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50 从何而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哼!”

    眼看着短刃将要击中前方的少族长的后背时,突然一道低哼声由远处响起,在哼声响起的同时,还在不断向前飞去的短刃毫无征兆地顿了一下,随后向前飞行的速度变的极其缓慢,慢的似乎将要停止下来一样,转眼间再次和正在前行的少族长拉开了距离。

    在低哼声传来的同时,陈伟只觉得脑子里刹时间一片空白,整个人出现了一阵迷糊,待他清醒时,就好像被一阵清风吹过一样,整个人马上变的精神起来,恢复清明后向前看去,这一看之下,让他的心里不由地打起了鼓。

    一阵重物踏在地上的“隆隆”声响由前方传出,由远至近以极快的速度向他脚下奔来,转眼之间响声就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在声音越来越近的同时,一道影影绰绰的身影已经越过了还在向前奔行的少族长,转眼间就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此时的陈伟好像刚刚从梦中醒来一样,耳中听着那人脚下响起的脚步声,眼里看着那条越来越近的身影,心里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尽最大努力让自己的短刃返回手边。

    要问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迷迷糊糊地说不清楚,要问他为什么对少族长出手,他同样说不清楚,再要问眼前的人到底是谁,他更是一无所知。

    玛蛋的,鬼知道老资刚刚经历了什么!

    陈力手上十指就像车抡一般挥动,手上到底要捏个啥法决出来,他同样也一问三不知,也许是手指头闲着没地方放,也有可能是为了胡乱捏动法决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

    也不知道是心理影响还是真有其事,反正在他捏动手指的时候,那了感觉自己那柄慢的像牛一样灵器退回的速度好像快了那么一点点。

    在陈伟心急火燎地想要把自己灵器召回时,那条人影已经到了那柄短刃前方,手臂不紧不慢地向前伸出,待伸到那枚灵器的旁边时,拇指和中指缓缓屈起,随着“嘣”地一声轻响,那人的中指悠然松开,向陈伟的短刃上敲击而去。

    当那人弹出的中指向陈伟的短刃击去时,他的耳中隐隐听到一道咆哮声,随后隐隐看到那人的手指消失,转而出现了一只闪光白芒的锋利爪子,向他的灵器上直扑而去。

    “当!”

    当那道由手指幻化而出的爪子撞击到身前的短刃上时,发出一道金属相撞的声响,在那道声音响起的同一时间,短刃打着转猛然向陈伟的身侧倒转而回,“唰”一声,从他的身侧飞了出去。

    当短刃被对方的指甲撞中听那一刻,陈伟只觉的他与灵器之间的联系突然之间变的极弱,就在他收报心神准备控制灵器的时候,体内的灵力突然之间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在灵海里打了个转,随后向四周猛然一鼓,顺着各处经脉不断乱窜,顺着体内横扫而去。

    “咦?!”

    当手指击到陈伟挥出的那柄灵器上时,来人皱了皱眉头,发出一道惊异地声响,缓缓收回手臂的同时,向陈伟的被击飞的短刃深深地瞅了一眼。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这个儿子就算再怎么不屑也是我少部落里的少族长,无论怎么样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教!”

    随着话声响起,只见那人抬起脚步向陈伟身前走去,虽然他的步伐并不快,但速度却不慢,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陈伟身前两三米外的地方。

    而陈伟的灵力还在体内四处乱窜着,哪怕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体内的灵力一时半会根本还无法收拢起来,此时他的全部身心都沉浸在对灵力的收拢上,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根本毫不知情。

    “呵呵!不理我是吗?其实也不用你多说什么我也知道你是从中州过来的奸细,既然想要在我们部落里搞事,那就要做好被击杀的准备!”

    见陈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并且还一声不吭,来人冷笑一声,自顾自地开口,说话之间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冷笑着开口,一双眼睛里闪烁着亮芒,同时缓缓抬起手臂,向他的胸前按去。

    正在收拢灵力的陈伟这时也到了紧要关头,把所有身心都沉浸在对灵力的控制中,深锁着眉头,紧紧地闭起双眼,对于身外发生的一切根本就一无所知。

    随着手臂距离陈伟越来越近,来的那的眼神也变的冷了下来,同时嘴角和上翘起,不屑的同时还带着一丝狰狞。

    眼看着那人手掌将要按到陈伟的胸口时,突然一道黑气由远处而至,瞬间就到了他的身侧,迅速向下积落下去化作浓郁一团,黑气翻滚着向周围撕扯而开,拉成一道人形的样子,紧接着就飞快的凝实起来,转眼间就成了一道身形。

    在那道身影显现的那里的同一时间,那人迅速伸出手来,手掌摊开猛然向后一人品来了,还不等来人的手掌按上陈伟的胸口,带着一团外力先一步把陈伟的身形向后拨弄了出去。

    正在努力收拢那本内灵力的陈伟突然间只沉的一股外力传来,脚下再也站立不稳,“噔噔噔”连续向后退出三步,这才堪堪收稳脚步。

    在他收稳脚步的同时,体内的灵力此时已经由狂野方糖的驯服,随着他的引导由经脉内顺向灵海倒卷而去,很快就变的平稳下来,安静的就如同一面湖一样,波澜不兴。

    “什么?你说他不是中州之人?这恐怕是你自己一个人在猜测的吧?要是我没记稓的话,我们南离州好像所有巫人所用的都是术法,根本没有中州那些修士一样使用实质物品?那样东西你又怎么和我解释?难道那是我幻我吗?”

    当陈伟睁开双眼时,恰好听到对他出手那人响起的话语。

    “呵呵,族长大人又不是没有和中州之人交过手,除却那件实物之外,眼前这人的手法到底更像中州之人还是我们南离人,难道族长大人看不出来吗?”

    那人的话声刚刚落下,又一道声音响起,这说话这人不是那把自己留下来的祭祀还会是谁?(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