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三章 离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天一上午,清机道人得到消息,带着道童九如来到白城所居的跨院内,一进大门,便见到白城神采奕奕正在练武,连忙上前说道“施主大病初愈,怎能如此辛劳,还是多多休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些日子,清机道人不辞辛苦,每日亲自来烧水煎药,白城虽是装病,却也十分感激。

    白城见清机道人进门,连忙收招,抱拳说道“连日蒙受道长厚爱,白城感激之至。”

    清机道人连连摆手,说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今日施主病体初愈,贫道在花厅设下素斋,为施主庆贺一番。”

    白城拱手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来到花厅,白城见这一席素斋,色香味俱佳,不由食指大动。

    清机道人又抱出一坛素酒,两人在花厅边吃边聊,道童九如在旁侍候。

    聊了一会,白城微微有些醉意,忽然停箸不食,从胸前掏出一面古镜,说道“道长连日苦心关怀,白城无以为报,少时得的这面古镜,乃是道门古物,今日将此镜奉归道门,以鉴你我相交之谊。”

    清机道人也不推辞,信手接过此镜,只见此乃前朝古镜,背面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顺阴阳方向铸造,整面镜子由青铜杂以精金铸成,虽历经千年仍然灼灼生辉,不由赞道“果然是一面宝镜!”

    看了一会,清机道人将古镜递给道童九如说道“将镜收好,把我抄那本《雷声普化万物生灭经》拿来。”

    道童九如接过古镜转身离去,不多时,手捧一本经书,奉给清机道人。

    清机道人接过经书,摩挲封面良久,抬头看着白城,正色说道“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贫道今日托大,称你声贤弟,有几句话想要赠与贤弟,还望贤弟不要恼怒。”

    白城起身深鞠一躬,正色说道“道长有言请讲,小弟洗耳倾听。”

    清机道人将经书双手递给白城,说道“常言道,白发如新,倾盖如故。白贤弟,你我相交不久,我却知贤弟身在红尘,心向大道。不过,道法万千,大道一条,这部《雷声普化万物生灭经》乃是贫道少时所学,多年来废寝忘食,须臾不敢松懈,苦心钻研之下,也有些心得,此本经书乃是贫道根据原本誊录而成,并将心得体会附录在后,贤弟若是有暇,不妨品读一二,或许略有所得。”

    白城接过经书,瞧了一眼,问道“小弟自幼也曾苦读道门经典,却未曾听过这《雷声普化万物生灭经》,不知这是那位前辈所著。”

    清机道人放下手中酒杯,起身取了净水漱口,又向东方拜了三拜,方才说道“这部经书非同小可,乃是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感世人辛苦,为渡世人超脱所著,若能通达此经,便能斩妖除魔,脱离世间苦海,乃是我道门真传,贤弟切莫等闲视之。”

    白城将经书贴身收好,说道“道长厚爱,小弟惶恐之至,只是心中还有一事不解,实在是不吐不快,还望道长释疑。”

    清机道人说道“贤弟有话请讲。”

    白城放下手中果酒,双眸直视清机道人,说道“小弟心中还有个疑问,道长身在道门多年,可曾听说过‘黄天道’三个字?”

    白城话一出口,道童九如脸色一变,张口似要说些什么,却又强行忍住,只是用眼不住的看清机道人。

    清机道人听到白城问话,面色不变,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我还以为是何事,不瞒贤弟,黄天道之名,贫道不但听过,说起来,贫道也算黄天道中人。”

    白城在来青羊府的途中,听那位雄壮老者说过黄天道不是好人,前几日又见那黄脸道士行事卑劣,心中已经认定黄天道不是什么好路数,便打算离开九仙观之后,再暗中查访黄天道一事,但连日与清机道人交谈之下,感到此人心胸、谈吐都非常人可比,再加上前些日子亲耳听黄脸道人说清机道人与他并非一路,故此想要寻个机会,直接向他打探黄天道的消息。

    不料,今日问题,清机道人竟然承认自己是黄天道中人,白城不由大吃一惊。

    只是清机道人虽然承认,面上却无半分隐秘被揭破的恼怒。

    白城见他面无异色,便也稳住心神,说道“原来道长也是黄天道中人,不想贵派中也有道长这样的风雅之士,倒是小弟眼拙了。”

    清机道人闻言微一皱眉,说道“听贤弟的话,似乎对黄天道有所误解,却不知贤弟对黄天道了解多少?”

    白城说道“只是略有耳闻罢了,不瞒道长,贵道风评似是有些不佳,贵道有位道长,小弟也曾偶遇,对他的人品却是不敢恭维。”

    清机道人微叹一声,说道“黄天道之事说来话长,我道门传自上古圣人,千万年来,开枝散叶,门人无边,只因其中鱼龙混杂、泥沙俱下,难免有不肖之徒混入其中,故此我道门前辈决定单开一脉,律令天下道门,这一脉便是黄天道。”

    白城问道“依道长所言,黄天道既律号令天下道门,应当名重天下,无人不知才对,却不知为何小弟在江湖上从未听过此道?”

    清机道人说道“黄天道只在道门之中收取弟子,其名也只在我道门中传播,故此在江湖上名声不显。”

    说到此处,清机道人顿了一顿,接着说道“若是我所记不差,如今陈国第一大派丹霞派掌门也是我黄天道中人。”

    白城一怔,说道“丹霞派乃是陈国十八家门派之首,掌门“气吞丹霞”梁子襄不但是陈国第一高手,也是朝廷的异姓王爷,威震天南四州,却没想到也是黄天道之人。”

    清机道人见白城脸色变化,说道“不错,梁师叔确实是我黄天道嫡传弟子。”

    顿了顿,清机道人又说道“贤弟,贫道所言句句属实,黄天道也是道门嫡传,希望贤弟不要有所误会。贤弟所说那位道长若贫道所猜不错,应该是前些日子在我这观中寄宿的卢道友,虽与我同在道中,但出身另一支脉,此人人品,确实有些问题,只是这几日忽然悄然遁去。如是贤弟与他有所冲突,还望直言相告,相信以贫道的薄面,还能说解一二。”

    白城微微苦笑,不过那黄脸道士只怕此刻尸骨已寒,便是清机道人面子再大也没法找死人说解,再转念一想,以那黄脸道人行事之歹毒,就算知道黄天道势大难敌,自己也会忍不住出手,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想到此处,白城说道“道长盛情,小弟铭感于内,若有不决之事,一定与道长相商。”

    说罢此事,两人又闲聊了几句,白城方才回屋休息。

    第二日一早,白城便收拾东西,要离开九仙观,清机道人苦劝不住,只能放他离开,站在观前观望,看白城远远离去。

    眼见白城打马南去,道童九如转过头来,朝着清机道人面露苦色,说道“师父,你放此人轻松离去简单,可若是道中有人问卢道长之事,起却如何回复?”

    清机道人冷笑一声“卢元龙一身俗骨,不过仗着家中长辈才能在道中栖身,早晚非我道中人,再说他死于飞剑之下,却与这白城有什么相关?”

    说罢,清机道人转身回殿。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