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1 彪悍的人生从这里开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陈伟,身高一米八,面相不差,更重要的是有个凤安财富榜前三甲的老爸。

    要是按正常历史轨迹发展,陈伟将会在富二代这条让大部份同龄人羡慕妒忌恨的康庄大道上走一辈子。

    但奇葩的想法和行为注定他在这条路上走不了太远。

    从小学开始,他就表现出了‘异于常人’之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忘我地撅着屁、股数蚂蚁。

    原以来长大一些就会懂事,谁知这货越长越变本加厉,泡妹子、摸王八、养蟑螂……种种劣迹除了让他的名声越来越显外,他爹也成了学校的常客。

    俗话说棍棒出孝子!但这句话在陈伟的身上并没奏效。

    铁拳政策非但没能将他从歧途拉回正道,反而揍出了他叛逆的青春,像一头撒欢的野驴一样,在那条不靠谱的道上越走越远。

    特别是他爹在看到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时,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陈伟,这辈子我什么也不要求你,只想你稳稳当当做人,可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让我省过心?现在还非要去学什么养猪,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要养你就滚出去养!”

    随着秦父一声吼,陈伟灰溜溜的滚出家门,从一个锦衣玉食的富二代瞬间变成了流落街头的穷叼丝。

    夜已深沉,繁星满天,夜风拂过大地,吹走白天的浮燥和炎热,带来丝丝凉意。

    陈伟双手插在裤兜里,吊着膀子走在马路上,路灯将他吊儿啷当地身影拉得极长。

    “彪悍的人生从来都不是按套路出牌的,你老陈认为错的,可我并不认同,我还就不相信养猪养不出个未来!”

    陈伟甩了甩脑袋,挥舞了下拳头自言自语。

    “吱……”一道凄厉地刹车声从身后响起,眼角的余光扫到一条黑影从后面冲了上来。

    虽然把吊儿啷当当个性,但他也懂得珍惜生命,在危险来临的那一刻,他下意识地向后退去,退开没两步,脚后跟磕在了马路牙子上。

    “嗷”地一声低呼,陈伟挤眉弄眼地横着倒在马路中间。

    “哎哟喂,帅哥,你大晚上的不在家好好呆着,跑到大马路上来学习碰瓷?想用碰瓷走上人生巅峰这个想法的确不错,但你就不怕刹不住车让你绽放出生命最后火花?”

    一道女声从车里传了过来,恼怒中带着调侃。

    听到这句话,陈伟的心里咯噔一声我了个去,女司机呀!不过回头一想女司机又能怎么样?碰到我还不是折腾的你不要不要的。

    “妹砸,你要这样说,那我今天还就不起来了,反正我现在也无处可归,大不了在这将就一晚。”

    陈伟一脸疲赖,干脆向车子前面挪了挪,两眼一闭,晃着二朗腿,一副悠在游哉地样子。

    “你……”

    女子柳眉倒竖,气哼哼地拉开车门,掐腰站到陈伟身边,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似乎要穿透光鲜的皮囊,看清他那灵魂有多无耻。

    风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陈伟睁开眼睛向女子看了一眼。

    裙摆被风拂动,一抹若隐若现的红色从眼底闪过,以至于女子的裙子是什么颜色则被他直接忽略。

    陈伟的眼睛差点没有瞪出眼眶,心里一阵突突我擦,这颜色还真够火辣的。

    “妹砸,你能不能走近点扶我一把,我感觉我还能抢救一下,实在不行先来个人工呼吸也可以。”

    陈伟眼睛眨巴了两下,嘴角挂着一丝恶趣的笑。

    “要不要我陪你找个酒店,让你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看个够啊?”

    女子冲陈伟抛了个媚眼,笑吟吟地开口,脚下却退了一步,用一副‘想占我便宜你丫还太嫩’的眼神瞅着陈伟。

    听到女子泼辣的话语,对于调戏妹纸轻车熟路的陈伟心头也是一阵萌动。

    “虽然我知道自己长的帅,也不是随便的人,但你真要这么要求的话,我也不会拒绝,要不我就勉为其难配合你一次?”

    陈伟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好像做出这个决定自己吃了大亏似的。

    “小朋友,闹一闹就行了,可别没完没了?”

    女子看向陈伟的眼神尽是鄙夷。

    “小朋友?你感觉我很小吗,要不要我摸出来让你见识见识?”

    陈伟何曾被女人鄙视,一脸不爽地开口,翻了个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忙了一天,大家都很累的,谁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在这里扯淡,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一脚油门直接把你送到陵园去!”

    看着周围的路人向这里围来,女子皱起了眉头,恨恨地看向陈伟。

    “你不扶我就不起来。”陈伟可不管女子的心情好不好,只要他心里爽就行了,摆出一副我是大爷的嘴脸。

    女子闻言,脸上神情极其难看,将头扭到一边,气呼呼地伸出右手。

    既然人家妹砸都友好的伸手了,做为知书达礼的大男人总要有所表示吧?要不然显的咱一个大老爷们也太矫情了吧!

    心里想着,一把握住女子柔腻的手掌,一阵爽滑的感觉传来,陈伟手指动了动,甚至无耻的闭上了双眼。

    站直了身体,陈伟这才睁开双眼,当看清女子真容的时候,让陈伟的心脏猛然一顿。

    女子二十岁出头,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头,一双烟花带水的大眼睛似说含笑,脸蛋就像瓷器一样光洁,连衣裙包裹下的身材更是没得说,该大的大,该小的小,特别是胸前那条沟,差点让陈伟陷进去爬不出来。

    做为曾经名声在外的富二代,从懂的泡妞开始,陈伟身边从来不缺莺莺燕燕,但能让他血压上升的却不多,而眼前这女子就是一个。

    女子将手从陈伟的手里使力抽了出来,恨恨地横了一眼,转身向轿车走去。

    “哎,我说妹砸,做人要有始有终,你可一定要对我负责才行!”

    见女子上车,陈伟大呼小叫着,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副驾的位置,一脸理所当然地瞅着女子。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你今天讹上我了是吧?”

    女子的脸色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什么叫讹上你了,我可是有道德有理想的五好青年!”陈伟撇了撇嘴,一本正经地开口。

    “你的道德我没看见,但是理直气壮在把碰瓷当成事业的精神我倒是发现了,你这么能咋不上天呢?”

    女子翻了陈伟一眼,气哼哼地拿起水瓶喝了一口。

    “好铁不打钉,好男当养猪,哥的理想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懂的!”陈伟的目光里尽是执着,紧紧盯着前方,一脸神圣地开口。

    “噗!”女子刚刚喝进嘴里的水全部喷了出来,淋了陈伟一头一脸。

    “养……猪,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有志气!”看着一脸水渍的陈伟,女子笑的花枝乱颤,双峰如同活脱的兔子一跳一跳。

    陈伟在脸上抹了一把,当他把目光转身女子时,已经忘记了发怒,瞪大了双眼,“咕咚”一声狠狠吞下一口口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