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55 兽坊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兽坊座落在靠部落后面的位置,虽然距离部落中心区域还有一些距离,但相距的路程也不是太远,不过这里却是真正的部族成员鲜少有人愿意去的地方。

    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兽坊的环境太过差强人意,无论是那其间喧嚣的妖兽叫声还是周围那让人闻之欲呕的气味,再加上那些妖兽根本就不服管教,时不时会暴起发狂,稍微一有不慎就会有人在妖兽的爪牙之下丧生。

    如此重重恶劣的环境之下,兽坊自然就成就了这处地方基本成就了部落成员的一处“禁地”!

    这处部落里所有人都不愿意来的地方自然而然地就沦落成了部落里犯了重事之人和被俘人员的劳教场所,虽然没有挂监牢的名字,但却发挥着监牢的实际作用,以致于部落里的人只要一提起兽坊这个地方心里就发毛。

    可想而知,在陈伟没有展现出自己所能被利用的价值之前,现在享受的就是什么样的待遇,无论在族长的眼里还是祭祀的眼里看来人他的地位都不怎么滴,和兽坊里的那些养妖兽的苦力基本就是平起平坐的存在。

    当他踏进兽坊的大门时,既没有夹道欢迎的人群,也没有锣鼓喧天的大场面,迎接他的只有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兽吼声。

    耳中听着那一道道和猪的叫声差异巨大的妖兽叫声,鼻端闻着阵阵极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陈伟收住了脚步,一双眼睛看向前方,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回复记忆后曾经在周山上的那些过往,虽然那只是一些片断,但只能想起这么多,所以也就不存在影不影响他对过去的的回味。

    至于那头浑身火红的小鸟,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想的,在陈伟去往兽坊的时候,它居然离开了石兰的怀抱,一路跟随着陈伟向兽坊飞去,在听到兽坊里妖兽传出的响声时,居然收拢了双翅,稳稳地落在陈伟的肩头,歪着脑袋看向兽坊,一双眼睛里光华闪动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那人了没有?”

    就在陈伟闭上双眼正站在那里忆苦思甜的时候,兽坊的栏杆后面,几名人高马大的壮汉已经发现的了他的存在,其中一名脸上带着刀疤的汉子此刻正指着他,挑着眉头向身边的同伴说道。

    “你说的就是他?有什么好看的?个头虽然长的还凑合,但只看他那副小身板就知道活不了几天!这不,还没等走进兽坊的大门,只不过听到妖兽的叫声就吓的站在原地不敢向前走。”

    另一名身上胸口带着尺许长伤痕的汉子从陈伟的身上收回目光,一脸的不屑。

    “那可不一定,想当初那个老家伙到这里来的时候,你不也说他在这里活不过几天,这不,他从走进这里到现在一年多了还不好好的活着吗?”

    脸上带着刀疤那汉子闻言冷笑了一声,眼角向不远处倦成一团的一道身影瞅了瞅。

    听到脸上带刀疤那汉子的话,胸口带着尺许长刀痕的汉子脸上变的阴沉了下来,向倒卧在角落里那道身苍老的身影瞅了一眼后。

    “苟雄,你特玛的少在这里胡说八道,要不是你在从中作梗,那老家伙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胸口带着伤痕的汉子显然对刀疤脸汉子汉子的意见极大,现在听他提起这件事,怒声吼了出来。

    “峦遥,你说这话就不对了,我和你赌的只是他们自然死亡或者命丧妖兽之口,而不是他被你人为杀死,怎么样,还敢不敢跟我赌?”

    听到峦遥的话,苟雄也不如何着恼,而是微微一笑,随后再次开口。

    “好,赌就赌,但是丑话说到前面,你要是敢乱了规矩,还像以前那样插手的话,那就别我翻脸不认人!”

    听到苟雄的话,峦遥不再那么怒气冲冲,反而变的平静了下来,瞪大了一双眼睛,放射着凶芒在苟雄的脸上瞅了瞅,随后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只要你不插手,我绝对不从中作梗的,这次我先来,凭他那副身板,我赌他在这里活不过十天!”

    峦遥的双眼瞅向外面,在陈伟的身上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随后开缓缓开口,随后向身后一人点了点头,那人迅速明白了过来,点了点头快步向后走去,马上就走了回来,再回到原地时手里拿着一块破烂的兽皮,兽皮中央摆着十数块拇指大小,呈半透明的石头,若是注意看的话就会发现那几块石头的内似乎有一团团氤氲雾气浮动。

    看到那峦遥手下几人抬着的兽皮上那几块石头时,苟雄的眼里闪过一丝贪婪,但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低声对身边人吩咐了一句,当那人再回到原地时手里同样多了十数块大小差不多的石头。

    “你们手里拿的那是什么玩意?”

    就在两人正准备把手里的拿着的石头收起时,突然栏杆外面响起一道声音。

    声音入耳,他们两人迅速抬起头来,入眼处处,只见刚才还在远处闭着双眼的青年此时正站在栏杆外面,双眼一眨不眨,非常火热的瞅着他们手中的石块。

    当看清对面那人的时候,他们的心里同时一惊,下意识地双手一紧,随后就准备把的里的东西收起来。

    他们的手掌刚刚一动,陈伟的手掌已经如同闪电般探出,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穿过栏杆向他俩人手里的石头抓去。

    “嗯?小子,你在做什么?”

    眼看陈伟的手指就要碰到两人手上的石头时,那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齐齐开口,双双把手掌合拢,将陈伟伸向两人手掌的手指紧紧握住,随后屈起拳头,猛然向前挥出,带着一阵闷响声人栏杆里穿了出去,直奔陈伟的胸口而去。

    在两人的手掌由栏杆穿出去时,陈伟的的眼睛缩了缩,随后调动体内剩余不多的灵力向手臂涌去,由指尖透射而出,化作两道极其尖锐的力道向两人的手掌内上击去。

    当陈伟的灵力由指尖那传到两人的掌心时,两人的同时低哼一声,身体就像被雷击一样抖了一下。

    与此同时,随着“砰砰”两道如同擂鼓似的沉闷声响起,陈伟的胸口早已被两人击中,身体向后退了出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