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49 杀意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随着让眼前这个那部落出身,又没什坊过什么书的少族长来说,可能他说不上来,可他心里却明很清楚的明白这个道理。

    况且,眼前这位小族长虽然平时嚣张跋扈,但他却又极为那惜名,所以在欺负别人的时候,要是能欺负的过那就欺负,可要是欺负不过的立马就就走人回头再带人找回场子,也正是因为这种既高调而又那谨慎的性格,这才让他能经常在欺负别人的路上走来走去,但还能好好地活到现在。

    在退意萌生的瞬间,少族长便不再停留在原地,迈动脚步的同时,身体向一边扭动,眨眼之间已开了原地,向着一边纵跃而去,一阵随着一团残影划过发,整个人已经奔了出去,和陈伟之间拉开了距离。

    当少族长向前奔出的时候,陈伟把这些都已经尽数看在眼里,可他那时正在把进入身体的那几星外来之力压下的紧要关头,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管少族长是留在原地还是已经远遁出去。

    就在他调动灵力把那几星暗色光点压下时,那名少族长早已经窜了出去,脚下刚刚站定,终于再也压不下心头的烦闷,脸上的颜色变幻了几下,随后双手猛然向着捂住胸口,把头低了下来,一低头哇地喷出一品鲜血。

    他的蛮力对于陈伟来说是外来之力,可对于他来说,陈伟的灵力同样也是让他受伤的根本所在,而他在受伤之后只想着跑路,所以只把进入体仙的灵力压制下一半,所以在他向前狂奔的时候,那团还没压下的灵力再次在他的体内做起了乱,又一次在他的血肉内横扫起来,甚至还把他的伤又深了一些。

    “我不管你是谁,只要你一天在我们这个部落里,那你就得看我一天的脸色!要是你胆敢离开这个部落的话,那就是这个部落的叛逆,就是与整个部落为敌,人人得而诛之,告诉你,这件事情我和你没完,等到下次见面的时候,就是你我二人分出胜负之时!”

    和陈伟拉开距离之后,少族长迅速收住脚步,随后马上转过头去恨恨地冲陈伟吼了一嗓子,还不等话声落下,他马上转过身去,向着远处狂窜而去,眨眼间就要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我说少族长呀,你丫的也把自己太当会事了吧?不就是个官二代嘛,还真把自己太当会事了,既然这样的话,还中庸老资玩这一套,想打就打想走就走,哪怕你是这个部落里的第一继承人那有怎么样?毕竟我不是你爹,当然不会惯着你,想走,那还要看我愿不愿意!”

    看着少族长就要消失在夜色中时,陈伟猛然抬起头来,冲少族长的背影大声吼了一嗓子。

    在陈伟的吼声响起时少族长非但不带丁点停留,反而脚下再次加速,向茫茫夜色里狂窜而去,眨眼之间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等我!”

    就在少族长的身形将要消失的时候,陈伟向身边的石头吩咐一唏,脚下加速向少族长狂追而去。

    双眼看着陈伟紧跟在少族长身后消失在夜色中,石头的眼睛连续闪烁了好几次,在眼神闪烁的同时,脸上的神情也跟着不停地变幻了几次,最后终于平静了下来,一把推开了屠宰房的大门。

    眼前的部落房屋建筑并不是太多发,但被栅栏围起来的地方却不小,也不知知道身前那位官二代在想些什么,并没有向建筑繁密的部落中心位置奔去,反而顺着建筑和栅栏之间的空处一路向前狂窜而去。

    这货到底要闹腾啥玩意?为毛不向能保护他的家里窜去,反而带着我在这里狂奔?难道说这货并不是想和我分出个胜负,而是想和我拼个生死?!

    发现前面狂窜的少族长并不是按着常理时,陈伟的心里不由的嘀咕着,思想不知不觉的转变,不再单纯地想和前面狂窜的那官二代分出个胜负,而是想到了另外的层面。

    “不对!”

    当这道想法升上心头的时,陈伟的眉头皱了起来,不由地迟缓了下来,好不容易和少族长拉近的距离又被甩了开来,并且随着他的迟疑,距离还在不断拉开。

    随着越来越向前,他的心里闪过一丝狂燥地感觉,这股感觉截止来越强烈,渐渐地已经占据了他的心神,最后甚至已经把他心头的那丝理智也给压了下去,现在他只知道自己不光要胜过眼前的这位少族长,而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斩杀当场!

    当这股烦燥地感觉升上心头时,陈伟眼睛变的红了起来,呼吸也变的浓重了许多,那团邪火在心头跳动着,越来越旺,越来越炽,将灵力调集起来,迈着双腿向前狂奔而去,再次与前方的少族长之间拉近距离。

    前方奔行的少族长抬头瞅了瞅前方的某个地方,慌乱的神情稍稍平息了一些,但脚下的速度可没有丝毫要慢下来的意思。

    随着追击的步伐越来越近,陈伟和少族长之间的距离再次被拉近,眼看着少族长的背影进入攻击范围时,陈伟的手掌捏起,随着一阵噼里啪啦地声响起传出,他的手指间闪过一团光华,随后幽光闪动,那柄短刃出现在他的掌间。

    “既然想逃,那就要做好被击杀在这里的准备!”

    陈伟的呼吸越发浓重,一双眼球尽数被血色占据,手中的短刃也亮了出来,其上幽光不停的那流转着,光华越来越盛,眨眼间就已经达到了极致。

    在光华达到极致的时候,他的手臂抬起,随后向前猛然一甩,手中的短刃发出“嗡”地一声轻响,瞬间就脱离了他的掌心,刹那间就消失在了掌心,化作淡若云烟的残影,带着刺耳的啸叫声,像一颗流星一般向前直冲而去。

    离前方越来越近,少族长的嘴里不断地滴着鲜血,眼神也越发火热,他只看到了生的希望,并没有留意到身后正在不断靠近的危机。

    “嘶!”在一阵刺耳的尖啸声中,短刃带着幽芒已经到达他的背后。(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