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18 我是走来的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阵风吹过,将草丛吹的哗哗作响,翠绿的草叶随风摇曳着优美的身姿,顺着草叶间的缝隙看去,哪里还有半点大金牙的身影,倒是一股令人不太愉快的气味随风散入鼻腔。

    “我就哔了狗了,这是什么毛病,随时随地都来一坨,恶不恶心?”

    陈伟皱着眉头,低头看着如同被野猪拱过,乱糟糟倒了一地的杂草,试图从满地的杂乱中那分析出大金牙逃走的方向。

    随着杂草被踩倒的“沙沙”声响起,陈伟自己从草从里踩出一小段距离,随后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往这个方向去的,上次你们把我追的到处乱窜,这次落了单,我看你丫的往哪里跑!”

    陈伟说着话,将趴在背后的螳螂一把扯了下了,随后扔在了原地,随后这才抬步向前方走去。

    直到陈伟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后,刚才他所站立的地方杂草一阵晃动,大金牙的脑袋从草丛里探了出来,向秦伟追去的路上瞅了一眼。

    “年轻是好事,可是太年轻了那可就不一定是什么好事了,跟我斗,你还太嫩了一点,嘿嘿!”

    大金牙一脸得意,一口金牙在太阳下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

    在大金牙提着裤子刚刚从草丛里跳出来时,眼前一道绿色残影闪过,大金牙心里一紧,迅速向后退出一步,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裤腿,“扑通”一声坐倒在地。

    “陈伟欺负我倒罢了,你这个小小的臭虫也来触我霉头,是可忍,叔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大金牙吆喝一声,抬起右脚,趴下了一只鞋子,随后站了起来,左手提着裤子,右手举着鞋子前后追打着螳螂。

    一人一螳螂,就此在草丛中追来追去。

    让大金牙极为郁闷的每次举起鞋子时他都信心十足,誓要螳螂拍死在鞋下,可等鞋子落地时,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

    “呼哧、呼哧,我说你这货怎么跟陈伟那孙子一样无……不对,我就说这螳螂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原本这就是陈伟那时候带的那只!果然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虫!”

    大金牙喘着粗气,终于反应了过来,不再理会螳螂,提着裤子转身就向反方向逃去。

    脚步刚刚迈出,那只螳螂一闪身从后面追了上来,牢牢的站在了大金牙的身前,三角脑袋晃动着,一对巨大的前螯勾了勾。

    “就凭你这个不起眼的小虫也想拦得住我?想都别想!我还就不相信了,搞不过陈伟还搞不过你这不起眼的小东西了,有种你站在那里别走!”

    被一只螳螂威胁,让大金牙感觉既好气又好笑,两眼一瞪,手里的鞋子挥舞的呼呼作响,劈头盖脸向螳螂砸了下去。

    眼看着大金牙手里的鞋子砸了下去,那只螳螂低鸣了一声,双翅一震,突然跃起,向大金牙冲去,落下时不偏不巧,更好落在了大金牙提着裤子的左手上。

    触角动了动,张开刀片似的嘴巴,在大金牙的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

    “啊!”大金牙疼的吼了一声,吃疼之下条件反射,自然而然的松开了裤子。

    “唰拉”一声,大金牙一直提着的裤子顺着腿滑了下去,一对毛绒绒的大腿亮在了美好的阳光之下。

    “你大爷的,你怎么跟陈伟那王八蛋一样的不要脸,尽往下三路招呼,我就见了鬼了!”

    虽然裤子不是被螳螂扒掉,但也间接因为螳螂从中作梗而滑落,大金牙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大声吆喝着,手里的鞋子向趴在身上的螳螂敲去。

    “哎哟,麻辣个鸡,疼死我了!”

    “啪”一声脆响,在鞋子将要来临时,螳螂一跃跳了开去,鞋底重重的抽在了自己身上,将他自己抽的鬼叫一声,登时青肿了一大块。

    “金牙,我一看你就是城里来的,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会玩?”

    在大金牙咧开嘴直抽抽时,陈伟的声音从他身后悠悠响起。

    大金丫瞬间忘了身体上的疼痛,瞪大了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向后看去。

    身后,陈伟那个无良少年嘴角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双眼在大金牙的身体上瞟来瞟去,特别是瞄过大金牙摆裆下时,似乎多了一丝不屑。

    “你把我打伤我忍了,让一只螳螂来虐我我也忍了,可你这眼神是几个意思?”

    陈伟的眼神让大金牙感觉尊严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扯着嗓门大吼一声。

    “喊个毛线呀喊,话说你丫的是不是上次经历了一脚后,没有把这玩意给废了,故意在这里显摆?”

    陈伟斜眼瞅着大金牙,一脸不爽地开口。

    “谁谁谁显摆了,要不是你这不要脸的螳螂,我早就裤子提起来了!”

    大金牙闻言,只觉的后背一阵发冷,一阵风吹过,胯下一阵清凉,弯腰把裤子拉了起来。

    “金牙,我问你,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陈伟看着大金牙,开口了一句。

    “还能怎么来,当然是走来的,要不然你还以为我是飞来的?”

    大金牙用一副看傻子的眼视看向陈伟,理所当然地答道。

    “我了个去,你这句话答的太牛了,我居然无言以对。我是问,是谁把你们带到这里来的。”

    陈伟一阵愰忽,瞬间感赏觉和大金牙交流起来难度有不是一般的大。

    “像我这么聪明的人到这里来还需要谁带吗?难道我自己就不会找?”

    大金牙一脸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其它人呢?没有和你在一起?”

    陈伟看着大金牙,开口问道。

    “别给我提那几个王八蛋,我对他们那么好,他们居然还想着给我带绿帽子,一提起我就恨不给一皮带抽翻他们。”

    大金牙闻言,正在扣皮带手的手一顿。

    “能不能好好说话,我是问你们一群人到底怎么到这里来的!”

    陈伟的眉头皱了起来,两眼一瞪。

    “是林洁带我们来的。”

    上次的经历在大金牙心里留下了阴影,甚至现在夜半时分时不时的还会做噩梦,陈伟一发火,大金牙直接就萎了。

    自己经历了一番生死,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而大金牙这群人好像到这里来蛮轻松的,想到这些,陈伟的心里难免会不平衡。

    再说了,陈伟可从来也不是吃亏的主,听到林洁在这里,当然要想办法找回场子。

    “带我去见林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