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63 给我捆起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呢,平生最喜欢的就是直来直去的人,所以你的话让我很真诚,既然你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我自然也不会太过为难你,更不会因为几个无关紧要的人要了你的命。”

    族长脸上的笑容依旧,冲陈伟点了点头,挥了挥了手,云淡风轻地开口。

    等等,这怎么好像有些不对,这族长怎么不按套路来呢?事情的发展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有这种能够辗压我的绝对优势下,他应该轻轻松松地就把我给弄死在这里才对?为毛却这么多的废话,这族长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听到族长的话,陈伟一愣,就连正在疯狂运转的灵海也跟着顿了一下,眨巴着一双眼睛瞅着眼前的族长,半张的嘴巴跟本就合不拢。

    “当淆,做为一个部落里的族长,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已,虽然我很想完全放你一马,但部落里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所以你这次死罪可恕,但活罪难逃,这样的出理方式你没有意见吧?”

    族长的似乎没有看到陈伟那副不敢相信的神情,反而不紧不慢地再次开口。

    这老家伙到底是在闹哪样?难道是祭祀那老家伙和他私下商量过什么?要不然会有这种什么死罪可恕活罪难逃的结果,但是,这个活罪难逃又是个怎么个难逃法呢?

    听到族长的话,陈伟半张着的嘴巴终于合拢,然而心里却不再平静,一张脸不停地变化着。

    “所有人做过的事情,无论是对还是错,自已都要承担后果!来人,给我把他捆起来!”

    族长面对着陈伟淡淡地开口,随后向门外招了招手,断然开口。

    他的话声刚刚落下,门外便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随后一道道人影拢乱了门口的光线,随后由大门口冲了进来,紧接着一阵绳子在空中挥动的“呜呜”声响起。

    既然说了可罪可恕,那你特玛的现在又让人把我捆起来是几个意思?这是要捆起来打死的节奏?真以为老资就那么好容易让你给捆起来?捆起来后又怎么做?你自己不出手,而是让你这群手下弄死我对吧?告诉你,你想多了!

    “反正弄死一个两个也没事,估计再多弄死两个也不会对现状有多大改变!既然你们想玩,那我就陪你们多玩一阵!“

    在挥动绳子的“呜呜”声中,陈伟低声嘀咕了一句,随后闪里闪过一丝厉色,随后面色一正,已经渐渐归于平静的灵海再次翻腾起来,浑身散出一若有若无的杀气。

    族长看向陈伟的眼睛闪烁了两下,随后眼底闪过一丝期待,并没有一丁点想要出手的打算,反而缓缓向后退了几步,定定地站在门口。

    自族长退到门口后,自然而然就给几人腾出了地方。

    无论四人在兽坊里的实权有多大,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部落里的一员,现在部落里的族长就站在身后观望着,所以他们当在要在族长的面前的表现一番,在彼此的对视中,他们轻轻松松的就由对方的眼底读懂了彼此的心里想法。

    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后,几把手里的绳子挥动的更加劲疾发,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虚影,似乎把空气击出了一圈圈涟漪。

    “去!”

    随着这个字舌尖炸响,沉寂在灵海里的短刃一震,随后发出“嗡”地一声响,随后一闪间由消失在了灵海内,随着他手里幽光闪动,那柄灵器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里,随后幽芒一闪,那柄短刃由他的手掌心射了出去,化作一道幽暗地残影向对面的壮汉而去。

    眼看着陈伟挥出的灵器将要到达面前时,正对着短刃的那人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随着一阵筋骨内一阵轻响声传来,正挥舞着绳子的手臂猛然一顿,而正在空中急速飞舞的绳子没有持续力气的支撑,速度顿时变的缓慢了一些。

    不等绳子静止下来,那壮汉的手臂摆动,同时手腕向前一甩,手里的绳子受到力气的牵引猛然向前甩去,在“呜”地一道轻鸣声中,绳子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如同鞭子一样向飞来的短刃狠狠抽了上去。

    随着绳子距离短刃越来越近,壮汉的眼睛也越来越明亮,嘴角也跟着微微翘起,丝毫不掩饰其内心的真实想法。

    做为同伴,其它三人对于正挥动绳子的实力还是极为自信的,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壮汉手里的绳子击中短刃后短刃在哀鸣中摔落地下的一幕,刚才还稍稍有些提着的心也跟着放回了腔内,甚至他们脸上的笑容比起壮汉来更加灿烂。

    在四人喜形于色的同时,双眼一直紧盯着前方的陈伟嘴角也向上提了提,在壮汉手里的绳子将要击中短刃时,他的食中二指并起,猛然向前点出,在前伸的同时稍稍向外偏了偏。

    手指点出的同一时间,短刃光华一闪,速度也在瞬间变的极快,提高了至少一成还要多,眨眼之间就在壮汉的绳子下消失。

    短刃消失的一瞬间,壮汉已经发现,虽然他已经及时收住了向下挥出的姿势,但惯性依然带动绳子向下击去。

    “轰”一道闷响声传来,壮汉手里的绳子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在一阵尘烟弥漫中,将地面击出了一道印子。

    手底下击空,壮汉自然心头一惊,根本来不及收起绳子就急速向后倒退而去。

    其它三人发现同伴击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除了一人提起绳子护往同伴身边,其它两人在怒吼中提起脚步向陈伟身前迎了上去。

    壮汉退的速度快,而被陈伟全力催动的短刃飞行的速度更快,还不等他的脚步落地,一阵撕裂空气的声音已经在他身边响起。

    要是做为旁观者,听到这声音自然不会提心吊胆,但做为与陈伟对敌之人,这道声音对壮汉来说无异于勾魂的锁链声。

    心头大惊的同时,壮汉的眼睛缩了缩,加快速度退后的同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灵剑似乎化成了一道轻烟,只一闪间就在那光线不十分明亮的房间里几乎失去了踪迹,只有其带起的尖锐破空声还在提醒着他危险非但没有解除,反而距离他还越来越近!(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