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33 同归于尽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到底在做什么?”

    发现混浊黑雾变的极其不稳定,反而血雾在赵大的支持下向反而向自己这边逆袭过来,陆子野马上扯开嗓门向那人喊了一嗓子。

    “该死的小王八蛋,我一定要扒了你的皮,把你的肉一块块削下……”

    当那人再次低头看去时,胸前除了那个向外不断冒着鲜血的伤口并不见那柄灵器时,他猛然抬起头来,看到陈伟的短刃在混浊雾气内正向外慢悠悠地移开时,他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红着一双眼睛咆哮了一句。

    那人在愤怒的同时带着深深地无奈,眼前这个由领牌组成黑雾的阵法虽好,但却有一个弊端——在主持阵法运行的时候身体根本就封印法移动,更不能分心主动出手,就像是被动防御的时候也只能速战速决,绝对不能拖延下去,要不然的话,不要说一个陈伟,就算是十个陈伟加在一起也不够他砍的。

    所以,他现在只能对着黑雾那端的陈伟用声音表达自己的不满。

    话声还没落下,赵大那边血雾就已经压了上来,随着黑雾的退缩,他身上的压力大增,好不容易才止住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由伤口喷出,疼的他额上青筋暴起,脸上一片煞白,身形也跟着不断晃动起来。

    “去!”

    眼见对面的黑团晃动的越罢厉害,赵大的双眼更显冷厉,甚至还带着一片疯狂,把灵力催动的更加汹涌。

    当赵大的灵力催动到极致时,他背后的漩涡再次急速转动起来,随着转动的速度越来越疯狂,吸扯力比起刚才来更加强烈日为,不但把那游离在空中的热气不断向他峰周拉扯而去,甚至还将身后的灵岩浆池搅动起来,从其中不断的吸扯着热量。

    比起空中游离的热气来,熔岩的热量那不知道要高了多少,这团灼人的热气刚刚一靠赵大的身边,赵大的身上正在向下滴落的夹带着血液的汗水马上就干涸了下来,由他的体外形成了一层极其浅显的紫黑色印子。

    那团热气不但侵袭着赵大,同时也影响着其它人,潘迎菊和徐三两个师叔辈的老家伙毕竟修为高些,还不觉的怎么样,可他们身后的莫红和林洋等几名弟子就有些受不了了,一个个就像离水的鱼一样张大着嘴巴,头脑一阵阵发蒙,体内的灵力无法再全力向前输送,而是分出一部份抵挡着让他们不舒服的热量阻挡在外。

    比起他们来,陈伟在这片地方的适应能力就要强上许多,毕竟他此前来过这里,并且在这里还呆了不少时间,但是到底那不少时间是多长,因为此处暗无天日,所以他到现在还没弄清楚,而且还遇到了小狗这么一个伙伴。

    受的影响最小,所以比起其它人来,他输送的灵力就要强了许多,并且在他竭尽全力的催动下,赵大那边的灵力减少的并不是太多,反而所以由他主持的血雾和漩涡所受的影响并不是太大,依然在高速动转着。

    等林洋和莫红等人把身周的灼热气息适应了一段时间后,他娄力再次向赵大的体内输送过去,有了他们的灵气相助,赵大身后的漩涡运行的更加疯狂,吸扯力再一次提升,把熔岩池里的灼热气以更快的速度向身周源源不断地拉扯而去。

    更加灼热的气息进入体内,赵大的的皮肤迅速变的干瘪起来,失去了应该有的油色,变的干燥而枯痿,甚至出现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裂痕,把整个皮肤刻画出如同龟背一样痕迹,一道道鲜血自那些那裂痕内渗了出来,向着下方流去。

    在灼热气息的不断侵袭下,赵大身上的裂痕还在不断加深,数秒钟之后就深入到了血肉里面,由裂痕内渗出的鲜血越来越多,咋一看去,似乎他的身体被分割成了大大小小的数块一样,一片血肉模糊。

    对面的陆子野等人那边,因为那人被陈伟的短刃刺中了心脏,虽然刺入的并不是太深,但在赵大控制的那团的血雾不断大涨之下,还是形成了不小的压力,而在不断的重压下,他的伤口不但无未能弥合,反而随着一次次反抗不断加深,让他逐渐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从这次交手开始,我们相持的时间也不短了,现在不但没有压过那几个老家伙一头,反而我们的形势变的岌岌可危,所以此事不宜拖的太久,大家都打起精神来,胜负在此一举!”

