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58 滚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可以说自打出生以来,除了被人追着砍那几次之外,没有还手之力的情况被人这样按着揍,这还是第一次,并且还是处在感知如此清晰的情况下。

    被揍完之后,其中两人把陈伟架了起来,连拖带拽地向深处的另外一层栏杆内拖去。

    在一道让人牙酸的开门声中,陈伟被那几名汉子拖到了第二层栏杆的大门口,在“一、二、三”的喊号子声中,他只觉的整个人人凌空飞起,体验了一阵腾云驾雾的感觉后,“扑通”一声落到了地上,在落地的同时两颗门牙重重地撞在了地面上,一缕鲜血由牙齿上落下,顺着嘴角滴落一地面。

    他刚刚落地,刚才被他各自抢去了一块石头的两人猛然转过头去,四束目光恨恨地盯在他的身上。

    “不找死的话就不会死,早知如今,何必当初!拿了我的东西,我要你拿命来还!”

    看到陈伟那副人事不省的样子,苟雄的双眼里跳跃着两团火焰,发出一声低吼,随后浑身上下发出一阵“噼里啪啦”地响声,搓着双手抬步就向陈伟身前走去。

    峦遥始终表现的没有那苟雄那样激动,睁着一双眼睛,一脸阴沉地看向陈伟,眼角轻轻抖动着,他在思考一件事情:

    但凡这个部落里犯了事的人到这里来都是被数名同族押着来的,无论是谁,没有一个人不是这样,他就是最鲜活的例子;至于那些战犯、俘虏,那享受的待遇和那他们这些部落里的罪民来更是天差地远,有些还没被送进来都已经被型死,至于那些些稍微好些的也是被五花大绑,进的气少,出的气多,是横着进来的。

    而眼前这个虽然也被那四个看守这里的族人揍的死去活来,可他在进入这里的时候,不但身上没有一根绳子,并且也没有一个族人跟着押,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所以他感觉现在还是观望为好……

    “苟雄,你要做什么?这人可是族长大人指派而来,要是他要什么不测的话,我们可不好向族长交代。”

    就在苟雄将要对陈伟出手的时候,把陈伟扔进第二层拦杆后正在给大门上锁那人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随后不紧不慢地悠悠说道。

    壮汉的话声响起,如同当头那浇下了盆冷水,让正怒火中烧的苟雄身形一滞,整个人愣在了原地,一双眼睛不断闪烁着,一张脸阴晴不定地变幻了几次。

    “那个,我这里有事情要和你私下聊聊。”

    苟雄的脸色最后定格在了不甘的表情上,看向陈伟的眼角缩了缩,随后向正在锁门的壮汉靠了靠,对跟在身后的手下使了个眼色。

    那手下表现出一副明白的神态,脸上堆起笑容,把手里的石头高高捧起,向壮汉递去。

    “嗯?!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大家在一块相处的已经这么久了,也算是熟人了,你也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爽快人。”

    那壮汉嘴的脸色不再那么冷洌,稍稍变的缓合一些,嘴里客气了两句,手上却利索地把那几颗石头一把抓起。

    “我记得好像这兽坊里有规矩,只要不弄出人命,好像族里的人就不会管吧?而且好像这里所有的人是‘自然’死亡的话,那上面似乎也只是查询一遍就没有后话了吧?”

    苟雄脸上堆着笑容,一双眼睛闪烁着悠悠开口。

    苟雄说话的时候,壮汉若有所思地低着头,直到苟雄说完后,他这才抬起头来,扭头向身后的其它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部落里对兽坊的确是有这么一套规矩,但眼前这人……这样吧,你让他挂着伤还能说得过去,可要是他刚刚到这里什么都没做就出了那意外的话,恐怕不好交代呀!”

    那壮汉收石头的时候可不手软,此时石头拿到手里后就摆出了一副为难的神色,和苟雄打起了官腔。

    “好好好,我懂了我懂了,您只管放心,我绝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听到壮汉的话,苟雄一阵哑然,马上堆起了笑脸,忙不迭地开口。

    揍完之后被解去了绳索,陈伟再次得了自由,随着灵海翻腾,体仙的灵力再次在身体内运转起来,化作一丝丝清凉的气息,向着周身四处蜂涌而去,虽然无法瞬间就把他的灵力伤势给完全修复,但却在慢慢地滋润着他的伤口,加速了他伤口的恢复。

    灵力通达各处,身体上的疼痛感也迅速消散了下去,他的神智也渐渐恢复了一些,苟雄和壮汉之间所说的话他虽然没有从头到尾听完,但至少也听到了一部份。

    当苟雄的话声落下时,陈伟猛然睁开双眼,两道亮芒由他的眼里亮起,深深地瞅了身前的两人一眼。

    玛蛋,想弄我?老虎不发威,你特玛的还真把我机器猫了?

    在心里恨恨说了一句后,陈伟马上平静了下来,随后又闭上了双眼,把余下的那枚石头再次捏到两手之间,随着他灵海轰鸣,再次传出一阵阵的吸扯之力,将石头内部的灵气向体内拉去,在灵海内回转一周后向着身上的伤处涌去,加速着伤口恢复。

    陈伟一门心思地吸收着灵力修复伤处时,苟雄已经和那名壮汉谈妥,壮汉锁好门扬长而去,和其它三人径直回到了居处,并且在进门的时候还把大门紧紧合起。

    看着那四名壮汉走回居处,苟雄收起了满脸笑意,换上了一副凌厉神色,扭过身时,看向陈伟的双眼里闪动着冷芒,向身边的几人招呼了一声,一脸狞笑地向陈伟的面前走去。

    “滚!”

    苟雄刚刚站定脚步,还不等他出的,陈伟便抬起头来,冷冷地开口。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并且声音也不是很大,但此时这栏杆之内却极为安静,清晰地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

    “呵呵,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样,但你胆敢得罪我,那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苟雄闻言微微一愣,但马上就回过神来,呲着白森森地牙齿闷声吼道。

    “一个个还愣在这里做什么,给我揍他!”

    见身后的手下还愣在那里,苟雄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皱着眉头对他们吼了一嗓子。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