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五章 心法奥妙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青羊府城,两横两竖共四条大街,呈井字布局,正中间是府台衙门,周边开着各色的酒楼饭店,四周的城墙边上开着药材、皮毛、马匹等各种各样的市场,城里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商户、客栈、酒楼,便是连烟花柳巷之地也有那么两间,在城西有一条小河穿城而过,将西北角圈在里面,全凭两座小桥进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白城将城中道路走了一遍,记熟了道路,眼见日头偏西了,方才找了条不起眼小胡同钻了进去。

    刚走进胡同,就见一位青帕包头的女子挎着竹篮,低头从巷子里面走出来。

    白城停下车子,跨步向前,轻轻拦在女子身前,深施一礼,说道“这位姑娘请留步,兄弟我这厢有礼了。”

    那女子见有人拦路,抬起头来,微微欠身施礼,问道“不知这位小哥贵姓,却因何事拦路?”

    女子这一抬头,白城这才看清她的容貌,只见这女子十五六岁上下,一双秀目有如弯月,两道淡眉好似远山,身材玲珑有致,虽然还是位小姑娘,却已是个美人胚子。

    白城没料到在街边随便拦位姑娘便有如此绝色,不由一愣说道“小弟姓麻,在家排行十一,人称十一郎,初来此处做些买卖,不知这附近可有什么人家有房出租,我想寻间房子借宿。”

    小姑娘打量了白城一眼,见白城剑眉星目,不似坏人,又看了看推车上的山货,温声问道“若是要做买卖,左右不过几日的功夫,为何不找家客栈住下?”

    白城苦笑一声“我初次出门,家里放心不下,让我先来打听行情,过些日子家里有位兄长过来帮我卖货。”

    小姑娘眼珠微微一转,似是打消疑虑,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也不用找别处,我家便有空房,你要是不嫌弃,同我回去瞧瞧。”

    白城连忙点头称是,二人一前一后往巷子深处走。

    行不多时,两人来到一座小院门口。

    这座小院青砖碧瓦,黑漆大门,门前两个小石狮子,憨态可掬,虽不是大户人家,却也十分清净。

    小姑娘让白城在门口稍等,自个推门进院,不多时,大门打开,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妇推门走了出来。

    白城见主人出门,便将来意又向老夫妇说了一遍,这对老夫妇又问了白城几句,见没有什么不妥帖的地方,便带白城来到后院。

    后院地方不大,种着的几棵花木,东西两侧各有一间厢房,东侧那间厢房空着,推门一看,房子虽是不大,却胜在整洁,白城也不挑拣,当下谈好价钱,就此住下。

    租下房子后,小姑娘提着篮子出门走了,白城与老夫妇闲聊了起来,闲谈之中,白城知道这户人家姓崔,老者已经五六十岁了,年轻时在酒楼里当账房先生,现在歇业在家,家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老大崔博方,子承父业也是在酒楼里做账房,老二崔博元,在木器行学手艺,小女儿便是刚才白城遇到的姑娘,唤作小婉,提着篮子正是要给她二哥送饭去。

    聊了一会,天色渐晚,白城见老夫妇也有些疲倦,便告了声退,去后面厢房休息了。

    回到厢房,白城将行李略略收拾了一番,便盘腿坐在床上,静下心神,运功调息。

    自从前次突破之后,白城这两日都无机会静心运功,此时运转心法,觉得全身气血如长江大河一般,看似平静无波,实则奔腾不息,不由心中一喜,知道境界已然稳固,从此之后,再不需刻意催动心法,气血自然会时时运转不休,逐日增长。

    见境界稳固,白城便不再刻意搬运,转而运起“破玉归元诀”中“念动境”的心法。当日突破念动境时,白城曾运转过“念动境”心法,用以收束心神,只是当时刚刚突破,急于稳固境界,只是依照心法运行,没有仔细体会。

    此次境界已稳,白城心中坦然,便默运功法观察变化,随着功法运转,白城只觉心神渐渐沉去,进入一片黑暗之中,只见这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无数的念头随闪随灭,有若夜空中一闪即逝的流星,仔细用心神感受,这些念头有正有邪,有短有长,有些清晰无比,有因有果,有些混乱不堪,颠三倒四,有些只是自己的心绪变化,有些却是与种种他人的交往言谈,甚至有些只有一面之缘,早已忘记之人出现,会在念头中闪现。

