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仙门养灵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19 黑蛇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话说这心情好什么都好,打起精神来金牙,你看看我身轻如燕,越走越精神,天色也不早了,咱们一起私……呃,狂奔吧!”

    越走越精神的陈伟斜眼瞅了一眼腰酸背疼的大金牙,也不管大金牙愿不愿意,拽起大金牙的胳膊就向前狂奔而去。

    自从身体被灵气洗涮之后,陈伟一直只觉了身上发生了一些不一样的变化,但到底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定。

    一直到出门后,和大金牙这一比试,陈伟才发现自己居然这么牛比,连他自己都有种给自己跪的冲动。

    正午时分,气定神闲地陈伟和累的快喘成狗的大金牙站在一片茅草棚前。

    “金牙,你别告诉我你们现在潦倒到开始吃斋念佛,住在这种茅草庵当善人了。”

    陈伟看着眼前稀稀落落地茅草棚,一脸地不敢相信。

    “你以为我们想呀?要不是碰到那老家伙,孙子才愿意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住茅草庵!”

    说起这件事情来,大金牙心头就冒起了无名火,咬牙切齿地吼道。

    大金牙的话音落下,一直安安静静趴在陈伟肩上的螳螂不知为何,突然晃了晃三角脑袋,烦燥地低鸣了一声。

    “什么老家伙小家伙的,你可别在这扯犊子了,你看,连我的螳螂听到你的话都感觉烦燥,你就别瞎扯淡了。”

    陈伟嘴上虽然如此说,但心里却闪过一丝疑惑,不知这一向“好脾气”的螳螂为何会有如此举动,举目向茅草棚的方向瞟了一眼。

    “话说那天,我们正常上班的时候,碰到一个老空伙,那老家伙……。”

    在陈伟疑惑时,大金牙突然开了腔。

    “老家伙,穿着一身破破烂烂,充满抽象主意的衣服,手里抱着个pos机,时不时还摸出个土豪版手机得瑟一阵?”

    陈伟试着问了一句。

    “咦?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们认识。”

    大金牙瞬间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嗯?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来来来,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陈伟挑了挑眉头,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可别告诉我你们载到那老家伙手里了然后还被老家伙一路追杀,就追到这里了?”

    陈伟捏了捏鼻子,嘴角的笑意更浓,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他相像那老家伙能做出这种事来。

    陈伟的话声刚刚落下,趴在肩头的螳螂突然再次叫了起来,一对小眼睛死死的盯着其中一间茅草棚。

    嗯?这茅草棚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小螳,不行,一定要过去看了看。

    “金牙,我很好奇你们到底是怎么过日子的,你不邀请我去你们这带着原始风格、最接近天人合一状态的豪宅里去参观参观?”

    陈伟出两根手指在螳螂的背上拂了拂,让螳螂安静了一些,随后紧盯着前方的茅草棚,捋起了袖子。

    自从碰到这孙子以后就没碰到过好事,被那老家伙坑光了所有的钱后,还给卖到了这里的工厂里。

    在大姐头林洁的带领下,好不容易摆逃了给人打工的命运,拼尽了所有人的力气才在这里折腾出了几间茅草棚,眼前这不要脸的还要去参观,这像是参观吗?我怎么越看越像是去拆迁的!

    大金牙有种日了狗的感觉,一张脸绿的跟苦瓜差不多。

    “陈伟,我知道我们以前对不起你,但你也不至于落井下石吧?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

    陈伟可不管大金牙的想法,他只知道前面有吸引螳螂的地方,也不管他同不同意,拽起手腕就向前走去。

    “哎哟我去,居然还睡的榻榻米呀,你们真接地气。”

    陈伟伸手扇了扇污浊的气味,指着满地的稻草悠悠地开口。

    啥榻榻米?麻辣个鸡的,那是稻草,有钱人果然是有钱人,把稻草都能叫的这么高端大气,不过这个名虽然是让人心里生厌地岛国特色,但比稻草好听多了,打定主意了,以后就叫榻榻米了!

