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62 姜是老的辣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要是你把他当做你的靠山的话,那你可就算是走到头了,告诉你,那老家伙除了比别人活的年龄大一点,在这里也会看脸色之外,再也没有其它本事了,要是他真有本事的话早就离开了这里,根本不用来做这些又脏又累的活。”

    在陈伟向后看去时,四人中其中一人顺着他的目光向后瞄了一眼,发现所看的人是那名头发胡子俱都花白又行动不便的老家伙时,眼里闪过一丝鄙视,转念又想到他的靠山又可能是落里某位牛比轰轰的大人物时,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耐着性子开口。

    等等,被这层网罩住的话灵力就根本透不出体外,难道说这玩意隔绝的只是被网罩住的人,而对于外面传来的灵力却根本就不阻拦?或者说这老家伙的实力极高,以至于高到这层网对他根本就不起一点作用?

    想到前一种可能的时候,陈伟还不觉的怎么样,自己能够接受,但是想到后一种可能的时候,他的心里一震,看向那老家伙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变的火辣辣的,就加呼吸也变的略略有些急促起来。

    直到那老家伙的身影消失以后,陈伟深吸了一口气,那颗砰砰乱跳的心这才变的平静了一些,整个人寻也从那种盲目的崇拜中变清醒了过来。

    等等,这老家看起来这么虚弱,怎么可能有这么叼呢?要是他真有这么牛比的话,那还呆在这里搞毛线,早就离开这里了!一定是这张网出现了点问题,根本阻挡不住灵力的渗透?

    想到这种可能的时候,陈伟感觉到自己找到了真相,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他的神念一动,直向灵海内探去,一丝灵力在神念的引导下由灵海内一阵盘旋之后顺着经脉向外冲去,眼看就要冲出体外时,被身外的那张网一阻再也无法寸进。

    陈伟不信邪的再次加大了对灵力的催动,但那股灵力顺着经脉向外冲去时,撞到身外那张网的时候与刚才的结果没什么两样。

    不光我身外的这张网拦不住那了的灵力,甚至他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不要说这兽坊里这些二货看不透他,就连那族长和祭祀也没有察觉到他身上的异常,这老家伙果然藏的好深呀!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在这小部落里要图谋什么?或者说他是借着这个部落掩藏身份,在图谋什么更大的事情?

    想到这里,陈伟的眼睛闪烁了两下。

    陈伟此时把全部身心都放在了对那个老家伙的身上,反而忽视了自己此时身处何处,当他注意到周围的环境时,赫然已经处在了一间乌漆抹黑的地方,而他的身上的那张网也已经被除却,换成了一根绳子捆住了他的手和脚。

    绳子并不十分粗壮,而且也并不像那张网似的把他的灵力给隔绝开,随着神念一动,沉寂在胸中的那柄灵器发出“嗡”地一声低鸣,顺着灵海盘旋一周后猛然向外冲去,一闪个闪烁间就已经到了他掌中。

    要是只凭自身的力气他根本不可能把捆在手腕上的绳子给挣开,但有短刃在手,那可就大大的不一样了,当然,他还不至于二的摇控着灵器凌空去割手腕上的绳子,毕竟他的手心里可没长眼睛,而且他还没自认为氢灵力能够控制的那么精准。

    所以,当灵力出现在掌中时,随着他的手腕一晃动,灵器划过一道幽芒向他捆在手腕上的绳子割去。

    “嚓”一声轻响,捆在手上的绳子应声而断,化成了数截落到了地上,绳子落地的同时,他只觉的手腕上一轻,束缚尽去。

    手掌得了自由,捆在脚上的绳子自然就不是个事,陈伟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它给搞定。

    “吱呀!”

    还不等陈直起腰来,身前大门就发出一声响,随后一阵耀眼的光亮从门口透了进来。

    在一阵脚步踩着地面的响声中,数道人影由他面前的大门走了进来,两步之间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听说你在兽坊里杀了人是吧?而且杀死的还不只一人?甚至还有一人是你当着他们的面杀死的?”

    站在他面前的族长悠悠地开口,话语间也不见如何震怒,而是极其平静。

    族长的反应既在陈伟的意料之外,又在他的意料之中,既然有了心理准备,那心情的波动自然就不大,就像一池湖水被微风吹过一样,虽然也出现微不可见地波纹,但却没有起一个涟漪。

    “是的,我是杀人了。”

    陈伟回答的既直接又干脆,根本就没有一丁点想要释的意思。

    “好!很好!非常好!果然是条汉子,对我儿子牟隆下手狠,对其它人下手更狠,还真的是个狠角色,也够坦诚!”

    扣到陈伟的回答,族长突然笑了起来,听那语气似乎还对他蛮欣赏似的。

    事若反常必要妖!有些人就是这样,越到对你下狠手的时候,表面上非但不表现出一丁点狠辣,反而会对你越罢和善,而当他把你当做亲人一样对待的时候,那就是你厄运临头的一刻,而眼前的这位族长恰恰就是这种人。

    “反正瞒也瞒不住,与其藏藏掖掖、躲躲闪闪,还如痛痛快快的说出来,这样大家都轻松。”

    虽然感觉到危险的气息距离自己的越来越近,但陈伟还是尽量保持着平静,同时也提高了警惕,灵力在灵海内不断地盘旋着,而那柄灵器也不再是沉寂在灵海,反而以刃尖为轴心缓缓地转动着。

    正如自己分析的那样,族长的意图的非常明白,在自己没有展现出任何利用价值的时候,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把给击杀的机会,所以人不得不警惕起来。

    他相信族长收到自己弄出人命消息的时候,祭祀那个老家伙绝对也知道了这一切,只是不知道现在躲在哪里偷偷地看着眼下发生的一切,所以自已必须要拿出真本事来,要不然的话,那老家伙根本就不会闪面的,毕竟谁也不会为了一个没用的人去得罪另外一个强势人物!

    哪怕此前他已经在暗中影响着陈伟部落里的太子爷牟隆进行过追杀,但现在还是必须得再试一次。

    想想也就明白,就算把他放在祭祀的位置上,他也会抓住机会多试探多方几次。(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