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二章 突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到清机道人远去,白城才睁眼坐起,回忆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昨日麻衣相士走后,白城原本要将那二人抛尸荒野后一走了之,转念又一想,若是那二人与自己同时失踪,恐怕打草惊蛇,再想探听消息,只怕难如登天。

    白城索性将二人尸体藏入山谷,驾车又回到九仙观,收拾好首尾,便回房睡觉去了。

    白城本以为一夜之间失踪两人,来日观中必定大起波澜,料这一夜竟风平浪静,无人过问,到让他一场好睡。

    清晨醒来,白城只觉得气完神足,精力充沛,心道昨夜一场大战,不知武功可有进益,便要修行早课,巩固修为。

    不料不运心法还好,这一运功,白城顿感腹中火焰又起,全身气血奔腾之势再次勃发,登时大惊失色,连忙运转昨日脑海中出现的心法,方才将腹中火焰渐渐压下。

    运功良久,白城方才睁开双眼,缓缓吐出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气血沸腾的原因,白城已经明白,却是因为昨日喝的药酒药力过强,昨夜补益气血,恢复伤势,消耗的不过微乎其微,剩下的药效都潜藏在五脏六腑之中,若不运功倒还罢了,只要一运功便会激的气血勃发。

    这事要放在平日乃是天大的好事,寻常武林中人在易筋境时,往往需要数年时间积蓄血气,待到血气充盈之后,才能借气血之力,打通任督二脉,达到百脉俱通,筋骨合一的境界。

    这其中积蓄血气乃是水磨功夫,丝毫取巧不得,除非是一些源远流长的江湖名门,藏有补血秘方,方能够采炼各种药材补益血气,但这些药方所需药材往往珍贵异常,万难持续供应,便是真正下定决心,不惜耗费万金,那也要一两年的功夫,方能有所成就。

    白城昨夜所喝的药酒,药力之强却是闻所未闻,依白城的推测,若能将腹中药力消耗殆尽,便是打通任督二脉,也不为难。

    直到此时,白城方知这药酒的珍贵,昨夜麻衣相士说这囊药酒,耗费十年苦功,恐怕不是虚指。

    药酒虽好,却不易消受,在腹中酒力彻底消化之前,白城只要运转心法便会血气沸腾,若是与人交手,恐怕不过数招,便要气血逆流,筋脉尽断而亡。

    白城暗自盘算一下,消化完腹中酒力,估摸着要十余日的功夫,在此期间却不能与人动手,若是平时,自然无妨,只是此时客居他处,不知何时便会东窗事发。

    饶是白城胆大心细,此刻也暗自犯愁,只能先寻个借口,不使人起疑心,至于下一步如何,只能随机应变。

    就在白城盘算之际,忽然听到外面砸门,原来道童九如见自己久未起床,前来探望。

    白城灵机一动,微微运转功法,刺激气血沸腾,不多时便是浑身滚烫,汗出如浆,双目赤红,口鼻生烟,又伸手扯乱头发,方才打开大门。

    打开大门之后,九如果然大惊失色,以为白城病重。白城便趁势提出要多住几天养病,九如也满口答应。

    唯一出乎白城意料的是,清机道人闻之此事之后,竟也匆匆赶到,亲自烧水煎药,照顾自己。

    清机道人这一来,白城倒是演的辛苦,最后不得不低头装睡,清机道人方才离去。

    此刻清机道人离去,白城才长舒一口气,当下也不敢耽搁时间,起身关好房门,运功逐渐消化药力。

    接下来这十余日,白城为避人耳目,白天睡觉,夜间修行,只在每日清机道人前来探望时,与他说一会话,其他时间都用来运功。

    这一日,月上中天,白城正在运功之时,猛然感觉全身气血一动,由奇经八脉便如潮水涌动一般,向任督二脉汇聚,在督脉由阳关、至灵台、通凤府,在任脉由气海、过檀中、至廉泉,最终集于脑后百会穴,这两股气血在百会穴一交,便觉得脑中嗡嗡作响,浑身忽冷忽热,头皮麻痒难耐,脑海中杂念纷起,几欲破脑而出。

    白城心知到了紧要关头,若是能一鼓作气,突破关隘,便能修为大进,若是稍有差池,不但前功尽弃,而且血气攻心,恐有性命之忧。

    当下再不多想,静气凝神运转心法,只觉得任督二脉气血越聚越多,而百会穴却依然坚固无比,毫无半分贯通气象,白城心下一横,拼命运转心法催发体力药酒药效。

    不过片刻,白城只觉得浑身火烫,皮肤之下隐隐有血点渗出,便是衣服上都沾满血迹,周身筋脉剧痛,已有破裂迹象。

    白城虽剧痛入骨,却闷不做声,只是催运功力,只觉得浑身血管越来越痛,突然听到脑中传来一声炸响,“嗡”的一声,然后就听到头顶百会穴处,传来“汩汩”之声,周身筋脉压力顿减,脑中一片清明,只觉得脑中出现无数画面,昔日往事一一浮现,心中喜怒哀乐急速变化。

    白城知道这是打通任督二脉之后,周身血脉贯通,气血冲击心神出现的异状,若是放任不管,便会被种种情绪搅乱心神,武林中不少人便是在过这一关时,缺少秘传心法束缚念头,以至于心神不固,变得疯疯癫癫。

    白城却无此忧虑,他所学的“破玉归元诀”于定神一道却有奇效,当下毫不迟疑,运转念动境心法,将脑海中浮现的种种异样情绪一一束缚,收归自身心神,不多时只觉得脑海之中一片空明,方才停止运功。

    至此,白城已突破易筋境,达到念动境,不但成为飞星门这一代第一个迈入念动境的弟子,便是在江湖年轻一辈当中,也算是出类拔萃。

    若是往日,白城虽然表面不显,内心却难免兴奋,但前些日子刚刚见过麻衣相士这等异人,心知天地之大,藏龙卧虎,武学之道,无穷无尽,自己这点功夫,只是能算是略有成就罢了,但又转念一想,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今日这一粒种子,又焉知不是他日参天大树的根基。

    念及此处,白城豪气又生,飒然起身,推门来到院里,举目望去,一轮满月悬于正空,不由脱口念道“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白城念罢,只听院外传来慌慌张张的脚步声,一个火工道士衣冠不整,跑了过来。

    火工道士快步跑进院里,只见院里月光如雪,月光之下,纤毫毕现,白城在月下挺身直立,一身白衣虽是血迹斑斑,眉宇间却透着英气,毫无半分病容,不由呆在当场。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