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六章 玄龟堂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城见他行为诡秘,便轻轻跟在身后,远远吊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崔博元出了小巷,绕过一条大街,朝城西方向走去,走了一炷香的功夫,来到城西小河边上。

    此时夜色已深,沿街店铺都已关门,只有河边一家酒肆,仍是灯火通明,照的水面波光粼粼,酒肆之中一群汉子正在喝酒划拳。

    就在崔博元路过酒肆之时,那群汉子中有人猛一抬头,看到崔博元路过,大喊一声“这不是崔老二么,你欠赵爷的钱,什么时候还?”。

    话音未落,便有一条大汉起身,带着三五个汉子从酒肆中冲出,去赶崔博元。

    崔博元刚才听有人喊自己还钱,头也没回,拔腿便跑,此时听到后面有人追来,更是两腿卖力,拼命奔逃,只是他身后包袱似乎有些沉重,不像这几条汉子身子轻快,不多时便被围住。

    这四五人把崔博元围在当中,一条青面大汉缓步踱了出来,说道“崔老二,好久不见,咱们兄弟出去做趟买卖,半年多没回来,你倒是长胆了,听赵爷念叨,说你小子欠钱不没,当真是想死么?”

    崔博元怒道“赵老大设局骗人,我不去报官,已是便宜他了,他还敢来要账!”

    青面大汉狞笑一声,说道“报官?你这是要造反吗?给我打断他的两条腿,我看他怎么去报官?”

    话音未落,身边几条汉子便已冲上去,对着崔博元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崔博元初时还抵挡两下,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已抵挡不住,抱头蹲下,只是挨打,还手不得,又过了片刻,实在扛不住了,喊道“快住手!我这是要去给城西的道长帮工,耽搁了道长的事,你们几条命都不够赔的。”

    揍他的几个人闻言都停了手,转头去看青面大汉,青面大汉冷笑一声“什么杂毛老道,还想吓唬你家大爷,今天不打断你的腿,老子就从这滚着出去。”

    话音未落,就听身后有人说话“只怕你今天得滚着出去了。”

    青面大汉闻言一愣,随即怒吼一声“那个不长眼的敢来消遣老子?”,话音未落,只觉得后脑一阵剧痛,当场晕倒在地。

    那边几条大汉正在围殴崔博元,猛然听到这边一声痛呼,连忙转头观瞧,只见青面大汉躺在地上生死不知,旁边站着一个身穿蓝布衣裳的少年人,手中提着一根拳头粗细的木棍。

    见几位汉子转头过来,少年呵呵一笑,说道“对不起各位仁兄了。”

    说罢,少年飞身过来,一棍一个专打脑后,片刻之后便将几人打晕,再看崔博元,还抱着头蹲在地上,犹自不敢抬眼。

    白城见状,笑道“崔二哥,怎么半夜三更来此散心?”

    崔博元半晌不见有人动手,此刻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一看是白城,叹了口气说道“十一郎为何在此?倒教兄弟笑话了。”

    白城摆摆手说“人在江湖飘,怎能不挨刀,倒也谈不上笑话,小弟晚上在屋中静坐无事,便出来转转,远处看到这里有酒家,便要了壶酒,刚才见二哥经过,正要喊二哥一同喝酒,却不想这群人冲了出来,倒教二哥受惊了。”

    崔博元说道“是我走的急,倒没看见兄弟。”

    说到此处,崔博元忽然打量了四周一遍,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这几个人都是兄弟做的?兄弟竟有如此本事?”

    白城微微一笑说“我们做行商的久走江湖,这两下把式,不过是护身而已。”

    崔博元连连叹气,说我要有十一郎这两下子,也不至于被这些人追打。

    俩人又闲聊了一阵,白城忽然问道“却不知道二哥行色匆匆要去哪里?”

    崔博元说道“不瞒十一郎,我这是要去城西道观。”

    白城奇道“若说是道长讲道,白日自然能行,为何非要半夜前往?”

    崔博元咬了咬牙,说道“别人问起,二哥怎么也不会说,既然十一郎问起,二哥也不瞒,白日里道长所授的经文,人人都可习得,夜间所授的乃是真经,只有我们这些烧香入堂的弟子才能习得。”

    白城微微一笑,问道“既然是真经,二哥可否做个引荐,带我同去,也好拜见几位道长?”