    大金牙脸上神情变化,暗暗地点了点头。

    “吱”螳螂突然尖叫了一声,由陈伟肩头一跃而下,化做一团绿影,直奔稻草奔去,身体一晃,钻进了稻草里消失不见。

    陈伟安静了下来,瞪大了双眼直视着螳螂消失的地方。

    螳螂消失的那片稻草一阵翻腾,随着一声尖啸,稻草突然从中一分为二,一条通体漆黑、指头粗细的蛇摆动三角脑袋,由稻草丛内钻了出来,双眼闪动着幽冷的光芒,向陈伟两人所在的方向瞅了一眼。

    黑蛇的脑袋极其尖细,眼睛上方更有两条凸起,样子让人不寒而栗。

    与黑蛇的目光对上,陈伟头皮发炸,心头泛起一丝危机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那条漆黑毒蛇以极快的速度从稻草间游走而出,眼看着一半身体已经脱出了稻草,突然稻草丛中响起一声尖鸣,随后黑蛇身体猛然一顿,无声的嘶鸣一声,掉过头向稻草丛咬去。

    绿光闪动,螳螂由稻草丛中一跃而出,在蛇头将要奔临时,身体扭动,向旁边一让。

    “咝咝”一扑未中,那条毒蛇脑袋一缩一弹,向让去一边的螳螂再次扑去。

    “卧槽,小螳赶紧让开!”

    陈伟此时握紧了双拳,呼吸变的急促了许多,似乎和那条蛇对上的不是螳螂而是他自己一样。

    大金牙那边,样子和陈伟没有多大区别,甚至比陈伟更激动。

    就在黑蛇的脑袋奔到身后时,螳螂几只爪子同时在地上一撑,背上的翅膀震动,绿色的身体一跃而起,让黑蛇扑了个空。

    “吱!”不等身形落地,螳螂便转过身去,尖叫一声,翅膀再次震动,一对前螯向毒辣蛇还未来得及缩回的脑袋横扫过去。

    “嚓”一声轻响,螳螂的前螯和蛇头狠狠撞在一起,巨螯过处,蛇头上鳞片散落了了几枚,整个脑袋向外一摆,眼上凸起的部位赫然被撕开了一片,其内沾染着血丝的森森白骨肉眼可见。

    黑蛇尖锐地嘶鸣一声,三角形的脑袋一摆,向螳螂敲了过去,击中螳螂后,将螳螂击的横飞了出去。

    落地后,螳螂晃了晃脑袋,几只爪子快速迈动,围着蛇游走起来。

    黑蛇抬起脑袋,一双凶狠的目光随着螳螂的身体移动,在防御的同时,也做做了随时发起攻击的准备。

    螳螂的身形越来越快,在蛇的周围划出一道绿圈,就在速度达到了极致时,螳螂身形猛然一顿,向赤蛇扑击而去,前螯挥动的同时,一对如同刀片似的嘴巴也张的极大。

    螳螂抬两只前螯向赤蛇挥动的同时,其余几只爪子牢牢抵在地面上。

    “砰砰”两声闷响,两只前螯一先一后落在了赤蛇身上,在赤蛇身上砍出两道印子的同时,硬生生把赤蛇的身形推的向后移了出去。

    “哗啦”黑蛇的身形砸在了稻草上,但很快便爬了起来,扭过头去,一双凶目晃动着,张开大嘴速度极快地向螳螂扑了过去。

    待赤蛇身形划过的残影静止时,只见螳螂浑身颤抖着,一对前螯正死死地撑在蛇口,不让赤蛇吞下,螳螂毕竟身轻力小,被赤蛇推的向后缓缓退开。

    “小螳,一定要撑住,哥找根棍子来帮你!”

    看到螳螂现在的样子,陈伟心头大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