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36 我是谁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们是谁?怎么是这副打扮?”

    就在少年乐呵呵地看着身前的妹妹和那只火红毛色的小鸟嬉戏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冷不丁的声音。

    受到惊吓,小姑娘浑身一个哆嗦,猛然返身躲在少年的背后,抱住少年的同时,好奇地睁着一双微微发红的眼睛由少年身侧望了过去,向身声音传来的地方瞅去。

    “你是谁?到底是人还是鬼?”

    眼见身前的那具“尸体”坐起来,正用一副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少年的脸色的一变,但想到妹妹就在趴在自己的身后,他鼓足了勇气,与对面那具活过来的“尸体”对视着,把手里的长枪紧了紧,枪尖对准了“尸体”的胸口。

    “老资当然是人了,特玛的你什么时候见过鬼还和你打招呼的?”

    那具活过来的“尸体”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开口,但马上又迷糊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起来:“对呀,我是谁来着?这里又是哪里?”

    既然面前这人能说话,那自然就是活人,正如眼前这人所说的那样,他们兄妹俩人自小到大也只听说过鬼那玩意,压根就没碰到过活蹦乱跳的,更不要鬼会不会说话,就连部族里的老人说的话语里也语焉不详,根本无从分辨。

    “大哥哥,你是在捉迷藏吗?”

    眼前这人虽然浑身脏兮兮,说话也凶巴巴的,至于长相嘛,由于脸上糊满了泥巴根本就看不真切,但小姑娘心里感觉他并不是个坏人,所以戒心尽去,从少年背后探出的半张脸也变成了整个脑袋,歪着脑袋看向眼前那糊的跟猴似人瞅了一眼,歪着脑袋,眼里闪烁着亮光开口问了一句。

    “捉捉捉,捉你妹……”

    从地上坐起那人撇了撇嘴,眼睛斜向一边,咧着嘴巴开口,可说到一半的时候猛然收住声音,向探出脑袋的小姑娘看了一眼,马上改过口来:“那人,我是说,不像你们所说的捉迷藏,其实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嘿嘿嘿!”

    毕竟面对的是一名含苞未放的小姑娘,并且眉眼之间似乎还隐隐还和他记忆深处的某个人有些相像,他不由的改过口来,指了指天空,咧开嘴巴,摆出一个自以为亲和的笑容,一张糊满泥巴的脸皱成一团,两排白花花的牙齿和脸上的泥巴形成鲜明对比,在满脸泥巴的陪衬下晃的人眼睛发花。

    “我才不信呢,天上只会下雨下雪,怎么可能会掉个人下来,别以为我小就骗我,哼!”

    看到眼前那人的笑容,小女孩的胆子也变的大了起来,怀里抱着小鸟,从少年的背后走了出来,微微皱了皱鼻子,一副你少骗我,我什么都懂的样子。

    小女孩说话的时候,他身前的那名少年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一愣,眼里闪过一道异样的神色,随后一双眼睛在他的身上上下下扫视起来。

    “你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少年的双眼变的晶亮,一眨不眨地盯着身前那人,深吸一口气,鼻翼微微扇动,非常认真地问了一句。

    我擦,我不过随口说了一句,本来是想逗小姑娘玩的,结果你倒是认了真了,我特玛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能耐的能上天去?特玛的不要说别人不信,连我特玛的自己都不信!

    他的心里不由的感叹了一句,只觉的一阵无语。

    “嗯,你说的没错,老……呃,我当然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你们俩兄弟也到这里来了很多次,可为毛这是第一次碰到我呢?”

    这货原本就是出口成脏的货,本来要说的话还是按照他的习惯来的,但在说了几个字后,看到少年身边的小姑娘正瞪着亮晶晶地眼睛望向他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的不应该当着小女孩的面讲出这样的话,不由的马上改了口。

    当他的话声刚刚落下,少年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绝然,随后也不管地面上是泥是水,一转身“扑通”跪了下去,在泥水四溅中低下头去,向眼前之人行起了叩拜大礼。

    “哎,等等,你这是做什么?虽然被人磕头的感觉很爽,可咱们之间谁也不认识谁,你平白无故地对行这么大的礼我也总要知道为什么吧?”

    脸上糊满了泥巴的那人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伸出双手向地上的少年扶去。

    “还请前辈收我为徒,教我飞天遁地之法,待我本事学成好报仇雪恨!”

    在眼前之人的手臂伸到面前时,少年向外闪了下,把他伸出的双手避过一边,说话的时候,额头已经触碰到了地面,与地面上泥水接实,对陈伟行了个大礼。

    “哥哥,你在做什么?”

    在少年向眼前那人磕头行礼的时候,小姑娘不由的睁大了双眼,一条小鼻子的耸了耸,一脸不解地问道。

    “妹妹,有些事情你不懂,哥哥我也不想让你懂,我只想你永远愉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少年扭头向小姑娘看了一眼,用一副大人口吻对其说道。

    “哎,你等等,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不会你说的那什么遁天入地,你拜我为师让教你什么?教你在雨地里怎么睡觉?这不摆明了是逼着让误人子弟吗?”

    在少年和小女孩说话的时候,脸上糊满泥巴那人愣怔了半天,随后摇了摇头,摊开两手,一脸无奈地说道。

    “师父只管放心,不管您以前是什么身份,也不管您此前经历过什么,弟子只知道你是我的师父,并且只听师父的话,师父让弟子怎么做弟子就怎么做,您让弟子怎在人前怎么说弟子就怎么说!”

    毕竟父母亡的早,少年又带着妹妹,自打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察颜观色,听到陈伟这句话,更加确信陈伟是世外高人,不由把头埋的更低,小心翼翼地开口。

    “唉,做人难,做个老实的人更难,明明给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什么都不会,可你偏偏不信,我算是服了你了,你还是起来吧。”

    陈伟一阵无奈,伸手捏着额头,不由的摇了摇头。

    “这样吧,要是你们看得起我,只要叫我一声大哥就行了,别在师父长师父短的,这样以后误了你们,我的心里会舒服一点。”

    在少年站起后,满脸糊满了泥巴的那人喃喃开口。

    “大哥哥!”

    他的话声刚刚落下,小姑娘清脆地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看看,还是小妹妹上道,一教就……嗯?你怀里抱着的这个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说到一半时,那人的目光闪了闪,突然看向小女孩怀里抱着的那只火红羽毛的小鸟。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