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60 探底线(中)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身前那人倒下的一瞬间,陈伟那看都不習他一眼,把手臂向前一展,手指勾了勾,那柄与他心神相连的短刃马上有了感应,由空中绕了一个大弯之后向他身前飞了回去。

    看到同伴的倒下,他身周的那些同伴同时愣了一下,在这兽栏里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有人被杀死,可那些都是私下无人的角落里才会有的罪恶,而像陈伟这样明目张胆,当着四名守门壮汉弄出人命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在陈伟把那人杀死的瞬间,峦遥的眼里闪过不可思议的神情,同时心里咯噔一声,过了一阵这才回过神来,满脸惊诧地与陈伟对视着。

    就在他的眼睛向陈伟看去时,陈伟也恰好抬头向他看来,嘴角闪过一道冷漠地笑容。

    虽然没有看清楚陈伟把是如何把峦遥的那名手下击杀的,但那人临死前的惨叫声他却听的一清二楚,一双眼睛还特意往飞出去的那柄短刃上看了一眼,心里微微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

    而那名一直倦曲着身形坐在角落里,浑身衣衫破破烂烂、头发花白的老家伙终于动了动,向陈伟的背影瞄了一眼后又恢复了那副倦曲的神态。

    “嗡”地一声轻响,那柄短刃绕了个弯后已经再次飞了回来,随着陈伟的手臂摆动,那柄灵器的速度慢了下来,临到他的手臂前方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地静止在了那里。

    在他的手臂挥动中,悬浮在身前的短刃再次幽光大亮,随着他手臂挥动,光芒大盛的短刃再发出一道尖鸣,向方的另外一名汉子冲了出去。

    “刚才阿三被杀那是他自己不大意,只要你们小心一点,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给我杀了他!”

    眼看着一人被杀,其它手下的情绪变的浮躁起来,峦遥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辣,大声对手下的吼到,看到手下那群人的情绪变的稳定下来后,峦遥的嘴角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在手下那群人再次向陈伟冲去时,峦遥悄无声息地向他身后的栏杆靠了靠,随后手掌一翻,从腰间系着的一只兽皮袋子里摸出和此前那几块几乎一模一样的石头,屈起手指,把那块石头卡在了两指之间。

    随着“嘣”地一声轻响,峦遥的手指松开,那块石头化作一道流光直奔四人居处的大门上飞去,“啪”地一声脆响,石头重重地击在了大门下,随后倒跌而下,落在了地上。

    “什么动静?出了什么事了?!”

    随着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大门发出一道让人牙酸的“吱呀”声被从里面向外推开,随后四人由大门内匆匆而出。

    “各位执事,大事不好了,那新来的小子是中州派来我们部落里的奸细,现在还杀人了!”

    那四人的身影刚刚出现,峦遥马上就扯起嗓门大声开口。

    而在峦遥向四人喊话的时候,陈伟灵器已经飞到了一名汉子的身前。

    看到灵器向自己飞来,那人的眼里闪地一丝慌乱,随后咬了咬牙,手臂上的虫子的幻影一阵闪动,变的更加凝实,远远地便低吼一声,挥着拳头向飞来的灵器上撞去。

    “虎”一道闷声响起,那名汉子的的拳头一个模糊,转眼间就已到了他的灵器前方,并且速度不减地与灵器撞到了一起。

    “叮!”

    一道金铁交鸣的声音的响起,短刃和拳头狠狠地撞在一起,两物两撞,那人手臂上的虫子光华一亮,随后隐隐地传来一道若有若无的虫鸣声,随后他拳头上的那只虫子虚影迅速又暗淡了下去。

    那虫子虚影变的极其黯淡时,隐隐能够看到被那柄短刃给斩成两半,化作两团黑气向身后一卷而去,再次扑到了那人的肩上,随后在他肩头上的那只虫子刺青上一闪渗入了进去,要是离的近话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他肩头的那只虫子刺青颜色变的暗淡了一些。

    与此同时,那人的手臂猛然一颤,如同被火烧了一样迅速收了回去,在收回的过程中可以看到看他的碰撞头中间多了一条血线,此时正缓缓地向外渗着鲜血。

    在陈伟那一斩下,那人随着灵器上传来的力道顺势向后退了出去,“噔噔噔”脚下连续退出数步后,这才慢慢收住脚步,收住脚步后那人根本毫不停留,转过身就向峦遥身边急窜而去。

    “想跑?没那么空易!”

    居然起了杀心,要想敲山震虎,那就把事捅的越大越好,弄出的人命自然也是越多效果才越好!

    只有事捅的越大,那对上面的震动也才越大,也才越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越能试探出族长和祭祀妹妹两个老家伙的底线在哪里,知道底线以后他才越好定位自己,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做!

    随着话声喊出口,那柄灵器已经已经飞了回去,再次回到了他的身前,在一阵锐利的破风声中,灵器已经再次挥了出去,直奔那人的背影而去。

    “救我!”

    听到身后传来的利啸声,那人的脸色登时大变,一边加快了速度向峦遥的身前奔去,一边扯着嗓子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在那人发出喊声时,那四名壮汉已经奔到了阻拦着里面众人的拦杆的前方。

    “大胆,还不快点住手!”

    栏杆上面还有一道锁,此时想要出手阻止显然已经来不及,四人的脸人上同时闪动着焦躁和不安,几乎一起出声喊道。

    “你们让我住手那我就住手?那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另外,我的胆子当然不小。”

    陈伟的眉角挑了挑,看似漫不经心地向那四名壮汉瞄了一眼,但手底下非但没有慢下来一丝一毫,反而把挥出的知刃催的更加劲疾,带动起流也发出更加尖锐的啸声。

    此时那拿着钥匙的壮汉的手掌才刚刚攀上栏杆的锁,至于峦遥那里,生怕把事摊到自己身上似的,在那人冲上来的时候反而急速向一边移去,和那人尽量拉开距离。

    “峦遥,你好……”

    眼前要么是施救不及时,要么就是有意躲避,那汉子的脸上的绝望中掺杂着灰败,不由的提高嗓门吼了一嗓子。

    “扑!”

    一道闷响声传来,他只觉得背后一阵刺疼,疼的他把没说完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