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3 和猪没区别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撮撮头发如同标枪乱一样七八糟地顶在头上,脸色比起非洲人来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且散发着油腻的光泽,特别是身上,布、塑料和金属的组合带着浓浓的后现代气息。

    人还没到,一股极其浓烈的老坛酸菜加棒子国泡菜的混合气味便随风飘扬,杀气之大,直接让陈伟退出好几步这才忍住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

    “叔,在你这里给我刷个1000个块呗。”

    小贩捏紧了鼻子,嗡声嗡气地开口。

    “还是老规矩,50个点的手续费。”

    老乞丐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似乎天上的太阳也在这笑容里也失去了光芒。

    陈伟时不时的会犯二,但这并不代表他傻,他见过贪的,但头一见到这么贪的。

    “我说大爷,咱还能再无耻些不?一次收50个点,你怎么不去抢呢?”

    陈伟嘴角抽了抽,一脸的愤愤。

    “年轻人,虽然叔没读过啥书,可你也别忽悠我,抢是犯法,是一条不归路,我这是收手续费,叫自力更生。”

    陈伟一愣,姜还是老的辣,连这变相的抢都能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你放心,叔我是有原则的人,不管谁来都是一口价,绝不会便宜一分钱。”

    老乞丐义正严辞地开口,随后往地上一坐,一副爱刷不刷的神情,摸出最新款的土豪款手机,一脸溅笑地聊起了天。

    “我说大爷,你们这行还蛮有前途的,又是pos又是土豪手机,果然是与时俱进呀!”

    陈伟看着老乞丐的手上的手机,不由的感叹了一句。

    “年轻人有眼光,说实话,叔也怕羽化之后没了传人将这门手艺遗落凡尘,我观你天资虽然比我差了一点,但也将就一下把这门手艺传给你,大家既然这么有缘,今天就收你为徒,学费只要888888……”

    见眼前这老家伙嘴里跑起了火车,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陈伟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感觉还是离的远一点比较安全。

    老乞丐瞅了陈伟一眼,目光闪了闪,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只破碗在陈伟眼前晃了晃,笑容更加灿烂。

    没有华丽的外表,没有夺人光目的颜色,甚至极为粗糙,一道极长的裂纹由碗口蔓延至碗底,碗口上更有几个缺口。

    但不知为何,自那只碗出现后,陈伟目光凝聚到那只碗上无法移开,心神都为之所夺。

    “小伙子,看到这个没有,话说公元前2016年,周穆王击败王莽,建立了大唐,年号洪武……这只就成了我们一家的传家宝,既然大家这么投缘,叔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界。“

    老家伙的嘴角挂着谜之微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一阵,随后一翻手将那只碗收了起来。

    眼前这老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陈伟一句都没听进去,他只知道老乞丐将那只碗收起时,心里空落落的,似乎那只碗原本就属于他,现在被人生生抢走了一样。

    “那只碗我要了。”

    陈伟相信自己的感觉,吸了一口气,双眼直视着老乞丐,尽量平静地开口。

    老乞丐双眼睛闪烁着,一脸为难。

    “年轻人,要是别的事情大家还能商量,这个碗可绝对不行,这是我的传家宝,传家宝你知道是什么……”

    “5千!”陈伟淡淡地开口。

    “你这是小看我,就算我穷的要饭吃,也不会把传家宝卖了!”

    “1万!”

    “我这个传家宝……”

    “2万!”

    “传家宝……”

    “5万!”

    “我……”

    “10万!”

    “好,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叔就忍疼割爱,把它卖给你了,不过说清楚了,货物出门,概不退换!”

    眼见陈伟的价格差不多了,老乞丐眉开眼笑,一把将破碗塞到了陈伟手里,顺手把银行卡抢了过去。

    陈伟的气大财粗让小贩和围观群众倒吸了一口凉气。

    十万软妹币就换一只破破烂烂的粗瓷破碗?

    感叹土豪的世界他们不懂的同时,一个个心思也活络起来,看看自己身边还有没有什么能入得眼前这土豪的法眼。

    “土豪哥,咱们做个朋友呗!你看到我那煎饼果子摊位没,那可是当年食神用过的,怎么说也算上古重宝,不光可以让你衣食无忧,还可以发家致富,我也不要百万,五十万你就可以拉走……哎,哥你别走呀,价钱咱俩还可以再商量商量!”

    在小贩的大呼小叫中,陈伟转身就走。

    “帅哥,我这个可以是个聚宝盆,流传的年代更久,那可是太古……”

    此时的陈伟在众人的眼里完全变成了一堆会行走的软妹币,沿途众人一个个堆起笑脸,都在渴望着能与他产生金钱“关系!”

    面对热情洋溢的群众,任凭他们如何循循善诱,陈伟目不斜视,不为其所动,风风火火挤了出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车门关闭的声音响起,正在打磕睡的林洁被惊醒过来,迷迷乎乎地瞅了陈伟一眼,再次眯起了双眼。

    “我请你吃早餐。”

    “不吃。”

    “女人果然小气,就算陪礼道歉,这500块,不对,加上手续费是750块的早餐还不够诚意?”

    陈伟眼睛翻了翻,一脸郁闷地开口。

    林洁猛然睁开了双眼,扭头看向陈伟,目光在他手上的煎饼果子和破碗上停了下来。

    “还真是有钱人,买俩个煎饼果子就花了750,可真舍得,还送个破碗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告诉我你改变主意,准备吃完这一顿加入更有前途的丐帮了。”

    林洁的眼神不知为何,微微缩了一下,一脸鄙夷的同时又带着一丝心疼。

    “呵呵,是一个750,至于这个碗,虽然我还没有做好加入丐帮的准备,但看着顺眼就买过来了。”

    陈伟干笑了两声,捏着鼻子开口。

    “果然有出息,居然专门跑到周山上来买个破碗当古董,你说你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多少钱买的?”

    林洁说着话,从陈伟的手里接过煎饼果子咬了一口。

    “我觉着吧,反正不贵,也就10万,我买东西从来都是看着顺不顺眼……”

    “咳咳,你说多少钱?这个破碗10万?我没听错吧?”

    林洁瞬间睁大了双眼,嘴角抽了抽,更显心疼,还在咀嚼的食物卡在了嗓子眼,卡的她翻起白眼,大声咳了起来。

    “是呀,10万,怎么了?”

    陈伟一脸无辜,睁大了双眼愣愣地看向林洁。

    “你特玛的怪不得想养猪,你就和一头猪没有什么区别!”

    林洁将手里的煎饼果子扔在了仪表台上,恨恨地骂了一句,伸手摸向瓶时突然脸上一变,迅速将车窗玻璃升起,发动了车子。

    看到林洁的动作,陈伟心里浮起不好的预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