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56 石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身体退后的途中,陈伟的左右手各自向内一勾,随后分开的食中两指分别向内一夹,各自夹中了一块两人手里的石头,随后身体带着手指向后抽去。

    随着噔噔噔数声脚步敲打地面的声音,他的身体倒退了出去,脚后跟在一块石头撞击一下后,扑通一声坐倒在地,至于早前停在他肩头的那只小鸟则双翅拍打着,绕着他身周不停打地转着老圈,一双眼睛则死死地盯着前方的兽坊。

    此时的陈伟鼻孔里滴着鲜血,体内的灵力有些散乱,但他的双眼却极为明亮,一副傻呵呵地样子定定地盯着手里的两块的石头,一股让他极为熟悉的气息随着双手上的两枚石头缓缓地向他的身指间流转着,只要他一个那心念转动,石头内的气息便会进入他的体内,化作灵力成为他灵海里的一部份。

    自从陈伟清醒以后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体内的灵力似乎和他一样都是外来人员,一时半会根本无法适应这个新的地方,他还好,不知道昏眨了多久之后就清醒了过来,而体内的灵力就让他极为郁闷了,随着记忆碎片被唤醒一部份,总算可以动用了,但却根本无未能补充,随着他的不断调用,灵力只有减少,根本无未能回复。

    这一切的一切也正是他连续几天以来极度苦恼的源头的所在,哪怕后来他的记忆碎片在睡梦中又被唤醒了一些,但对于如何修炼,如何恢复灵力的那方法还是一头雾水,根本摸不着头脑。

    而在他第一眼看到栏杆后面兽坊里两人手里那些不起眼的小石头时,灵海就轰然动了一下,所以他哪怕受到两人联手一击,也从两人的手里夺取了两颗石头过来。

    石头落入手中,渗入体内的气息正如他此前所感觉到的那样,使他的灵海更加欢快的翻腾起来,隐隐传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吸力。

    “该死的东西,从来都是我苟雄抢别人的东西,没进入这里之前抢,进入了之后也照样抢,现在居然被一个不长眼的毛头小子抢去东西,迟早我要生撕了他!”

    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对于苟雄来说简直就是奇耻辱,这让他如何能够平静?此时双眼里喷着怒火,指着坐在远处的陈伟跳着脚怒声大骂。

    比起跳脚怒骂的那苟雄来说,峦遥就显的深沉了许多,虽然心里也极为恼怒,但却没有像苟雄那样跳脚怒骂,一张脸阴沉地快要滴出水来,看向陈伟的双眼闪烁着,除了他自己以外,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陈伟此时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恢复灵力的时候,哪里还有时间去管苟雄和峦遥两人此时什么表情,原地盘膝坐了下来,调息起来,想办法把自己的伤势压下去,随后又把自己的灵力调顺。

    随着一阵深呼吸声响起,陈伟的脸中的郁闷感消散了许多,将那口已经到喉头的气血压了下去。

    “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后,他的伤势尽去,已经恢复如初,随后睁开双眼,把两手手上捏着的手石头举到眼前仔细观看。

    观察了一阵后,陈伟把双臂放了下来,扭头向兽坊里的苟雄和峦遥看了一眼便低下头去调息了起来,待心平气和之后把一块石头放到一边,另一颗石头捏在手里,随着体内灵海翻动,体内的灵力倒转,被捏在手里的那颗石头上散出一片氤氲之气,在空中一荡之后,顺着他的手指向下涌去。

    经由他的手臂一路向下,顺着经脉向灵海内涌去,在灵海内一阵鼓荡之后便沉了下去,与他灵海底部的灵力汇集到一起沉寂到一起。

    发现石头上传出的丝丝气息正是他梦寐以求的灵气时,陈伟的心头一阵狂喜,心念一动,随着神念引动,灵海翻腾的更加剧烈,其上传出的牵拽之力比起之前来强烈了数倍,在这阵牵拽之力下,手指间所捏的石头上似乎起了滚滚浓烟一样,带着那隐隐的呼啸声向他的体内冲去。

    手指间捏着的石头本来就不大,再加上陈伟的灵海内传出的吸力也不小,只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指间的那块小石头的表面就已经不再像之彰那样晶莹剔透,铺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随着其内氤氲之气的不断减少,表面上的灰色越来越重,并且还在向内不断蔓延。

    大约十分钟后,被他捏在指间的那块石头内已经没有了那种氤氲气息存在,由内至外化做灰扑扑一块,随着他两指稍稍一用力,已经变成了灰色的石头发出一一声轻响,化为了粉尘,随风飘散在了空中,随后洒落一地。

    在那块石关化成灰色粉尘飘散后,陈伟的神识再次探入了灵海之内感应了一下,其内的灵力的确稍稍增长了一些,但增长的却并不十分明显,只不过他却总感觉由石头内吸收的灵力有些怪怪的,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他根本却说不上来。

    “这尼玛的要是靠这些玩意来修炼的话,那要得多少才能把灵海填满?”

    陈伟嘴里嘀咕着,缓缓睁开双眼,顺手把扔在身边的另外一块石头捡了起来,捏在手间再次察看了一番。

    石头还是石头,和刚才被吸空的那枚除了形状略有些不同外,其它方面再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话说回来,哪怕需要的石头再多,但有总比没有要强的多吧,况且,刚才那两个王八蛋手里好像还有不少,好像他们刚才还在那里打什么赌来的,要不哥们我也和他们赌上一赌?”

    把石头在手里翻转着,陈伟自言自语了一句,抬起脑袋向栏杆后面的苟雄和峦遥两人盯了一阵,眉头跟着向上挑了挑。

    见陈伟向自己两人瞅来,苟雄和峦遥一起抬头和陈伟对视着,只是其中一人眼里跳动着愤怒,另一人眼里的神色就显的平静的不正常,就像一漂死水一样,哪怕再大的风也吹不起一丁点浪花。

    嗯,那个爱发火的还好对付一点,只要征服了他的身体就连他的精神也能征服,至于那脸上带疤的哥们,要想征服他的身体,那就得首先征服他的精神!

    从两人的身上收回目光后,陈伟把捏在指间的那块石头收起,举步向大兽坊大门口走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