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53 想方设法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跟着石石头顺到住处后,陈伟并没有一丝睡意,而是盘膝而坐,就像过电影一样,把这几天的经历在脑中过了一遍。

    “呼!”

    过了一阵,他这才缓缓抬起头来,双眼毫无焦点地盯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陈伟陷入沉思的时候,石头并没有睡下,而是非常懂事地坐在他身边不远处,有样学样的盘膝坐在那里,低垂着眼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累了就早些睡吧,明天起来还有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愣怔了一阵,陈伟这才抬起头来,双眼向石头那边斜了斜,悠悠地开口。

    “师父还未睡,弟子自当侍候一旁。”

    石头低声嘀咕了着,随后站起身来,低垂着双眼,恭敬地站在陈伟的身后,随后一言不发。

    嗯,这娃是个好娃,不过,我特玛的都不知道怎么修炼,拿什么去教他?这不是难为人吗?要是真教不会他的,那将面临的是什么?

    陈伟一双眼睛看向前方,心里胡思乱想着。

    族长已经这么叼了,随随便便一着就打的我几乎没有反抗之力,而他又和祭祀那老家伙又能心平气和地聊天,除了祭祀在部落中有很广的人脉之外,并且实力也不像表面上显露的那么简单。

    想也能想得到,要是祭祀实力太弱的话,族长要换掉他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毕竟只有在实力相差不多的两个人才有心平气和说话的资格,要不然在这实力至上的环境里,谁特玛的会去鸟一个弱者?

    有这么牛比轰轰的两个老家伙整在守着部落,身边的自然放了不少眼线,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要说是去逃走,估计就连自杀也是一件灰常奢侈的事情。

    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尽快找到提高方位的方式,让自己的实力不断增长,只有当实力达到达到一个相当的水平后,其它人才不敢对自己捏圆捏扁、呼喝来去,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

    想到这里,陈伟马上打住了念头,不再胡思乱想,悠长而深沉地呼吸着,让自己的心绪变的平静,无论如何,他要让自己尽快吸收灵气恢复修为。

    心情平静下来后,他的身心陷入一片空明,脑中的神仿激荡着向外涌去,翻翻滚滚着很快就把周围的一切覆盖在内,哪怕他此时闭着双眼,周围的一切依然清晰的映进他的眼帘。

    可陈伟的心里很清楚,他现在要做的不是用神念去观察周围的蚂蚁啥的,而他要做的是感受到周围游离的灵力,并且把这些游离的灵力吸入自己体力,让它们进入灵海,成为他自身灵力的一部份。

    随着神念不断扩散,向周围不断的蔓延,一阵功夫就到了墙的边缘处,随后又穿过了墙壁,直达墙外,穿透墙壁后迅速就达到了他所能扩散的最大的范围,再也法扩散方寸。

    地面还是地面,墙壁依然还是墙壁,并没有哪里不同,无论哪处他此时都看的非常清晰,但这并不是他所想要的结果,他想感应到的是激离在空气中的灵力!

    陈伟略略思索了一番,随着他的心思转动,向周围扩散而出的神念向边缘如若实质的向内卷微微卷曲,想要把神念向下卷起,变成一个牢笼一样的东西,然后再从这牢笼里感受其中存在的灵气。

    有些事情想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做起来难度可就大了不是一点两点,就比如陈伟现在把神念向外扩散和几内收拢都不难,但他想要把神念卷起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折腾来折腾去陈伟非但没有把神念的边缘卷起,反而把自己折腾的疲惫不堪,反而一阵阵因倦的袭来。

    昏昏欲睡的陈伟收起神念后深深地闭起双眼,努力回思着他曾经来到这个世界前是如何修行的。

    不管他如何思来想去,脑中浮现的除了他曾经在面对火堆时浮现的的那些断断续续的片断回忆之外,再翻不出其它东西的丝毫印象。

    由于刚才控制神念的时候精神力消耗的太过的巨大,此时在思索时又持续消耗着精神。

    疲惫感越来越强烈,他的精神也越来越萎靡,脑子渐渐像缺氧一样运转不灵,整个脑海陷入浑沌之中,昏昏沉沉中变的越来越不清醒,整个人几乎进入了无意识状态,身体一歪,“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当陈伟栽倒在地时,一整夜都守在他身边的石头突然睁开双眼,猛然站起身来,嘴里低吼了一声“师父!”

    几乎在他把两个字喊出口的同一时间,房屋的大门由外向内突然被推开,随后一道人影急速冲了进来,还不等停下脚步就伸出手指在陈伟的鼻端探了探,随后又抬手翻了翻眼皮子。

    一直发现陈伟没有什么大碍时,来人这才直起腰来,一双眼睛看向睁大了双眼向陈伟看去的石头一眼。

    “放心吧,他没有什么事情,你做的很不错,看来你也看出来了,恐怕也就只有此人才是你能在部落里站稳脚跟的关健的,所以,他在确定他对你没有一丁点帮助之前,一定要把他给看好了,不要让他出现任何意外,虽然他不是挽救你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却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随着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那道人影随后猛然然一转身,抬起脚步向门外走去,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门外。

    在那道身影消失的同时,石头一双眼睛牢牢地盯着门外,直到那道身影消失了很久之后,这才缓缓收回目光,重新投向了倒在地上的陈伟。

    “爷爷,其实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虽然我也感觉到师父对我能否拥有强大的实力极为重要,但我和他之间并不是什么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而我对他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我守在他的身边也不会像你所说的那样去监视他,而是守护。”

    石头看向陈伟的双眼里满是坚毅,低着脑袋低声自言自语。

    此时的陈伟对于身外发生的一切根本就毫不知情,他的脑海中此时是另一番景像!(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