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8 果然是好兄弟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眼见陈伟伸脚踢来,大金牙双手迅速向前伸出,往档下一拢,紧紧护住小鸟。

    “小样的,居然还想阴我,嘿嘿,没踢到呀,没踢……尼妹呀,你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

    大金牙护住裆的时候,陈伟摇了摇头,右腿踢出的姿势不变,抬手狠狠一把掌抽到了大金牙的脸上,让大金牙没说完的后半句生生变成了另一种风格。

    脸被抽中,大金牙自然而然地收回手掌向脸上抚去。

    陈伟的眨了眨眼睛,嘴角浮起一个嘲讽的笑,右腿向后勾起,蓄足了力气,再次向大金牙胯下狠狠踢去。

    “嗷——!”大金牙的惨叫声响遍半个周山,震的陈伟双耳嗡嗡作响。

    硬生生扛了一脚,大金牙五官扭曲成一团,屁股向后极力撅起,一直合不拢的双腿瞬间夹紧,摆出一个极其怪异的造型。

    看到大金牙摆出的poss,手下的壮汉们一个个倒吸凉气,下意识地将双腿夹紧,一脸同情地看向大金牙。

    陈伟也没想到自己的一脚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脚。

    没想到呀没想到,别人练成了麒麟臂,我这里居然练成了麒麟腿,以后要是看谁不爽,就给丫的来上一脚,让他体会一下鸡飞蛋打的感觉,哼哼!

    “金哥,虽然你现在废了,不过你放心,弟兄们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绝后,我们将会竭尽全力让你的血脉延续下去!”

    一名手下站了出来,伸手在大金牙的肩头拍了拍,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无比认真地开口。

    大金牙闻言,浑身筛糠一样浑身抽搐,脸黑的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气喘的好像得了哮喘似的。

    “好兄弟,果然是好兄弟呀,金牙,摊上这么一群事事为你着想,就连生儿育女的事情都愿意替你效劳、为你考虑的兄弟,你是何其幸运?此处应有掌声!”

    陈伟一副感慨万的表情,当先鼓起了掌。

    “你麻痹……”

    这句话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大金牙怒火攻心,嘴角溢出白沫,“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两腿蹬了几下直挺挺的昏了死过去。

    “金哥虽然晕过去了,但他的遗愿大家还要执行下去,上,揍翻这这王八蛋!”

    被蛇咬了菊花那哥们把手从“后门”撤了回来,指着陈伟,扯开嗓门吼了一嗓子,握着拳头就向陈伟冲去。

    还不等拳到砸到脸上,一股浓郁的翔味便在空中扩散。

    秦味的脸上变的极为难看,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他可不想被这抠过菊花的手碰到,就算打不死也恶心的够呛。

    “嘿嘿,怕了吧?实话告诉你,我可是练过的,金鸡独立、大鹏展翅,再看我猴子偷桃……!”

    见陈伟只是一味避让,那壮汉一脸得意,完全忘记了菊花的伤残,又是甩胳膊又是踢腿,摆出几个自认为风骚的造型。

    那汉子不摆造型还好,一摆造型陈伟再也无法淡定了玛蛋的,比都让你丫的装完了,你让我装什么?

    “小螳,趴在我肩头搞毛线,打起精神来抽刀子干翻他们,拿出你的三板斧,削丁丁,掏蛋蛋,捅菊花!”

    陈伟当然不会让对面的汉子独领风骚,嘴角挂着一丝谜之微笑,扯着嗓门喊了一嗓子。

    听到陈伟的喊声,正在奔来的壮汉们脑中浮现早些时候密密麻麻,让人头皮发炸的小虫小兽。

    几人齐齐收住脚步,下意识地地向周围瞅了瞅,随后惊疑不定地抬头向陈伟肩头的螳螂瞅去。

    那只螳螂压根就像没有听到陈伟的话一样,伸出两只前螯在嘴巴上抹了一把,三角脑袋摆了摆,悠然自得地肩头踱起了步。

    “尼玛呀,你吃我的喝我的,我费了那么大力气把你从千军万马中解救出来,现在大难临头了,你却这样对我,你个畜生!”

    陈伟右手抚在胸口,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满脸悲愤地开口。

    “吱吱”螳螂不屑的低鸣了两声,直接扭过头去。

    众壮汉松了一口气,随后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深深地伤害,一个个幽怨地瞅向陈伟,张牙舞爪地扑了上去。

    被小姑娘用这副眼神看着,陈伟心里会升起自豪感,要是被一个汉子用这副眼神看着,他心里会觉的不安,现在被一群壮汉这样盯着,他只觉的浑身发冷,菊花发麻。

    “哎,等等,你们这画风不对,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的脸会变成……”

    陈伟的脸上变了样,夹紧双腿向后退去。

    “会变成你妹!爆了我的菊花还死不承认,让你装比让你忽悠,大家不用客气,有仇的报仇,没仇的占便宜!”

    逗比归逗比,面对来势汹汹的壮汉们,陈伟不反抗那是骗人的,要不然以前也不会劣迹斑斑。

    “喝!”一名壮汉挥动拳头,对着陈伟的鼻梁就是一拳。

    陈伟腰往后一躬,对方的拳头由他的鼻尖擦了过去。

    还不等他身体站直,后面的壮汉跟着冲了上来,迈腿踢步,直奔陈伟小腹踢去。

    此时避无可避,陈伟手中破碗狠狠向下砸去。

    “嘣”闷响声传来,胫骨好像折断了一样疼痛难耐,壮汉眼圈发红,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惨哼一声,收住攻势。

    而陈伟也被壮汉脚尖踢中了肚子,踉跄着向后退出,一直退到了山崖边上,身形晃了晃,这才收住脚步。

    扭头向后瞅了一眼,后面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崖,心头砰砰乱跳,额上沁出冷汗,直呼好险。

    “现在摆在你眼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你就束手就擒,要么你就从这里跳下去,哈哈哈哈!”

    几名壮汉成扇形围在陈伟的身前,菊花伤残那汉子哈哈大笑起来。

    “小螳呀小螳,你就不能给我争气一点,现在不出手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陈伟并没理会说话那汉子,反而扭头冲肩头的螳螂吼了一嗓子。

    “神经病,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那只螳螂为你出头,你个傻冒!”

    菊化残一脸鄙夷地看着陈伟,喝骂了一句。

    “你特玛的骂谁是傻冒,有种你再给我骂一句!”

    陈伟脸色一变,双眼瞪着菊花残,怒吼着扑了上去,将菊花残压在了身下,挥动拳头向脸上狠狠揍去。

    “啊,嗯,哦……”

    皮肉的撞击声和伴随着菊花残有节奏的惨叫声在山顶响起,远远传了开去。

    “快点再快点,拉开这混蛋!”

    声音持续响了半分钟后,旁边的其他汉子这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地把陈伟拉开,死死按在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