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战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九章 乐空阴阳法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旁边白城闻听此言,心中便如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暗道这道士好生无耻,你刚才所讲,莫说真假不知,便是所言不假,如今小婉二世为人,年方二八,你不但年过四旬,而且身在空门,如今旧事重提却要如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白城心中暗怒,脸上却不带出来,转头瞧瞧崔博元仍愣在当场,便伸手捅了捅,张口问道“既然师父说起往事,却不知要崔二哥做些什么?”

    崔博元被他一捅才猛然清醒,但此时心乱如麻,却无半点主意,只是顺着白城的话问。

    卢剑山从身下取出一本书来递给崔博元,白城微微一扫,见封面上写着《乐空阴阳法》五个字。

    卢剑山见他接过经卷,说道“这事说难也不难,说不难也难,小婉前生因我过世,如今我有一点私心,想要将小婉渡入道门,同登极乐,只是我与她男女有别,碍于俗礼,不便见面,故此要你将这本经书传授给她,待到她修行有成,记起前尘往事之后,便可同修大道。”

    崔博元犹自懵懂,白城却瞧出关键所在,问道“若是要修道,崔二哥平时也学了好些经卷,不知师父为何要单单传授这本?”

    卢剑山呵呵一笑,说道“不错,此处便是为师的一番苦心,你师伯平常传的道法,虽然博大精深,却失之晦涩,便是天资聪颖之人也要数十年的苦功方能有所成就,这本真经乃是门中秘传,若是肯下功夫,只要一两年便能有修出真实功夫。”

    卢剑山这一番解释,崔博元虽心有犹疑,却也只得答应下来。卢剑山见他应了此事,便又将许多要诀一一讲解,方才放二人出门。

    就在二人临走之际,卢剑山忽然说道“十一郎,博元为人粗鲁,未必能做好此事,我看你是个却精细人,凡事都能想得明白,定要帮衬他做成此事,此事若成,我为你记一大功,若做不成想来你也不会令我失望。”

    说到此处,卢剑山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昨日你孙师叔有意治你二人的罪,你二人最近先不要去见他,不过放心,只要有师父护着自然无事。”

    二人谢过卢剑山,方才出门。

    出了道观,二人绕出松林,跨过小桥,往家中走去,一路上崔博元闷头走路,只是不语。

    此时天光大亮,路上行人渐多,许多早点铺子都已开张。白城肚中也有些饥渴,便拉崔博元找了个馄钝摊,要了两碗馄钝。

    崔博元一口馄钝汤下肚,方才回过神来,长叹一声,问道“十一郎,我现在犹在梦中,你却如何看待此事?”

    白城心说若非卢剑山临出门前画蛇添足,我还难辨真假,但他几句威逼利诱,反而是不打自招,此事断然是他大言唬人,另有所图。

    想到此处,白城心中已有定论,口中却问道“先别问我,二哥你怎么想?”

    崔博元说“这事师父虽然说的有头有尾,但我还是觉得太玄虚,也不知真假。”

    白城心想你倒还没傻到家,知道卢剑山会骗人,没把自己亲妹子卖了,想了一想,说道“此事真假也容易分辨,道长不是说,学的此经便能记起前尘往事么?你我此番回去也不必给小婉说起此事,只说是得了部经书,教她学习,若是她能由此想起过往之事,那便无话可说,若是想不起来,那就此作罢。”

    崔博元连连点头说道“十一郎说的有理,但是她要是一直想不起来,师父会不会责怪你我?”

    白城洒然一笑,说道“大道岂能速成?师父必也深知此理,他说一年半载之内必有成就,想来一年半载之内必然不会催逼,若是一年半载之后,还未习得,师父体谅你我辛苦,必然也不至责罚。”

    崔博元听了白城这一番话,方才放下心来,大吃大嚼。

    这边崔博元放下心来,白城却知卢剑山若另有所图,绝不会让二人施展缓兵之计,数日之内,必会设计催促,不过此事说出,徒然让崔博元着急,故此只是暗暗藏在心里。

    二人吃完早点,各自散开,崔博元去木器行帮工,白城沿着街市溜溜达达往崔家小院走,沿途之上,见有新鲜出炉的桂花糕,便买了几块包了起来。

    白城推开院门,崔氏老夫妇正在劈柴烧水,小婉在院里扫地,她见白城回来,连忙上前说道“一早找不到十一郎,我们几个便先吃过了,十一郎稍等片刻,我去把饭菜再热热。”

    白城摆摆手,笑道“我这人不惯睡懒觉,今晨早早便醒了,闲着无事,出去溜达了一会,已经吃过早点了,还买了些桂花糕,小婉姑娘也尝尝。”

    小婉红着脸推辞不要,白城笑着硬塞给她,方才回屋。

    白城回屋里,盘膝坐下,从怀中掏出那本《乐空阴阳法》来,适才崔博元急着要去上工,这本书带在身上怕丢,故此让白城先带回来。

    白城取出经卷,仔细翻看一遍,一边翻看,一边皱眉,直到最后脸色已然铁青,怒喝一声,好贼道,原来打的是这番主意!

    原来这部书虽是道门真传,却讲的是调和阴阳,御龙升天的法门,说到根本是一种双修之术。

    白城广览道门典籍,对此类双修之术也有些涉猎,知道这种双修之法,向来分为主法和付法,分别誊录一册,习练之时,需要一人修行主册,一人修行付册,修行之时,需要修行付册之人运转法门,将一身精华尽数传给修行主册之人,助其增长修为,修行主册之人将吸收的精华,去芜存菁之后,再行返还,助长修行副法册之人,这一来一往取的是阴阳调和,万物生长的道理。

    这种阴阳双修之法进境极快,但却有两大弊端,未能广为传播,一者修行副册之人需要天生体质纯净,若是男子修行,必须是天生纯阳之身,若是女子修行,必须是天生纯阴之身,否则修出的精华不纯,吸收之后不但无益,反而有害,故此要寻到修行付册之人极难。二者修行之时,修行付册之人要先将一身精华尽数送出,若是修行主册之人存心不良,不肯反哺,则修行付册之人会急速衰老,生机断绝,故此极易走上邪道,纵是情比金坚的夫妻,也少有人肯修行此法。

    白城观手中这卷书,便是双修之法的副册,而且与正法不同,删减关于修行主册之人反哺精华的篇章,将一门玄门正宗的双修法门,生生改成了采阴补阳的邪法。

    看罢经卷,白城面沉似水,心中发狠,定下决心,如此妖道,若不杀之,誓不为人。xh:126815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