    白城见这些这些念头生灭不定,如星空之中的烟花闪烁,一闪即逝,又如水波荡漾,一波散去,一波又起,当下暗暗催动心法,只见这些念头在心法束缚之下,逐渐消失化作点点星光,沉入黑暗之中,运转良久,白城只见一片黑暗之中,再无流星闪现,方才停运心法。

    至此,白城心中明悟,常人心中念头不定,除了心神外,还有无数自己未能察觉的暗念随生随灭,这些暗念的生灭本身毫无觉察,但却会耗费心神,故此寻常人即是什么都不想不做,时间长了也会心神疲惫。不过,武者修为达到念动境后,便能感受这些暗念,将这些暗念用功法镇压,不但能减少自身心神消耗,而且能补益心神,日积月累之下心神逐渐成长,便有机会形成武道心念。

    想到此处,白城心中雪亮,对前路再无疑问。

    镇压念头之后,白城忽然又想起当日脑海中出现的无名心法,那门心法神妙异常,白城不相信它只有束缚气血之用,此时无事,便试着催动那门无名心法,一探究竟。

    稍一运转,白城只觉得全身气血敛于五脏六腑,筋脉之中气血微弱,就好像全然不会武功的常人一般,不由一愣,忽然转念一想,顿时心中狂喜,知道了此篇心法的珍贵。

    原来在武林之中,寻常人想要冒充武林高手难如登天,但武林高手要想冒充寻常人,更是难上十倍,只因为武林高手往往气血健旺,稍加注意便可辨认,此篇心法却可以轻易将气血敛于五脏六腑,外表看去,如同常人,若是用于刺杀一道,胜算何止增加十倍。

    白城正在屋中研究心法,忽然听到院外“咣铛”一声,紧接着听到有脚步声进院。

    白城曾练过听风辨器的功夫,此时微微一数,便知来者三人,脚步两重一轻,猜测是崔家几名儿女回来了。

    不多时,门外传来“噔噔”的敲门声,白城起身下床,推门一看,只见小婉站在门外,细声说道“家里开饭了,小哥要是不嫌弃,请到前屋用饭,要是不方便,我端过来也行。”

    白城来青羊府正是要打探消息,更何况眼前秀色可餐,便笑道“何必这么麻烦,一起出去便是。”

    二人来到前屋,白城见崔氏老夫妇连同两个年轻人都已都坐定了,便拱了拱手,坐了下来,拿起筷子,边吃边聊,他为人机敏,此刻又有意结交,不多时便与桌上几人混熟。

    桌上几人,崔氏老夫妇不喜多话,老大崔博方也只闷头吃饭,小婉姑娘是女儿家,只有老二崔博元,人虽粗鲁,却是个爱说话的性子,与白城一人一句聊得高兴。

    说着说着,崔博元把筷子往碗上一拍,说的“小妹,今天与十一郎说的痛快,你去取些酒来,我与十一郎共饮几杯!”

    小婉却不起身,只是柔声说道“家里的酒早就喝完了,此时天色已晚,去哪里打酒?”

    崔博元面带不悦,说道“喝完了怎么不买些放在家里?”

    小婉瞧了一眼白城,脸色微微有些红,低头说道“家里现在哪有余钱买酒?”

    崔博元微有些怒意,说道“现在家里整天吃的不是青菜就是萝卜,口中都淡出鸟来了,我每月的工钱也没给家里少交,难道还没点钱买酒?”

    见崔博元口无遮拦,崔姓老者张口说道“博元,你少说两句,这两年官府捐税收的紧,家里实是没什么余钱了,再说了,吃点斋饭怎么了?你们堂里那几位道长不是天天教导我们多吃斋饭。”

    见崔老张口,崔博元张口想要强辩,想了想又闭口不言,只是低头吃饭。

    吃过晚饭,白城回房休息,依旧盘膝坐在床上,运功调息。

    约莫到了子时,白城忽然听到大门传出“吱”的一声,声音虽小,却瞒不过白城的耳朵。

    白城心中一动,闪身出门,几步来到墙边,飞身跃上墙头,借着淡淡月色一瞧,见崔博元背着个包袱,鬼头鬼脑左顾右盼,正在往巷子外面走去。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