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欺夫无罪:拐个少爷当驸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8章 乌门客栈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其他的男人?他是在说泰安么?说起来泰安比他要好多了,从来都不会对她凶:泰安又不算其他的男人,他可是你的亲弟弟呢!

    亲弟弟也不行!反正你的心里只能有我!

    你怎么这么霸道?

    你答不答应?

    不,我就要提,泰安泰安!

    再不闭嘴,我就把你丢在这里喂狼!

    杨依柳突然安静地趴在他背上,娇唇贴在他脖子上,鼻中呼出的气息喷向他的侧脸,引动了他心里那根情弦。

    死女人,这是在引诱他么?想他一个正常的男人,又怎能经得起此般的折腾?

    虎宸啊,你会不会哪里不喜欢我了,就把我随意丢弃了?她幽幽地问。

    这个女人又哪里不正常了?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不会。他不会随意丢弃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

    秦虎宸,你府中的女人这么多了,你是不是还会娶其他的女人?以她的经验,越有钱的男人越花心,张员外是这样,钱贾也是这样,秦虎宸也不例外。

    我要是再娶其他的女人,你怎么办?小丫头担心得也太多了吧?

    杨依柳语气坚定地说:你要是再娶,我就不要你了!

    额,她居然用这招要挟他?他哪里敢再娶呀!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白冰香那么老了,你怎么会看上她的?杨依柳也觉得奇怪,最近这段日子,白冰香也没来找她麻烦,像忘了府中有她这号人的存在。

    这是个秘密。

    秘密?连我都不能知道吗?越是这样,杨依柳便越好奇。

    秦虎宸搪塞:都说了是秘密,就不能告诉任何人啦!你关心这些,还不如先关心一下我们自己!

    杨依柳抬起头,问:我们不正要出去吗?有你在,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是,我们好像迷路了!刚才为了救杨依柳,秦虎宸也没有注意自己来时的路是哪个方向。

    不会吧?杨依柳四处望了望,见远处的树梢有冉冉升起的炊烟,她兴奋地说:朝那里去,那里一定有人家。

    天黑前若是走不出去这片林子,倒不如找个人家帮杨依柳看看脚上的伤。秦虎宸背着杨依柳,朝有炊烟的方向走去。

    乌门客栈?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客栈?

    乌门客栈前是一处小院,院中摆了好几张桌椅,周围坐着许多人,各各手拿兵器。见秦虎宸背着杨依柳走进来,一个个提高了警惕。

    杨依柳从秦虎宸背上下来,由他搀扶着坐在一张空椅子旁边:老板,先来一壶茶!

    一个风姿妖娆的女人提着一壶茶走了过来:哟,二位这是要去哪呀?

    秦虎宸注意到,这个女人的手臂上有一处刀疤,虽然在藏在纱衣之下,却若隐若现。

    我们正在赶路,却不想迷了方向,不小心才走到这里来的。秦虎宸隐瞒了身份,简单地说。

    女人却故意搭讪:见公子衣着不凡,想必是富贵人家,请问公子是哪个府上的?

    这个女人打听得也够宽的!见她故意勾搭秦虎宸,一旁的杨依柳不乐意了:老板,您这是开客栈的呢?还是拉皮条的呢?

    女人微微一愣,随后笑道:姑娘不要误会,我们这客栈呀专门接待过往的江湖人士,瞧你们二位的装扮也不像武林中人,只是好心提醒一下。

    杨依柳再想说什么,却被秦虎宸阻止:老板不要见外,拙荆并没恶意。

    既然你们不愿意透露身世,我也不强求。说完,女人朝另一桌走去。

    你怎么不让我说了?这女人明明不怀好意!她那魅惑的眼神望着秦虎宸,快把杨依柳气疯了。

    秦虎宸压低了声音:这里的人个个不简单,我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经他一提醒,杨依柳也注意到了,这儿喝茶的吃饭的人个个盯着他们瞧,瞧得他们心里发毛。她突然想起古娜给她的香囊,摸出来,拿了一颗送进嘴里,再拿一颗递给秦虎宸。

    这是什么?秦虎宸望着手中小小的药丸。

    这是古姐姐给的,可解百毒,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好。

    秦虎宸吞下药丸,然后喊了一声:老板。

    那个女人又姗姗而来:公子有何吩咐?

    拙荆的脚伤了,我们想在这住上一晚。说完,他从怀中拿出一张银票,出门急,忘了带银两,不知这个可行?

    银票一出,那些休息喝茶的人望向这边。

    哟,一百两?公子,我这小店恐怕找不开呀!对于银票女人并未惊讶。

    秦虎宸倒是很大方:没事,你给我们准备点好菜,其它的就当麻烦老板的小费了。

    女人喜笑颜开:好好好,两位随我来吧!

    院中坐着一个精瘦的男人,对着一个满脸胡须的男人小声问:大哥,这两人看上去很有钱,要不我们干他们一票?

    胡须男说:等老大来了再说,再等等!

    秦虎宸二人被安排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房间不算大,却很干净。

    今晚就委屈二位先住在这里了,我等会就叫人送饭菜过来。对了,令夫人的脚没什么事吧?女人好心地问。

    谢老板关心,贱内只是受了点小伤,我还是懂一些医术的,就不麻烦您了。

    杨依柳一直闷闷不乐,她不喜欢眼前这个女人,总觉得这个女人在算计着什么。

    那好,你们先休息。女人也瞧出杨依柳不乐意的样子,笑了笑走出了房间。

    秦虎宸帮杨依柳脱掉鞋袜,查看她受伤的脚:还好,只是稍稍扭伤了,休息一晚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虎宸,你不觉得这里怪怪的吗?杨依柳词不搭意。

    恩,是怪怪的。秦虎宸又不是白痴,他当然知道这个客栈透着诡异。

    那他们送来的饭菜我们要不要吃?她现在可是很饿很饿了哦。

    小丫头,这时候古灵精怪来了!他说:咱们不是吃了古娜给的解药了么?放心吃吧!

    真的没事?她还是有些担心。

    除了师叔,师妹用毒如果算第二的话,这世上就没有人敢说第一了!她能用毒,解药自然也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秦虎宸倒不担心他们在饭菜里下药,他只是担心这群人聚集在这里,到底有什么阴谋?

    饭菜送来时,杨依柳放开肚皮吃了个饱,秦虎宸则是稍稍吃了点。

    门外隐约躲着两个人,秦虎宸朝杨依柳使了个眼色。

    杨依柳吃得正欢,根本没有理会他。

    死女人,都什么时候,让你吃,你还真的吃这么多呀?他扯了她一下,声音小得只有他们二人听见:这菜里下了药,你瞧那!

    杨依柳望去,门外印着两个黑影。她小声地问:他们是干什么的?

    等着我们药性发作呢!你还吃得津津有味,该是昏迷的时候了!

    哦,原来是这样!杨依柳才明白过来,她伸了个懒腰,突然说:相公,我怎么感觉好困啊!

    是啊,娘子,我也觉得好困啊!

    二人说完,齐齐地趴在桌子上。

    门外的二人见屋里的二人没有动静,才推门而入。

    这两人正是刚才的精瘦男与胡须男。精瘦男得意地说:刚才在官道打劫了三辆马车,现在又抓了富家子弟,这下,我们可要发了!

    别废话,老大说了,把这两人同他们关在一起!

    就这样,秦虎宸与杨依柳被这两个抬到了一处地窖中,关了门。

    睁开眼,地窖一片黑暗,杨依柳喊道:虎宸,你在吗?

    秦虎宸小声地回应:在,你刚才听他们说什么了吗?

    爹,是你吗?</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