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52 你明不明白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们两人刚才所说的话你也都听见了吧?”

    老头带着陈伟回到自己的居所后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随后也不管他是坐着还是站着尽管自顾自地开口,甚至在说话的途中连抬头看他一眼的兴趣也没有。

    “听到了,不过我有个疑问,我根本就是一副破破烂烂的样子,而且实力还差的这么远,到底有什么地方能让们看中,或者说我到底有什么让你们认为能利用的地方?”

    虽然陈伟一直也明白有人利用才有价值的道理,但自从两人低声传话到现在,他压根就没想通到底自己哪里有让他们利用的地方,现在既然祭祀老头就站在面前,他当然就要当面问个清楚,要不然他心里没底的话,呆在眼前这部落里也感觉不踏实。

    “是呀,像你修为这么低的货色,我以前还真想出不来到底你哪里才能被用利用,但此时战事一起,南离州将不再是太平地,而你和中州人长的极像,并且还不是中州人发,所以你被我们利用的地方就凸显出来了。”

    抬头终于正眼看了陈伟一眼,不过这一眼也只是抬了抬眼皮。

    “愿闻其详。”

    虽然明白实力上差了很远,但是在祭祀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陈伟还是抬起头,毫不退缩地和他对视着。

    祭祀并没有直接和陈伟说话,而是翻了翻眼皮,竖起了两根手指,把手指放在眉心后猛然向前一引,手指挥出的时候,他的眉心里闪动一道灰芒,随着他手指那落下,那道灰芒顺着手指迅速落下,眨眼间就已经到了身前。

    当小臂与胸口呈直角时,祭祀的手掌一翻五指摊开,随后那团灰芒在他的手掌上跳跃了一下向上升起,一直高过他的头顶时才停了下来,随后那团灰芒迅速旋转起来,随后发出“啵”地一声轻响,那团灰芒化为了极淡的一团光罩落了下来,把他和陈伟两人的身形全部笼罩在内。

    这一切说来很长,但发生的只不过是一眨眼间。

    在那张淡灰色光网降落下来时,陈伟的心头猛然一紧,双眼缩了缩,不由地向那张灰网多看了一眼。

    哎?!不对呀,我紧张个毛线呀紧张,这老家伙要是真想收拾我的话,当时在部落门口的时候只要不让我进入部落,或者在族长的拳头落下来的时候直接不把他拦下来就行了,何必还需要费这么大的周章吗?那不是纯粹吃饱了撑的!

    想到这些的时候,陈伟不由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你感觉石头怎么样?”

    祭祀压根就没有和陈传解释什么的打算,把那张光罩罩到两人身上后直接问起了陈伟对石头的印像。

    “不错,蛮好的。”

    被祭祀突然这么一问,陈伟还觉的有些不大习惯,下意识地随口回了一句。

    “实话实话吧,我之所以把你留下来全都是因为石头。”

    祭祀的眼皮沉了沉,悠悠地开口。

    “你说什么?是看在石头的面子上?看来这小家伙还真有面子。”

    陈伟的眼睛眨了眨,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马上低沉下去,所说的话根本就是自已在说给自己听。

    “不是石头的什么面子,而是为了石头的将来我才把你留下来的,你或许还清楚,南离之人并不像你们中州修士那样,修习的精、气、神、体都归为一体,而是两个极端,要么修的是肉身,我们称之为蛮,要么修习是的神魂之力,我们称之为巫……”

    无论是祭祀嘴里所说的中州之人所修习精气神体,还是南离州人修习的巫蛮两个极端,都是他之前听说未听闻所未部的事情,现在从祭祀的嘴里说出来无异于给他打开了另一扇窗,直听的他一愣一愣。

    “……按理说石头要是想修炼的话,无论是想想为以力量见长的蛮还是以神魂之力见长的巫我都会尽一切可能去助他,但是,以他现在的体格,既无法修炼成巫,也无法成为蛮,唉!”

    说到后面的时候,祭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等等,你的意思我有点明白过来了,听你这样子,估计是像赌牌一样把宝压在了我身上?!”

    陈伟越听眉头锁的越紧,还不等祭祀把话说完他已经明白了过来。

    “你要明白,我这不是在压宝,更不是赌你能不能把石头教成和你一样的修士,而是你无论如何都要做到!”

    自丛老头坐下以后,直到现在再次用正眼瞅向他,并且还是用瞪的。

    “无论如何都要做到?您老人家确定这不是和我开玩笑吗?你都做不到的事情为什么你就认为我一定能做到呢?”

    陈伟猛然睁大了双眼发,一脸不服地开口。

    “既然到了这个部落,那你就是这个部落中的一员,虽然我不像族长那样想要每个人都认可,但我想要在部落弄死谁的话,估计也没人相信是我出手杀人的,更何况你这一个族长极欲置之死地之人!”

    祭祀的双眼一眨不眨,一对映着火光地眼珠子里倒映着陈伟的样子。

    “可我……”

    祭祀的这句话传进耳中,陈伟在心里直接骂起了娘,嘴巴张合了好几次这才终于吐出了两个字。

    “没有可是,我给你最多三个月时间,你要么让石头有一点点起色就能好好地在部落里生活,要么你就直接断了石头的希望,我就让你也断了活下去地希望!”

    祭祀一开口直接把陈伟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两个字给憋了回付出,说话的同时,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和比他修为高上一大截的祭祀相比,陈伟比起他差的不是一截半截,在对上的那祭祀眼睛的时候,只觉的双眼一阵刺疼,心里一寒浑身打了个激灵。

    “我所说的话你明白没有?算了,也不管你明白还是不明白,总之你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过后,要是石头有丁点修为的话,我当然不会亏待你的,可要是石头还是现在这副样子的话,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话声落下后,祭祀把笼罩在身周的护罩一收,随后闭上双眼,不再理会陈伟。(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