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61 探底线(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灵器刺入那人的身体后,那人却还没死去,嘴里发出悽惨的吼声。

    “这个惨叫声还不够,既然要敲山震虎,那就让你一路喊到嗨!”

    在那人惨叫的时候,陈伟的眼里闪过一道无情地冷漠,直视着被短刃刺中的那名汉子,低声自言自语。

    还不等话声落下,他的眼睛闪了闪,手里捏了个法决,待手指停下后他的手臂向外一挥,一股神念随着他手臂挥动向前蔓延而去,瞬间就传递到插在汉子背后的灵器上。

    当他的神念传递至灵器上时,那柄短刃上光华闪了闪,随后整只刃身动了起来,由下而上,向上着上部撩了上去。

    毕竟不是由身前发出,所以短刃的力道和速度都差强人意,只不过向上移动了一点就撞到了他的骨头上,随着短刃不断挫动,与骨头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咔咔”声,。

    虽然短刃没能把那人的骨头给切断,但却把其给死死顶了起来,骨头被顶起的同时牵动他血肉,一阵极度不适的感觉传来,让他脸色变的更加难看的同时不扭抽搐扭曲着,一声接着一声的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阵阵惨叫声传入耳中让听到人心里一阵阵发毛。

    若只是受了这么一点伤的话,只要救治得当,那他还有极大的可能活下来,可要命的是那柄短刃由他肩头冒出来后,刃口斜了斜直向他的脖子削了过去,并且好巧不巧地正中他的动脉,虽然斩痕不深,却深入了他动脉一半的位置。

    峦遥的脸上变了颜色,他甚至已经在心里后悔刚才鲁莽地和陈伟作对,本以为眼前这四名壮汉是自己抱着的大腿,要知道这几名壮汉可是这里职权最高的现管,很多时候比部落里的族长还管用。

    不过,要是说陈伟在这四名现管还没出现的时候击杀自己手下那名手下那是因为这四人临管不力没有及时赶到,可现在当着这四人的面却还敢击杀另一句手下,并且还有意让他找罪受,那这就值的深思了,毕竟他要是背后没有那么大靠山的话绝对不会不敢摊上这么大的事!

    就在峦遥低头沉思地时候,随着一道“咔嚓”声响起,陈伟的短刃终于把那名汉子的骨头切断,随后畅通无阻地一路向上冲去,转眼间就从他的肩头冲了上去,眨眼之间就由胸腔至肩头把那名汉子上身的上半份给切成了两片。

    “扑通”一声闷响,那名汉子已经倒在了地上,在烟尘弥漫着,鲜血顺着伤口“咕嘟嘟”地冒了出来,一大片殷红淌了一地,身体不断抽搐的同时嘴里还在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嚎,并且随着他的惨嚎声越来越响,鲜血向外流淌地更加通畅。

    在那名汉子落地的同一时间,拦杆上的锁“哗啦”一声响落了下来,随后大门被从外推了开来,两名汉子一路小跑着冲了进去,摸出那不知道什么材料织就的网和他的头上甩去。

    反正眼前这哥们随便怎么扑腾也只是在临死挣扎,无论如何他也不活不下去,挂掉了也只是个时间迟早的问题,陈伟根本就没有再次出手的打算。

    听到拦杆大门处的那锁声时,他的目光向门口瞄了瞄,随后向自己的灵器一召,受到感召后,短刃发出一声低鸣,由那人的伤口处缓缓退了出来,随后一声嗡鸣声响起,那柄灵器凌空向他身前倒飞了过去。

    “呼”地一声厉啸,那柄灵器在空中划出一道残影,眨眼间就到了他的身前,随着光华一闪,那柄灵器已经接近了他的手掌,随着幽芒一闪,那柄灵器已经飞入了他的掌心,一闪间就消失不见,落入了他的灵海之内,就此沉寂了下去。

    就在短刃落入灵海的同一时间,那四名壮汉手里的网已经甩到了陈伟头顶,随着四人手臂摆动,那只不知什么材料织就的网已经兜头罩下。

    看着大网由上至下,顺着头顶往自己身上罩来,陈伟的眼里并没有一丝慌乱,反而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丝毫也不反抗,而是一脸淡然地等他们把自己捆起。

    见陈伟并不像之前那样奋起反抗,反而极其识趣的配合,那四人心里只觉的一丝意外,随后也就恍然了。

    而且之前已经都商量好了,要是陈伟胆敢反抗时怎么收拾他的招数此时却完全失去了效用,有种一拳打在棉花里的郁闷感,郁闷的有种想揍人的感觉,但想到陈伟有所恃时,又不得不把心头的郁闷压下。

    “行了,你们一个个都别给我在这里站着,还不快点把这里收拾了给我滚去喂妖兽,要是哪头妖兽被饿的瘦下来,有你们好看的!”

    在陈伟的身份确认之前不好拿他开刀,四人自然而然的就把满腔的不爽发到了其它人的身上,其中一人猛然抬起头来,冲周围还在围观的不明真相群众低吼一声。

    那人的喊声响起,还在一边围观的所有人都悻悻地收回目光,除了苟雄带着剩余的手下在那里收拾同伴的尸体外,其它各人纷纷向分配给自己的兽栏走去,转眼间就消散了个干干净净。

    从陈伟出现到那四名壮汉把陈伟再次捆起,那名一起倦缩在墙角极少抬头的老头悠悠地站起身来,也不知道是年纪太大还是腿脚不好,慢悠悠在吊在众人身后身内走去。

    围观的人走后,场中除了闭着眼睛的陈伟之外,只剩下四名壮汉了,其中三人把目光齐齐向其中一人的脸上瞅去。

    “这件事情极为棘手,你们就算再看我也没有什么用,我根本做不了主,说来说去还是要报到族里去听由族里掌权的人来决断。”

    见其它三人齐齐向自己瞅来,带头那人紧锁着眉头,把目光避了开去,悠悠地开口说道。

    “小家伙不是中州之人吧?也不知道你在哪里学了这么一点拖里拖沓的攻击手法,你这也是碰到了这几个只懂得一点皮毛的蠢驴了,这才能把他们斩杀当场,要是碰到厉害对手,今天倒在地上就是你了。”

    突然一道声音在脑中响起,陈伟猛然睁双眼向四周瞅去。

    头发花白的老头此时正好转过一个拐角。(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