    崔博元开始不肯答应,但耐不住白城死磨硬泡,又兼着白城刚刚救他一次,最后一咬牙说道“十一郎非要去,就跟我走吧,我拼着道长责罚,也会想法让十一郎入我门中。”

    白城跟着崔博元一前一后,往城西道观走去。

    就在崔博元转身之际,白城伸手从地上捡起一粒石子,反手一弹,正中青面大汉的玉枕穴上,将他震醒,方才转身离去。

    两人沿着河边又走了二里多路,来到一座石拱桥边,崔博元刚吃了一顿打,此刻走的累了,靠在桥边歇歇脚。

    白城见他站住,也站在桥上,往水中观瞧,只见桥下流水潺潺,在月光映衬下清澈透底,几尾鱼儿静静浮在水中,随波浪起起落落,石拱桥上几头小石狮子憨态可掬,在月色之下宛如活物,不由心中暗叹,江华城纵然比此处繁华,却也无这般小桥流水的景致,但如此美景,却有人视而不见,果然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歇了一刻钟,两人再次上路,过了小桥,又走了一炷香的功夫,绕过一片松林,眼前忽然出现一座道观。

    这座道观虽然不小,却掩映在一片松林当中,若是生人来此,未必寻得到路,二人穿过松林,来到道观正门,只见黑漆大门之上,横着一面金匾,上面写着“玄龟堂”三个大字。

    崔博元来到门前,一重两轻,轻轻叩门,不多时,大门打开条缝,从里面伸个脑袋来,看见是崔博元,口中埋怨说“崔二哥怎么才来?赶快进来,咦,二哥怎么还带生人来了,这可不能进啊。”

    崔博元一把推开大门,带着白城就往里冲,口中说道“见了几位道长自然知晓。”

    白城不知玄龟堂几位道士底细,便先运了无名心法,约束住全身气血,方才跟崔博元入内。

    俩人穿过前院来到正殿,此时正殿当中已经坐了不少人。

    白城打眼一扫,只见正殿当中供着一尊神像,这尊神像云鬓凤钗、雍容华贵,是一位女仙形象,神像下面放着三个蒲团,盘膝坐着三个道士,都穿着杏黄色道袍,居中的年纪大些,满头白发面带苦色,左侧那位道士看面相有三十多岁,右侧却是位二十来岁的年轻道士,面带玩世不恭之色,三个道士下方,也盘腿坐着七八个人,俱都穿着蓝布道袍,围城一个半圆形,将三名道士围在当中,再往外拥拥嚷嚷坐了三四十个人,这些人席地而坐,却都是穷苦打扮。

    两人刚一进门,神像下方那位年轻道士就面容一变,怒道“你这弟子好大的胆子,竟敢带外人来此,当真想试试堂里的规矩吗?”

    崔博元却不回话,只是连跑两步,将包袱扔在一旁,跪倒在三位道士前面,哭着说道“三位祖师在上,弟子今日过来时被官府爪牙擒拿,若不是这位兄弟拔刀相助,几乎被打死,几乎见不到三位祖师爷了。”

    说着说着,崔博元趴在地上,哭泣不止。

    白城站在一旁,心中暗道没想到崔家老二还有这等演技,当真是蛇有蛇道,鼠有鼠道。

    见崔博元哭个不停,居中的白发老道皱了皱眉就要张口,左边那位中年道士先张口说话“博元不要伤心,凡事有为师给你做主,你且把事情慢慢讲来。”

    听到中年道士张口,崔博元才止住哭声,将今夜发生的事情讲述一遍,只是隐去了被追债的部分,又将白城手持大棍打人的事情夸大了几分,说的白城如何英勇无敌,就好似亲眼所见一般。

    中年道士听罢,说道“这事也怪不得你,你且坐下听经吧。”

    话音未落,年轻道士口中呵呵冷笑,说道“天底下哪有这等巧事,不是你胆小怕事,胡编乱造,就是小人设计,想要混入我们堂中,卢剑山你莫被他欺瞒!”

    说罢,年轻道士也不等中年道士张口,“噌”的一声站起身来,骈指为剑指向白城,大喝一声“老实交代,你是何人派来,竟敢来我玄龟堂作奸细!”

    白城故作愤恨之色,说道“道长说的哪里话,小人不过是一个小小行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哪里什么奸细。”

    年轻道士也不停白城分辨,微微冷笑一声,从袖中抽出一张符纸,凭空一晃,无火自燃,再往前一甩,一团火光径直向白城疾飞过去,这一团火光见风便涨,初时只有茶壶大小,待飞到白城面前时已有车**小。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