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45 交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在陈伟伸长脖子向那片咋咋呼呼的地方瞅去时,突然一股被人探察的感觉从心里升起,刹那间他似乎被人扒光了衣服一般显露在别人的眼前,让他的心里发一惊,后背发凉。

    那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在他的身上只是扫视了一圈,在他刚刚浮起抵抗的念头时,那股被人扫视地感觉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发生的一切让他有种只是错觉的不真实感。

    正在陈伟惊疑不定时,身处的某处突然闪动一丝虚影,转眼之间,那道虚影迅速凝实,化作一道人影。

    当那道虚影出现在身后时,陈伟的就已经感觉到了,在他转身向后看去时,人道人影已经凝成实质,手臂一抬就向他的的肩头拍去。

    见对方不声不响提掌就向自己拍来,陈伟的心头不由一惊,脚下猛然向后一退,灵海迅速翻腾起来,一股灵力由灵海内涌出,顺着经脉一路上向手臂涌去,眨眼之间就传至手掌上,形成一道若有若无的亮芒,向拍来的手掌迎击上去。

    “啪”一道清脆地响声传来发,陈伟只觉手掌发麻,送出的灵力顺着手臂倒转而回,手臂发酸的同时,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出去,一连退出数步之后这才收住脚步。

    好不容易收住脚步后,他的心念一动,潜伏在灵海内的那柄短刃抖动了一下,随后发出轻鸣,随着他的手掌向前飞去,在尖锐的啸声中,灵器已经向对面冲去。

    眼看着短刃就要击中眼前之人的时,那人手臂一挥,一团黑雾由手掌上升起,向着周围扩散而去,并且快速凝实,眨眼间就变成一面圆盾,牢牢挡在身前,在圆盾凝实的同时,短刃恰好来到盾牌正前方。

    “当!”

    一道清脆地声音响起,陈伟的灵器刺中了圆盾,那只圆盾看似是由黑气凝实,但却极为结实,接了灵器一击后并没有溃散开来,而是被短刃刺入半分后再也无法寸进,将短刃牢牢地抵在外面。

    随着面前之人手腕挥动,握在手里的圆盾也跟着转动起来,在一阵嗡嗡地声响中,扎在圆盾上的短刃也随着圆盾一起转动。

    圆盾带着短刃这一转动,陈伟的心头大惊——他只感觉到灵器和自己之间的联系随着盾牌地转动变的薄弱下去,要是任由其施为下去,只怕这柄短刃就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眼前之人了。

    “收!”

    随着陈伟嘴巴一动,扎在灵圆盾上的那柄短刃发出一声轻鸣,由圆盾上缓缓退了出来,随后“唰”地一声响,直向陈伟的身前飞去,将灵器稳住后,他的脚步再次向后退去,尽量与身前那持盾之人拉开距离。

    脚下刚刚站定,陈伟深吸了一口气,手臂由内向外挥动,向前方猛然伸出,沉寂下来的灵力再次翻腾起来,直向那手臂上涌去,当附在手臂上的灵力到达极致的时候,他的手掌向外一引,则才回到身前的短刃在在一道尖锐的啸叫声中绕了半个圈向前奔去,由侧面和持盾之人击去。

    在陈伟的短刃向前挥出的时候,持盾那人眼里闪过烁着亮芒,把手里的圆盾向外一摆,围着他的身周飞快地转动起来,圆盾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带着一道猎猎地风声,到了后来,更是变成了一团围绕身周旋转不休的光华。

    那人把盾牌挥成这样自然有他的用意,此时极速旋转的圆盾在身周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防御圈,无论陈伟的灵器由哪个角度切入都必然会被其挡在外面,可以说不出意外的话,根本就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

    在眼前那人运作圆盾时,听到声响地陈伟控制着灵力向双眼涌去,瞬间他的双眼就像那两只灯炮似的,放射出灼人的光芒,在光华闪动中,他的猛然睁大了双眼向那人身前看去,看到那人的做法后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想法。

    随着双眼里的光芒暗淡下来,陈伟的手指搓动掐了个决,当手指决完成时,他将拇指和无名、小指三指曲起,食中二指并成剑指,猛然向前一指。

    指点到处,那柄短刃发出“嗡”地一声轻鸣,其上光华大盛,在短刃上凝聚成一团,随后迎风而涨,变宽的同时不断拉开,变成了一柄闪烁幽芒地巨剑。

    “斩!”

    陈伟的嘴角一动,简简单单地一个字由舌尖上那炸响,随后带出一溜光华,拖着长长的尾巴向下落去。

    在陈伟控制着巨剑向下落去时,那人的眼神稍稍变的凝理了一些,手臂向上一抬,正围着身周旋转地盾牌猛然停了下来,随着他手臂抬起向飞了上去,带着一股巨力向巨剑迎了上去。

    看到眼前好人手里盾牌向那巨剑迎上去的时候,陈伟的嘴角的划过一丝狡猾的笑容

    当那丝笑容浮上嘴角时,正在斩下的巨剑猛然一顿,在空中收住了向下斩落的态势,随后剑身再次一个颤动,变窄变短起来,并且在缩小的同时迅速向后退出,重新化成了寸把大小。

    当短刃恢复了原来大小的同时,挥动着圆盾那人轻咦了一声,随后圆盾也停在了空中,随后另一只手一翻,一股黑气迅速向手上凝去,眨眼之间就已经凝出了一柄黑亮亮地长枪。

    此时天色已晚,眼前的一切根本看不真切,陈伟也不是没有试过把灵识外放,但对方那人的灵识比起他来强大了不止一倍,在他的灵只刚刚放出体外,还没有达到最到限度时,一股比他灵识强大许多的部的灵识便传了过来,将他灵识生生压到身边不足一尺之内。

    此时的情况对于陈伟来说占处于严重的劣势,沉沉的夜色下他目光所至只能看到个大致轮廓,却根本看不清细节,灵识也和对方根本就没法比,几种情况的共同作下,他几乎变成了一个睁眼瞎,只能把耳朵高高竖起,摸着黑猜测着进行争斗。

    猜测着那对方的盾牌差不多应该升到自己短刃的上方时,陈伟控制着短刃再次向前飞去。

    对面那人手中枪此时刚刚出现,还未完全凝实,在陈伟的灵器挥去时,想要格开已经来不及,脚下一动,身体瞬间一个模糊,等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侧后方,而陈伟的短刃带着啸叫声由他身边飞了过去。

    “停。”

    陈伟的短刃挥过,那人并没有趁机向陈伟出手,而退了开去,手掌一晃,枪和盾已经由他的手中消失。(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