有没有同您老人家一同回来?”

    白城在马车前面,闻听此言,心中怒道“这道童看着年纪不大,原来也是一丘之貉,本来只是想将你绑走,这下看来,倒是留你不得。”

    想到此处,白城飞身飘落,一步跨到道童身前。

    小道童一惊,正要张口说话。只听白城一声冷笑,右手一指飞点,正中小道童额头,指力透骨入脑,这道童哼也没哼,倒地身亡。

    白城依样画葫芦,仍将小道童的尸首寻了个僻静山谷丢掉,然后不慌不忙,仍是驾着马车来到廊下,将老车夫从车中托出,又给他原样换好衣服。

    一切收拾妥当,白城伸手微微在老家人头上一拍,帮他活了气血,又用乌金匕首抵住他脖子,方才将他唤醒。

    老家人只觉得迷迷糊糊之间,被人拍醒,刚想起身,忽然发现一把匕首横在脖子前面,吓得抖若筛糠,连声求饶说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白城压低声音说道“我家师父与你家夫人情投意合,已然走了,今夜借你马车送了一程,此事你绝不能再告诉别人,否则取你性命!”

    老家人连声答应下来,白城见他是真心害怕,方才飞身上房,离开院子。

    过了许久,天色渐亮,老家人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慌忙睁开眼睛,只见自家小姐与道童九如已来到身前。

    道童九如见他醒来,说道“怎么今天睡的如此之熟?雪姨娘可曾回来?”

    老家人一呆,正不知如何说起,正要想法扯谎。

    九如见他双眼发呆,问道“小姐急着回府,你见没见到你家雪姨娘?”

    老家人经他一催,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老仆昨夜许是感了风寒,做了一夜的梦,刚才醒来,还没见到我家夫人。”

    九如听罢,转身看看小姐青娥。

    青娥闻言皱了皱眉说道“夫人或是另有他事,昨夜我来时便见她心神不定,许是有事要办,我们不等她了吧”

    青娥说罢便起身上车,心中暗想,雪雁姨娘与人私通非只一日,我早想将她赶出家门,父亲却对她宠信有加,此次莫非忍不住私奔了不成?只盼她从今往后,不要再回家才好。

    老家人见小姐催的急,不敢在等,便调转车头,往回驶去。

    九如送走青娥小姐,也不回房,径直往白城的客房走去,来到门前,轻轻敲门,却无人答应,不禁心下起疑,推开窗户,只见白城在床上睡得正熟,便摇摇头回殿里做早课去了。

    九如做完早课,问了问殿前的火工道人,听说白城仍在熟睡,也未再做理会,直到中午,再次询问,知道白城还没出门,心说不好,来到客房,重重的砸了几下门,过了半晌才听到里面的回应,又过了片刻,房门打开,白城由屋内走出。

    九如见到白城,顿时吓了一跳,白城与昨日完全不同,昨日里白城来时龙行虎步,英气逼人,今日一见却好似霜打的茄子一般,满面病容,身形不稳,连忙问道“施主可是昨夜睡得不好?怎么变成这番模样?”

    白城强打精神说道“许是昨日贪杯,晚上睡觉又未关窗,后半夜染了风寒,故此头晕眼花,只怕一时行不得路,今日还要叨扰。”

    九如连声说道“施主说的哪里话,也是敝观照顾不周,累的施主如此。请施主放宽心,在此安心住下,休养身体,只要施主不急,便是住上一两年也是无妨。”

    两人又说了会话,九如吩咐火工道人准备好饭食,又安排人去请大夫,一切安排妥当方才离去。

    九如离开不久,清机道人又来到后院看望白城,亲自为白城烧水煎药,见他服药之后,沉沉睡去,方才起身离开。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