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64 瞬息百变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到其它两名壮汉挥着绳子向自己身前奔来,陈伟眼睛微微缩了缩,脚下快步向后退去。

    眼前这群王八蛋手里的拿的绳子和他们使用的那张网是可是一样的材料,被捆住以后会经历什么,陈伟心里可是一清二楚,所以不管怎么样,他可是能避就避,绝对没有让他们把自己给捆住!

    有灵力傍身,陈伟移动的速度自然就快了许多,但眼前这群哥们原本可就是以肉身强度见长,所以在先天优势上比陈伟就强上了许多,再加上他们所处的地方空间太小,而且他们手里的绳子在甩动的过程不自然地被拉长了许多。

    如此情形下,哪怕陈伟退的再快所能起到的作用也是极微,才刚刚退出一步,耳边就传来“咚”地一声,同时他的后背与身扣那面墙来了个亲密接触,撞的他体内气血一阵翻滚。

    在他后背撞到墙面的那一瞬间,放出的灵器也在已经到了那名和他直面相对的汉子身前,也正是在这一撞之下,那柄原本向壮汉飞去的短刃一颤,刃尖向下偏了偏,而此进的灵器正处于高速飞行的状态。

    感觉到短刃上的丝丝寒意正对着胸口时,那壮汉要是说心里不紧张那是假的,心提起来的同时把所有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正向他身前窜来去的灵器上,哪里会想到陈伟在撞击中突然会把灵器改变方向。

    所以那柄灵器飞出的方向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让他根本就没有一丁点防备。

    等他刚刚回过神,还没来得及行动的时候,突然只觉的一阵风由他的手臂上刮过,随后只觉的手腕上一凉,同时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掉落地上的声音,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一股热流在由刚才发凉的地方的涌起。

    当所有的这些感觉传来时,壮汉马上就感觉了哪里不对,可他是因为背着光线,所以根本就看不清楚,不由的动了动了手臂,想要把自己的拳头屈起。

    力气所至的地方一片麻木,根本就感觉不到五指的存在,甚至连手掌在哪里也一丁点都感觉不到。

    所有的感官系统都变的麻木时,那壮汉的心里咯噔一下,突然这间就想到了什么,不由的手臂高高举起察看起来。

    “怎么会这样?不!”

    当他看到从手腕向前光秃秃一片的时候,壮汉歇斯底里地那发出一道低吼声,灰败的双眼里闪动着一丝愤怒,死死地盯向陈伟。

    因为在墙上撞了一下让击向壮汉胸口的短刃改变了方向,转而斩而下壮汉的一只手臂,可事情已经至此,他就算心里再不爽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在一道叹息之中向着另外一边移去。

    “伤了我的同伴还想完好无损的离开这里吗?你简直就是在痴人作梦!还是留下来吧!”

    在陈伟退后的同时,向他追去的两人马上改变了方向,由他的背后紧追而去,同时手里的绳子轻轻急速挥动,再次向陈伟面横扫而去,并且还是一上一下,配合的极好。

    听到身后的呜呜的风响声,陈伟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无论如何,他可绝对不能让后面扫来的绳子击到他,要是被那两根绳子击到的话,那他无论有多大的能耐都会变的那一无用处。

    要是被现在在身后提着绳子要把他捆起的是族长,最后哪怕被其捆个结结实实他都能想得通,毕竟两人之间的实力放在那里,想想上次族长只一根手指头把他灵器给弹开,在他的判断中两人的的距离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小孩和成年人一样的存在,也就是说,一个小孩被一个成年人击倒,自然没有那什么好丢人的。

    至于此时拿着绳子紧紧吊在他身后的那那名壮汉,虽然个头长的大一点,表情看起来凶狠一点,但自从看到两人开始,陈伟还真没把他们当做什么实力在自己之上的人物,最多只是把他们看做是两个身体长的有点强壮的二愣子。

    被两个二愣子击倒的话的,就算部落里没有其它人知道,他自己都感觉丢人。

    听到身后两道几乎合成一声的呜呜声,陈伟双脚使力在地上一蹬,随后身体离开了地面,凌空向前猛然一扑。

    在地势宽敞的地方碰到这种情况向前扑出不乏为一个聪明的做法,但处在眼前的这个环境里,那这个做法就是在瞎扯淡——他风刚扑出,突然前方传来咚地一声沉闷地响声,只觉的脑袋撞在了硬处,整个脑袋好像在这一撞里都变大了一圈似的。

    他向前扑时,由上面扫过的那根绳子带着呜鸣从他的头上扫过,扫去时候带起的气流卷动他的头发,纷纷扬扬的飘散着。

    而他的脚下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扫地人出手的时间稍稍晚了一点,而陈伟的脑袋撞中墙的时候,由于墙面是石头砌成,而他撞向前面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和石墙怼在一起。

    所以这一次硬肛陈伟并没有把墙给撞倒,反而结实的墙面把他给撞的倒跌了回去,而他的双脚的还在空中的时候,后面扫来的那只绳子已经和他的脚撞在了一起。

    因为绳子材料特残的原因,所以与脚腕撞到一起时,陈伟的灵力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灵力存在的时候,他的身体还能保持平衡,当灵力的消失的时候,他的脚下一阵发虚,向下落去时再也站不平稳。

    “擦,尼玛呀,我就哔了狗了!”

    当脚尖点在地面时,由于没有灵力的支持,他再也控制不住身体,跌跌撞撞地向后退了出去,嘴里不由的骂了一句。

    在陈伟身后退去的时候,那名被斩掉手掌的哥们同时也正在向他冲去,此时他的怒火由胸口升起,烧的他的脑子早就有些模糊不清,除了报仇两个字以外,哪里还有半点其它想法。

    对于陈伟跌跌撞撞地向他身前碰来,那汉子的嘴角划过一道狰狞的笑意,也不知道从哪里摸摸出一根粗短的铁棒,迎头就向陈伟那后脑勺上狠狠砸了下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