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6 哥们原来练过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身周,不知何时聚起了一圈小动物,既有蛤蟆、蜈蚣等一类传说中的毒物,还有蚂蚱、蟑螂一类的爬虫,特别是脚下最显眼的位置,赫然站着一只巴掌长短的螳螂。

    这个头长的也有些太吓人吧?真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是在吃什么,居然营养过剩成这副样子!

    陈伟倒吸了一口凉气,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脚下。

    那些蛇蚁爬虫瞪着一双双小眼睛紧紧地盯着陈伟的双手,发出一道道低鸣。

    陈伟眨巴了下眼睛,刚才经过那条蛇的身边时,就留意到蛇的眼睛就紧盯着自己的双手时还以为是错觉,现在眼前这些小家伙们也是这副眼神,让他更加确定碗里面有问题。

    心里想着,陈伟低头向碗里看了一眼。

    “咦?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碗底粘着一块油菜籽大小的黑色颗粒时,马上睁大了双眼,他可记得清清楚楚,从老乞丐手里买来这只碗的时候,碗除了破破烂烂之外,那可是非常干净的。

    “难道说?这是我的血凝结成的?但这也不科学呀,哥流的血明明是红色的血,怎么现在就只剩下了这么一点黑色?”

    陈伟低头嘀咕着,伸出拇指和食指将那颗小黑珠子捏起。

    外面并不粘手反而有些硬,用力捏一捏发现很q很有弹性。

    在陈伟把那只小黑珠子从碗里拿出时,围在他四周的那些小动物更加激动,一个个嘶鸣声,眼里尽是渴望,沙沙地响声中,向他身前飞速移动。

    “吱!”那只螳螂发出一声尖啸,身周的那些爬虫齐齐一顿,小眼睛闪烁着,欲退去时却有些不甘,想上前吧,似乎又对那只螳螂非常惧怕,一个个颤抖着不敢向前,眼底的渴望却更浓烈。

    同一时间,另一道尖利的啸声响起,其它动物齐齐一怔,一只近30公分长的蜈蚣从枯叶中游走而出,直奔陈伟而去。

    听到蜈蚣的啸声,螳螂感到了威胁,三角脑袋转了转,一双翅膀震动,晃身便奔到了蜈蚣身前,牢牢挡住蜈蚣的去路。

    蜈蚣抬起上半身,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身前的螳螂,几只爪子划拉着,如同刀子似的口器一张一合,毫不退缩地向身前的螳螂示威。

    “上呀,肛他呀!你带那么大两把刀还怕他个买不起鞋的,砍死它我就把这颗大补丸送给你!”

    陈伟的志向是养猪,但他至少现在还没有给猪同化,看到眼前这些小动手的反应,早已猜出它们为何而来。

    也不知道是受到了陈伟的鼓舞还是让本能反应,螳螂前身抬起,后足撑在地上,带着锯齿的前螯向蜈蚣横扫而去。

    敢跟螳螂叫板,蜈蚣自然也有所恃,小眼睛里闪动幽芒,张开巨大的钳口,向螳螂扑咬上去。

    一只螳螂,一只蜈蚣翻翻滚滚的斗在一起,不时发出一阵阵惨烈的叫声。

    “陈伟,你个王八蛋,今天不把你活活打死就跟你姓!”

    在陈伟聚精汇神地看着两只虫子打架时,一道无尽怨恨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大金牙柱着树枝,叉开双腿,看向陈伟的眼睛里尽里怒火。

    至于大金牙身后的手下那群人一个个也是脸色发青,最引人注目的是紧跟在大金牙身后的一哥们,只见他踮起脚尖躬着腰身,双手紧紧的搂着屁、股,茄子紫的脸上尽是便秘的神情。

    看到这群人的样子,陈伟一愣。

    “哥几个,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有什么不爽的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想到刚才听到的惨叫声,陈伟脸上变的极为灿烂。

    “说你妹的说,你个王八蛋,有种你站在那里别走!”

    想起刚才如同恶梦似的经历,大金牙就像点火燃的煤气罐一样直接爆发,忘记了裆下的疼痛,叉拉着双腿,举起的手里的树枝就向陈伟身前冲去。

    “现在到你们表现的时候了,谁能把这群孙子给我折腾到大小便失禁,这个我就送给谁,去吧,爆发你们的小宇宙!”

    陈伟站在原地,神神叨叨地开口。

    听到陈伟的话,大金牙等人下意识地低头向陈伟脚下看了一眼。

    一眼看去,大金牙倒吸了一口凉气,头皮发炸,裆下更是传来阵阵疼痛,脚下打滑,两条腿颤抖了一下左右分开,一个劈叉坐在了地上。

    这一坐,不但让大金牙打出生以来未完全舒展开的筋骨拓展的淋漓尽致,更让他胯下伤口部位以极快的速度和大地来了一次亲秘接触。

    “嗷!”大金牙咧开大嘴,仰天发出一声杀猪似的惨叫。

    “哟,原来金牙哥练过呀,你爽就行了,也不用这么大声音感叹吧?这搞的让我也有跟着你试一试的冲动。”

    陈伟满脸笑意,正儿八经地胡说八道。

    “你们几个,都别愣在那里,还不赶紧扶我起来!”

    胯下疼痛袭来,让大金牙疼的差点晕了过去,翻着白眼,有气无力的挥动手,颤声向那手下嘶吼。

    在大金牙几人折腾的时候,地上的螳螂和蜈蚣之间的撕杀依然如火如荼进行着。

    螳螂背上的翅膀被蜈蚣撕咬的一片残破,而蜈蚣那里也好不到哪里去,数条腿被螳螂巨大的镰刀给砍离身体,伴随着黑色的液体散落一起。

    两只动物都已精疲力尽,互相对视着,再次陷入了僵持。

    陈伟向对峙的螳螂和蜈蚣看了一眼,轻手轻脚向前移去。

    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刚才那样说也就只能暂时唬一下大金牙等人,等大金牙站起来后,这一切就会真相大白,到了那时再想跑难度就相当大了。

    看到陈伟要走,那两只僵持的虫子也急红了眼,蜈蚣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少了数条腿的身体向前一个猛冲,张开钳口直奔螳螂的后背狠狠咬去。

    螳螂那里发出一声尖鸣,迅速发动了反击,一对带着锯齿的前螯同时举起,迎头便向蜈蚣狠狠的砍了下去。

    在蜈蚣的嘴刚刚触到螳螂的后背时,螳螂一对前螯也到了蜈蚣的胸口。

    “嚓”、“扑”两道声音几乎同一时间响起,蜈蚣的那钳口咬中了螳螂的后背,螳螂的前螯也刺进了蜈蚣的胸口。

    两只虫子眼中凶芒四散,同时颤抖着,挣扎不休。

    螳螂那边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越来越虚弱,到了后来趴在地上一动一动。

    蜈蚣警惕地看了螳螂一阵,这才慢慢地松开钳口,森森的目光向陈伟手间看去。

    突然,螳螂站了起来,晃了晃脑袋,几只爪子在地上一按,向蜈蚣再次冲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