    面对这种情形,陆子野的心情变的沉重起来,心不由的向下落,无奈之下只得打起精神,大喊一声。

    虽然陆子野喊话的时候没有指名道姓,但谁都能听得出来,他这句话压根就是向那名被击伤的同门所说。

    听到陆子野的话,那人的眉头皱了起来,随后发出一声低吼,咬了咬牙齿跺了下脚,除了分出一缕灵力护住心脏外,其它的灵力尽数催动起来,向手上的令牌内涌去,他胸口处的伤口内再次涌出一缕鲜血来,那人的身形晃了晃,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在那人不要命的催动灵力下,那团黑雾再次大涨,不断翻腾着向血雾压去。

    黑雾大涨的同时,赵大的身形晃了一下,全身上下发出一声轻响,裂痕又加深了不少,最深的地方已经隐隐能看到其中的白骨,鲜血不再是无声无息的渗出,而是喷薄而出,那一缕缕喷出的鲜血迅速熔在了血雾当中,让带着火光的血雾再次大涨,向对面急速涌去。

    “不是你们这些外来入侵之人死,就是我们这些周山之人亡!”

    在血雾大涨的同时,赵大发出一声低吼,一双眼睛里闪动着更加疯狂的神色,低吼一声,上下牙齿一合,咬破了舌尖,一缕精血向前喷出,那片血雾上的火苗猛然大涨,随着“嗞啦”一声响,把那团黑雾压了下去。

    “想逃出生天,没那么容易!”

    眼见赵大的血雾大涨,陆子野的眼里闪过一道狞,一手握紧了令牌,另一只手掌往胸口儿狠拍了一下,喷出一口鲜血。

    随着陆子野喷出鲜血,礼佛哦雾猛然一涨,向赵大身上侵袭而去,呼地一声把赵大包裹在内。

    黑雾内的赵大发出“砰”地一声响,浑身的血肉炸裂开来,血肉向血雾内涌去。

    浑身血肉炸裂开的那一刻,大涨的血雾并没有把那前面的黑雾向外击去,反而和那团黑雾交集在一起,迅速融合起来,转眼之间就形成一团黑紫色。

    在那团黑紫色的雾气出向下猛然一落,突然铺天盖地的旋转了起来,在那团黑雾旋转的同时,其内笼罩的人发出一阵惊呼声,随后接连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当血雾和黑雾汇合到一起的时候,陈伟的心头突然响起了小狗和小鸟急促而慌乱的声音,虽然不清楚两只小家伙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他还是马上把手掌由徐三的背后撤开。

    手掌刚刚由徐三的背上拿开,突然一股极强的吸力传来,把他向漩涡的中心拉去。

    “你们不是要入侵周山吗?你们不是要把我们一网打尽吗?既然无力回天,那我们同归与尽!”

    随着身体炸裂时“砰砰”地声音响起,赵大更加疯狂的声音响起。

    手掌虽然离开了徐三的后背,但是吸扯之力并没丝虚减弱,陈伟的身形还在不断地向被吸扯而去,将他的血肉撕扯的一阵阵发疼,有种随时都会炸裂的感觉,一股股快要窒息的感觉向他涌来。

    就在这里,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尖锐的鸟鸣声,在鸣声响起的同时,一道血影疾如闪电地出现在他身边,随着一张肖嘴张开,身前浑乱的吸扯力瞬间消失,而他就马上抓住电动机,在混乱的吸扯力消失的一瞬间迅速抽身而退,由那团吸撤力中迅速抽身而退,一直退到了岩浆池边缘才收住脚步。

    在他抽身退后的一瞬间,紫色的雾团突然向然向内一缩,随后爆炸了开来,形成了一朵蘑菇云,形成一股巨大的暗流,直震的他体内一阵灵力紊乱,不由自主地趴在了地上,随后乱流向着四周横扫而去,整个山洞在一阵震耳欲聋的回响声中出现在崩塌,一块块石头向着向山洞内直落而下,半个山洞转眼间就已经被埋没在内。

    当手脚酸软地陈伟由地上抬起头,看向眼前这混乱一片的情况时,不由的苦笑了一声。

    面对这山洞崩塌的速度,出口处又离的那么远,不要说他现在手脚无力,就算他浑身完好的时候也无法从这里逃离出去。

    “这次看来,真的无处可逃了!”

    陈伟苦涩地嘀咕了一句,双眼里尽是无奈。

    就在这时,身前传来小鸟和小狗急促的尖叫声。

    “不叫也得挂,叫的再欢也得挂,你们就不能让我挂的安……”

    陈伟有气无力的地回了一句,可就他说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瞪着眼珠子瞅向前面。

    他的正前方,也就是紫雾爆炸的中心位置,出现了一道裂缝,那道裂缝里黑不咕咚一片,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并且里面还呼呼地向外冒着寒风。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小狗和小鸟已经冲了上来,齐齐衔住他的手臂,努力把他向前拖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